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网全文转载“伊斯兰革命卫队如何涉足伊朗经济”一文
发布时间: 2018-01-08 浏览次数: 59

201815日,“上外中东研究所”微信订阅号发布了我所中东区域国别研究项目编译文章《伊斯兰革命卫队如何涉足伊朗经济》18日,该文被澎湃新闻网全文转载。

观中东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如何涉足本国经济

编者按: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经济活动可以追溯至两伊战争期间。伊斯兰革命卫队不仅是一支武装力量,也是强大的经济力量。内贾德时期,伊斯兰革命卫队大举进军商界,把持着制药、电信以及石油等支柱行业,形成实力雄厚的“商业帝国”。

伊朗经济包括三个不同的部门:公共部门、私营部门和半国有部门。其中,半国家部门包括宗教、革命和军事基金会及合作社,以及社会保障和养老基金。专家认为,过去三十年间伊朗私有化进程存在缺陷,使得政府企业的所有权已经转移至半国有部门,半国有部门因此逐渐成为伊朗经济最主要的组成部分。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企业网络构成了半国有部门重要的参与力量,其在伊朗经济中扮演的角色通常会受到各类评论家的猜测。

两伊战争后,伊斯兰革命卫队开始进入经济领域活动,活动范围超越了军事领域。伊斯兰革命卫队前总司令穆赫辛·雷扎伊(Mohsen Rezaei)回忆道,1989年时任伊朗总统拉夫桑贾尼要求伊斯兰革命卫队将重心转向国家重建。重建期间,主要的政治利益集团都对此表示欢迎。哈塔米时期(19972005年),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的企业开始强行涉足政府项目,伊朗经济中伊斯兰革命卫队经济增长的局限性日渐凸显,尤以2004Turkcell移动通信经营执照吊销事件和2005年与土耳其TAV公司签订的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安全合同撤销事件最为典型。这些项目的合同后来都被给了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的财团。哈塔米时期,伊朗政府不愿让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石油等战略部门。但到了内贾德时期(20052013年),所有关键部门都向伊斯兰革命卫队开放,Khatam-ol-Anbia集团总裁罗斯塔姆·加塞米(Rostam Qassemi)还当上了石油部长。

在过去二十年间,伊斯兰革命卫队负责人一直宣称其扩大经济活动范围是合理的,称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的是对私营部门太具挑战性的经济领域,意在帮助政府改善经济状况。尽管如此,从私营部门的角度来看,上述理由充其量只能解释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建筑和重工业领域的存在,而非银行、保险,贸易,食品和电信等行业的活动。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网络甚至还将触手伸向了足球俱乐部和酒店。如果仔细研究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企业和所谓的由卫队司令官管理的Bonyad Taavon Sepah基金会便能发现,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实体已进入伊朗经济每一个可能的分支领域。

尽管伊斯兰革命卫队负责人总是声称支持政府,但伊朗政府和伊斯兰革命卫队之间的关系并不顺利。2013年,伊朗总统鲁哈尼要求伊斯兰革命卫队减少经济活动,为私营部门创造更多空间。伊朗商业环境相关研究也显示,由于半国有企业的存在,私营部门感到活动受限。半国有经济行为体获得项目、资金以及政治利益集团的参与,都会产生不利于私营部门的竞争环境,这一事实早已不是秘密。私营部门也抱怨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企业削弱了国际企业更多参与伊朗经济的可能性。造成这种情况部分是由于西方国家政府继续将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的许多企业列入黑名单,同时也是因主要经济力量态度不同所致。事实上,私营企业寻求与外国实体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而半国有部门尤其是伊斯兰革命卫队企业则在某个项目上或有限时间内寻求战术层面的合作。鉴于私营部门将在创造就业机会方面发挥关键性作用,半国有部门对商业环境产生负面影响的问题需要得到解决。

显然,半国有企业尤其是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企业在伊朗经济中的地位持续上升。问题在于,伊朗经济在多大程度上实际受控于伊斯兰革命卫队。Al-Monitor近期讨论了伊朗私营部门的构成,但因为所有权不明晰,使得我们无法解释清楚真正的私营企业在这些实体中占有多大比例,以及半国有实体特别是伊斯兰革命卫队坐拥多少比例的私人企业。没有官方统计数字可以显示伊朗经济中所有制结构的构成及其对GDP的贡献度。包括伊斯兰革命卫队和Bonyad Taavon Sepah基金会在内的主要半国有部门经济力量已经在各大企业中建立了一个跨所有制的网络,使得我们几乎无法计算每个部门对伊朗经济的贡献度。

笔者根据每个经济部门的可用值以及三个部门的估算值,来分析估算各部门对伊朗经济的贡献度。根据计算,公共部门对伊朗GDP的贡献率达35%,私营部门约占25%,半国有部门约占40%。如前所述,半国有部门包括一大批宗教和革命基金会、社会保障和养老基金以及军事组织。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网络是军事实体最大的组成部分,包括伊朗武装部队社会保障组织(SATA)。因此,伊斯兰革命卫队网络产值的GDP占比约为15%,呈现上升趋势。

这种增长趋势主要是伊斯兰革命卫队网络进行新投资和推行新举措的结果,部分原因是由于政府实体转移到了伊斯兰革命卫队。事实上,负责监督私有化进程的伊斯兰议会议员哈米德·雷扎·弗拉德加尔(Hamid Reza Fouladgar)认为,伊斯兰革命卫队在私有化实体中的份额不到10%;伊朗政府坚持要求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公司参与项目分包和重大项目。这种说法似乎是准确的。换句话说,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企业在道路、铁路和大坝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伊斯兰革命卫队发言人拉米赞·谢里夫(Ramezan Sharif)近期发表声明称,Khatam-ol-Anbia集团项目的政府债务达200万亿里亚尔(约合60亿美金),这似乎证实了外界关于鲁哈尼政府也向伊斯兰革命卫队网络批准大量项目的传言。事实上,在战争和重建时期,建设和重工业活动造就了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经济活动能力。当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远离其核心能力的行业时,问题出现了——竞争环境被扭曲、对重大石油项目等管理不善导致国家发展的局面遭到破坏。

无论我们如何看待伊斯兰革命卫队,它已经成为伊朗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对伊朗政府而言,可以使半国有企业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使私营部门在工作中不受阻碍,以此来塑造伊朗的商业环境。为实现这一具有雄心的目标,最近鲁哈尼政府和伊斯兰革命卫队负责人同意,Khatam-ol-Anbia集团只承担私营部门承包商无法承担的项目,即超过2万亿里亚尔(约合6000万美金)的大型项目。虽然政府仍需要采取其他措施来改善当前的状况,但如果政府与其他半国有部门经济力量达成类似的协议,这的确是为真正的私营部门开放空间的积极举措。

(原题为《伊斯兰革命卫队如何涉足伊朗经济》。文章由经济学家比简·凯杰普尔(Bijan Khajehpour)首发于Al-Monitor网,由上外中东研究所“伊朗研究项目”人员编译,澎湃新闻网获权转载)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