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耶路撒冷问题接受“地球日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17-12-06 浏览次数:

2017126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就耶路撒冷问题接受“地球日报”采访,全文如下:

耶路撒冷问题也敢碰特朗普到底是怎么想的?

126日,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特朗普将于美国时间周三宣布声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归属一直是中东地区悬而未决、极其敏感的问题。此消息一出,国际社会一片哗然。特朗普为何做出这一决定?这一表态将对巴以双方、中东地区乃至全球安全造成何种影响?就此,文晶Talk对话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教授刘中民以及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

特朗普的“三大算盘”

文晶Talk: 白宫今晨消息,特朗普将于美东时间周三发表声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特朗普称“当下”是个合适的时间点,为何此时宣布这一声明,他的意图是什么?

刘中民:特朗普选择此时宣布主要出于以下三个考虑:第一,特朗普在倒逼阿拉伯国家。阿拉伯世界的严重分裂,2011年中东北非动荡以来,巴勒斯坦问题边缘化,没有被足够引起重视。当下,沙特、伊朗及阿拉伯内部分裂加剧,特朗普可能会认为阿拉伯国家难以团结起来共同应对。第二,叙利亚的因素。叙利亚目前形势向着有利于俄罗斯的方向发展,特朗普此举可以让叙利亚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给俄罗斯和叙利亚找更多麻烦。第三,前几天旅行禁令的顺利通过可能有一些积极因素,让特朗普敢铤而走险。

马晓霖:特朗普竞选阶段获得过犹太财团的大力资助,上台后要兑现承诺,显示这是对以色列的绝对支持,维护以色列的利益。当然也算对国会两党建制派的让步。还有一种可能也是转移“亲俄门”发酵的热点。截止今天,特朗普也只是放出试探气球,具体是否会宣布还需观察。特朗普选择这个时间点,也许认为,现在伊朗已经成为以色列和沙特等阿拉伯逊尼派国家的共同战略敌人,以色列与沙特等温和国家由对抗转为合作,耶路撒冷地位的敏感性有所下降,美国此时把20多年束之高阁的法案变成法律,形成现实,外交冲击力最小,但是,这显然属于误判。

中东局势将如何受影响?

文晶Talk:特朗普这一举动将对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造成什么直接影响?将对中东地区、全球安全造成什么影响?

刘中民:特朗普表面看是在支持以色列,实际上会让以色列在中东会更加孤立。以色列实际上是乐见巴勒斯坦问题被边缘化的,但特朗普此举将引发阿拉伯国家强烈反对。对地区安全来说,可能会进一步激化巴勒斯坦内部的矛盾,以及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关系。巴勒斯坦内部有两派力量,阿巴斯代表民族权力机构,主张和以色列和谈,哈马斯是持反对以色列的态度的。最近二者正处于和解状态,特朗普此举会加剧两者矛盾,将对以色列安全构成新的威胁。最近,沙特与以色列走得更近,特朗普这一声明宣布,二者不敢走得更近。对全球安全来说,会进一步加重全球文明冲突的紧张,特朗普的做法已经得到国内基督教的支持,这一做法将进一步触动犹太人和伊斯兰,西方基督教和伊斯兰的冲突与矛盾升级。

马晓霖:这将全面影响美国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因为耶路撒冷不是一般性争议问题,牵涉到国际法,中东冲突一系列问题,而且关乎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民族、宗教情感。美国放弃传统的相对超脱立场明确完全站在以色列这边,会将对中东和平进程造成重大打击。土耳其已公开威胁,如果特朗普付诸行动,土耳其将以以色列断交,这将带动其他地区国家采取类似反应,将严重波及以色列在该地区的外交环境,也可能会导致美国主导的美国—阿拉伯—伊斯兰联盟(围堵伊朗派系)的解体,导致美国主导的六十多个,主要有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参与的反恐联盟解体。这不仅对巩固反恐战争成果不是一个好消息,甚至会刺激进一步的反以、反犹、反美激进宗教和民族主义思潮。导致恐怖主义势力把耶路撒冷作为一个引爆点,恶化当前的防恐反恐态势。

极端暴力行为会越来越多吗?

文晶Talk: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表示,这一行为将引发极端主义暴力,阿巴斯认为将破坏中东和平进程,激化中东地区不稳定局势,预计特朗普这一举动将带来哪些连动反应?

马晓霖:目前来看,政府层面,阿拉伯国家纷纷在表态,反对、谴责和警告特朗普政府,约旦在敦促阿拉伯国家联盟和伊斯兰国家召开峰会,采取集体行动,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民众可能会很快出现在街头,抗议美国这一举动。

刘中民:下一步值得观察的是当事方巴以双方的反应,巴勒斯坦方面尤其是普通民众是否会像历史曾发生的反对以色列的大起义,这是很有可能的;以色列肯定会加强安全警觉,应对可能出现的紧张局势。特朗普此举给阿拉伯国家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阿拉伯之春以来,阿盟本以受到严重的削弱,沙特和埃及等地区大国肯定将做出一定的反应,阿盟内部可能也会出台一些反对的文件,但从目前阿拉伯世界四分五裂的现状来看,很难期待有强有力反制措施。其他国家,比如土耳其会已经在外交层面做出相对激烈的反应,伊朗将借这一机会,彰显在巴以问题上的道义高度,利用这一事件在伊斯兰世界动员,反对美国。

国际社会能如何应对?

文晶Talk:目前约旦、土耳其、法国等国都表态表示担忧,下一步国际社会将如何应对?

马晓霖:国际社会担忧是肯定的,这不仅牵涉到美国的外交问题,还牵涉到整个中东局势的变化。现在中东已十分纷乱的情况下,各种矛盾错综复杂,中东国家不断为了利益在分派、结盟、站队。现在,特朗普突然把原来就敏感且被边缘化的问题重新炒作为热点,这将对美国在中东的整体战略利益,美国在这一地区国家的联盟关系都会造成很大伤害。另外,考虑到中东地区宗教问题、能源安全问题,恐怖主义问题等对全球有非常强烈的外溢辐射效应,这个动作会如何进一步冲击世界安全,需要我们密切观察。

刘中民:巴勒斯坦问题恶化,约旦是首当其冲的受冲击者,法国代表了欧洲的立场,欧盟之后肯定也要做出主张声明,这些年,欧盟和美国在中东问题的立场很不一样,下一步还会凸显欧盟与美国在中东的分歧。

来源:地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