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卡塔尔沙特秘密武器‘暗战’华盛顿”,《新民晚报》
发布时间: 2017-08-18 浏览次数:

2017818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副研究员在《新民晚报》发表评论文章《卡塔尔沙特秘密武器“暗战”华盛顿》(见《新民晚报》2017818日第25),全文如下:

卡塔尔沙特秘密武器“暗战”华盛顿

卡塔尔断交风波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目前各方互不让步陷入僵局。除了互打“口水仗”和断交、封锁、摊牌等公开的“斗法”方式以外,卡塔尔与沙特还在隐蔽战线上开辟了新战场。

双方花费巨资展开“暗战”,分别雇佣游说集团和公关公司,向美国政坛施加影响,期望拉近与核心决策圈的关系,提升本国在美国中东战略中的地位。

沙特与卡塔尔游说美国,看中的是美国在中东的超强地位以及介入卡塔尔危机的强烈意愿,而两国同时作为美国盟友的身份更是加剧了游说博弈的难度和烈度。

卡塔尔:大笔砸钱游说

就当前卡塔尔危机的走势来看,沙特处于攻势,卡塔尔处于守势,在游说美国的问题上卡塔尔的意愿更为迫切。卡塔尔主要聘请了美国的游说公司和律师事务所来进行运作,其中包括“大道战略”游说公司、“信息管理服务”公司和阿什克罗夫特的律师事务所。

“大道战略”由特朗普竞选总统时的全国竞选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创立,是一个坐落于华盛顿特区、提供全方位服务的政治咨询公司,宣称可为客户提供精心设计和量身定制的战略与指导,公司高层中还包括特朗普当时的竞选顾问班尼特。据最新提交给美国司法部的文件,卡塔尔每月支付15万美元的酬劳聘请“大道战略”为其提供政府关系、战略研究和咨询等方面服务,合同还列明活动可能包括与国会议员、国会工作人员、行政部门官员、媒体和其他个人的沟通。

卡塔尔还与另一家名叫“信息管理服务”的公司签订了一份为期三个月、价值110万美元的可续订合同。该公司由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的前研究员杰夫·克鲁特所经营,它标榜自己为卡塔尔的“朋友”,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是应顾客要求,调查个人和组织不为人知的历史,挖掘无法见光的黑幕等等。分析认为,卡塔尔此举是为了对付沙特和阿联酋等对手。

同时,卡塔尔还向小布什总统时期的美国司法部长约翰·阿什克罗夫特经营的律师事务所支付了250万美元,让其对卡塔尔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的工作进行审查,以洗清沙特等国对卡塔尔资助恐怖主义的指控。卡塔尔选择阿什克罗夫特的律师事务所作为合作伙伴,因为阿什克罗夫特是“9·11”事件期间的美国司法部长并推动通过加强反恐的“爱国者法案”,对于卡塔尔而言,象征意义十分明显,目的也是在于缓和与美国以及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对立情绪。

沙特:高层多年深耕

与卡塔尔的游说之路相比,沙特在华盛顿已经深耕多年且经验颇丰,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9·11”事件对沙特的冲击。在“9·11”系列恐袭案中,大部分恐怖分子是沙特公民,一时间美国国内反沙特情绪高涨,美沙数十年来的盟友关系面临崩塌的危险。自那时起,沙特便开始了大规模针对美国的危机公关和游说活动,及时将沙特塑造为与美国一样的恐怖主义受害者形象,并勾勒出沙特作为美国坚定的反恐战友的直观印象。

有消息称,沙特每年都要在美国的律师事务所、游说集团和公关公司花费数百万美元,如游说公司波德斯塔集团、BGR集团等都曾受雇于沙特政府,不仅如此,沙特王室成员也与美国高层保持着紧密的政商联系。今年3月,沙特王储萨勒曼成为特朗普上台后阿拉伯国家领导层访问白宫的第一人,他还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建立了直接联系,敲定了特朗普首次出访选择沙特的关键细节。

此外,沙特尤其善于利用传媒手段来进行游说活动,主要是提升本国形象,有时候也会抹黑对手。7月底,沙特耗资13.8万美元向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第四频道(NBC-4)投放了总共7段、每段30秒的电视广告,这些节目由沙美公共关系事务委员会出面购买,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破坏海湾地区的安全局势。这7段广告中,有4段广告总共120秒,沙特方面支付了12万美元,平均每秒1000美元,另外3段广告在英国高尔夫公开赛期间播放,每段6000美元。

沙美公共关系事务委员会成立于20163月,创始人萨勒曼·安萨里身兼作家、游说者和政治评论家等多重身份,可谓经验丰富。

美国:不愿双方闹崩

卡塔尔与沙特在华盛顿的暗中较量,反映了美国对海湾地区的巨大影响力。卡塔尔和沙特都是美国的盟友,在重大的安全外交问题上,通常都唯美国马首是瞻。两国在断交风波中游说美国的方式与投入虽有不同,但目标都是紧盯美国决策者而非普通民众。

尽管卡塔尔与沙特在游说美国上有声有色且竞争明显,但只能在影响美国海湾政策上发挥相对有限的作用,真正影响美国立场的是当前恐怖主义的泛滥形势和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态度转变。

事实上,目前美国在海合会国家中最为倚重的仍然是沙特,沙特阵营对卡塔尔施压的“连环拳”得到了特朗普政府的支持。有分析指出,美国希望海湾国家不和,一方面便于插手海湾事务,另一方面也可以与各方大做军火生意。但目前危机迟迟未解决,双方的对立加剧,已经开始影响到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军事行动,而且还会让伊朗渔翁得利。从国务卿蒂勒森7月份的外交斡旋也可以看出,美方并不希望危机双方彻底闹崩。

在此背景下,沙特对美国政界的游说更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卡塔尔“亲伊朗”、“支恐”等“罪状”是美沙的共同关切,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在美国海湾战略还是美国国内游说市场中均处于劣势的卡塔尔很难获得超越沙特的影响力,其游说活动虽然出手阔绰但只能起到部分辅助作用,收益相对有限。

卡塔尔断交风波是沙特与伊朗在地区大国地位博弈中的矛盾集中体现。虽然沙特等国与卡塔尔之间存在诸多分歧,但就海湾地区的整体格局而言,沙卡矛盾从属于沙伊矛盾,沙特等国对卡施压主要是为了打击并分化伊朗在海湾的“朋友圈”。沙特既是“杀鸡儆猴”也是“清理门户”,但底线是不能将卡塔尔彻底推向伊朗,以斗争求妥协应该是沙特的主要考量。

相关链接

海湾阿拉伯国家 美中东“老伙伴”

海湾阿拉伯国家是美国在中东地区重点经营的对象。美国对这一地区的重视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

美沙盟友关系的开启始于沙特进入油气时代之前,当时沙特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是朝觐经济,从1930年起,朝觐经济因大萧条的重创而一蹶不振。美国利用这一契机通过经济手段进军沙特,两国的盟友关系从此扎根。二战将结束时,沙特国王与罗斯福总统的“昆西号”会谈更是从政治与军事上强化了两国的盟友关系。美国一直高度重视沙特在地缘政治、能源战略与宗教地位等方面的巨大优势。

卡塔尔立国较晚,在1971年英国撤出海湾以后才登上国际舞台,卡塔尔独立2年后,美国在多哈设立了大使馆。美卡关系的飞跃出现在海湾战争之后,1992年双方建立军事联系,此后美国在卡塔尔建设了多个军事基地。

卡塔尔断交危机 将影响海湾局势

卡塔尔断交危机对海湾地区产生诸多方面的影响。第一,海合会一体化进程受到巨大冲击。海合会成立动机便是联合应对伊朗,断交事件使海合会成员国之间难以进行有效协同,事实上已经造成了海合会的停滞与分裂。

第二,强化了沙特在海湾阿拉伯国家中的主导地位。卡塔尔“小国大外交”已开展20余年,对沙特的领导地位不断构成挑战。此次断交事件是沙卡矛盾的总爆发,沙特通过“先发制人”手段让卡塔尔体验到双方之间的巨大实力差距。

第三,美国利用危机继续充当海合会内部的“调停人”。沙特与卡塔尔之间的矛盾冲突不断激化,美国先是“坐山观虎斗”,双方陷入僵局后又积极介入。虽然沙卡出于“面子”考虑,目前都不愿意表示屈服,但美国的介入成为彼此下台阶的重要选择,美卡有关反恐的协议实质是卡塔尔对沙特等国的正面回应。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