钮松研究员就中东地缘政治版图继续生变在南方号·观天下作专家点评
发布时间: 2021-01-11 浏览次数: 10

20211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就中东地缘政治版图继续生变在南方号·观天下作专家点评,全文如下:

中东地缘政治版图继续生变

中东政治话题的“主角”名单正悄然改变。上世纪至今,中东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经历了从战争、对峙到走上谈判桌的过程。对于部分阿拉伯国家来说,巴勒斯坦的民族解放问题与阿以关系之间的联系正变得疏远。

2020年,多个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国家,在美国的促成下与以色列建交或实现关系正常化。中东的阵营结构正在改变,美国通过拉拢更多阿拉伯国家应对伊朗威胁,以维持其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与此同时,巴勒斯坦问题的前景正变得愈发黯淡。

“中东小北约”已具雏形

美国和伊朗关系近年来愈发恶化。特朗普不仅宣布让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还将本国航母编队开到伊朗“家门口”,但美国的极限高压政策并没有使伊朗“就范”。

尽管距中东地区远隔万里,美国始终是巴以问题中以色列一方的坚定支持者。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在其任期最后一年在中东和北非展开了“自相矛盾”式的外交:一边用各种手段“抹黑”伊朗,甚至公开承认谋杀伊朗将军苏莱曼尼;另一边又积极促成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建交,将自己塑造成“中东和平的捍卫者”。

2020年,在特朗普政府主导下,以色列先后与阿联酋、巴林、苏丹、摩洛哥4个中东和北非地区的阿拉伯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或建立外交关系。

分析指出,特朗普意图在任内输出美式“中东和平构想”,让中东国家在应对伊朗“威胁”的同时,接受美国主导该地区政治局势的现实。同时,通过促成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特朗普也希望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中“加分”。

美国政府换届前,一个新的“中东小北约”格局已具雏形。在新的中东政治格局下,美国—阿拉伯国家—以色列三方的关系成为影响地区局势的新“热点”,巴勒斯坦问题日渐边缘化。

巴勒斯坦问题日渐边缘化

美国《华盛顿邮报》评论,尽管特朗普试图将阿以关系正常化纳入自己的功绩,但数个阿拉伯国家很早就与以色列恢复交流和接触,特朗普是“在已建成的酒店中印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特朗普团队2020年积极斡旋的阿拉伯国家中,有不少已同以色列存在长期、事实性的合作关系。随着中东社会环境和经济环境的变化,在坚持巴勒斯坦问题立场的同时,一些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也不得不考虑更多。

尽管阿以关系正常化过程遭到巴勒斯坦、伊朗和土耳其的强烈反对,但巴勒斯坦问题的重要性下降已成事实。

去年11月,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塞卜·埃雷卡特因感染新冠病毒不幸逝世;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宣布资金用尽,难以维持对中东地区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关键服务。

分析指出,若更多阿拉伯国家在美国促成下“导向”以色列,巴勒斯坦按照“两国方案”建国的可能性将微乎其微。

【专家点评】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

巴以问题仍是中东根源性问题

特朗普上台以来,期望颠覆巴以和平与阿以和平间的逻辑关系,将阿以和平作为优先选项。在此逻辑之下,再加上美国大力渲染伊朗“威胁”,推进阿拉伯四国密集宣布对以关系正常化并迈向正式建交。

新一轮阿拉伯国家对以外交关系的突破具有明显的实用主义色彩,尤其是防范伊朗“威胁”的安全考量最为重要。我认为,已经或潜在的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主要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获得美国的保护,二是抵御伊朗的“威胁”。

以色列是阿拉伯国家进一步密切对美关系的桥梁,同时也是对抗伊朗时“敌人的敌人”。美国、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关系的突飞猛进并非基于相似的政治体制或相同的宗教文化,主要还是基于实用主义原则。

特朗普政府通过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全方位制裁来推进对伊朗的极限施压与超强遏制战略,其目标是渲染阿拉伯世界尤其是海湾阿拉伯国家最为忧虑的伊朗“威胁”问题。美国的“中东小北约”有着清晰的目标,即合力应对伊朗“威胁”。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有效整合了阿以盟友,使得美国、以色列和所谓“温和阿拉伯国家”更加“抱团取暖”和超越分歧。

尽管国际社会有观点认为巴以问题不再重要,至少已经不是中东的主要问题,但在我看来,巴以问题作为中东根源性问题的地位并未发生根本改变。以色列与伊斯兰-阿拉伯世界外交关系难以获得整体突破的关键就在于这受制于巴以关系的影响。

我认为,未来十年,一方面,巴以问题相较于阿以关系的重要性将会持续下降;另一方面,巴以问题仍将是阿以关系的“晴雨表”,巴以问题的停滞不前乃至冲突对抗,也将对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外交空间的进一步拓展造成根本制约。

阿拉伯四国与以色列的和解有助于促进阿以关系的部分改善,但也进一步加大了阿拉伯世界内部的分裂。随着美国新一届政府的上台,其伊朗政策有可能会有所缓和,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减轻阿拉伯国家的压力,但我认为,美国在巴以和阿以政策上仍会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基本做法,但在步伐上会有所缓和。

美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后,对伊核协议的态度会与特朗普政府有着较大不同,但通过“中东小北约”深度介入中东事务的整体规划并不会改变。美国政府将面临着如何在对伊关系缓和与维系美以阿新关系上做好平衡。

来源:南方号·观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