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见端:“进军荷台达:沙特风光一时,结局难料”,《文汇报》
发布时间: 2018-06-10 浏览次数: 52

20186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唐见端在《文汇报》发表评论文章《进军荷台达:沙特风光一时,结局难料》(见《文汇报》2018610日第4),全文如下:

进军荷台达:沙特风光一时,结局难料

以沙特—阿联酋为首的阿拉伯联军近日逼近也门西部的荷台达市,一场攻城战似乎迫在眉睫。

红海港口城市荷台达是也门第四大城市,人口约60万,一说40万。它是也门对外联系枢纽,包括食品、救援物资在内的物品,70%以上从这里输往全国。

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初,沙特宿敌胡塞武装以哈迪政府无能为由攻占也门全国大部分地区,包括荷台达。在沙特眼里,荷台达就是“给胡塞武装输送营养的血管”。所以,自20153月进入也门打击胡塞武装之后,沙特一直着力封锁荷台达港。但是由于该港口是人道救援的重要通道,迫于国际舆论压力,沙特使港口处于一种时开时关状态。到了去年11月,为了报复胡塞武装的导弹袭击,沙特对该港口实施彻底封锁。如今联军已经抵达离荷台达约10公里处,其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拿下荷台达。

沙特出兵也门三年多,战绩一直乏善可陈,此次进攻荷台达可算一大亮点。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沙特放弃了在叙利亚的博弈。近一年多以来,沙特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要么被歼灭,要么被土耳其收编。在东古塔地区被叙政府收复后,沙特在叙利亚的影响力跌至开战以来最低点。因此沙特干脆集中力量打胡塞武装。

其二,萨利赫被杀削弱了胡塞武装。去年12月胡塞武装枪杀了也门前总统萨利赫,理由是他与沙特勾结。然而萨利赫原本就是沙特盟友,虽然因隙远沙特而近胡塞,但朝楚暮秦一向是中东政治生态特色。胡塞武装以“叛徒”罪名处决一位政治“风投”人物,快意恩仇换来的是化友为敌。萨利赫的侄子小萨利赫,昔日抵抗沙特的一位骁勇战友,此后便调转枪头,率部与胡塞武装死战,这在相当程度上削弱了胡塞武装的战斗力。

兵临城下之际,沙特一方面指使阿联酋向美国求援,要求美国动用无人机等军事手段帮助沙特攻下荷台达;另一方面,沙特又向美国保证,在没有得到盟友充分理解之前,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与此同时,美国也对外表示,不支持武力进攻荷台达,还是主张政治解决也门问题。

美、沙在这个时间节点的互动耐人寻味。事实上,美国是支持沙特打击胡塞武装的,因为两国都把其视为头号敌人伊朗的帮凶。沙特动用美国军备打击胡塞武装,由此造成严重平民伤亡和人道主义灾难,全世界有目共睹,对此美国是有压力的。今年3月,美国参院提出议案,中止对于沙特空袭也门的军事援助,尽管议案最后被否,但有44名参议员支持议案这一事实表明,美国有相当一部分人反对美国现行的对沙特政策。

眼下美国表示不赞成沙特武力攻城,可有一石多鸟之效。首先,逼迫胡塞武装在军事不利条件下接受解决方案;其次,避免沙特动用美国武器再次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再次,避免大量难民再次流入欧洲——除叙利亚难民之外,欧洲已经替美国背上了制裁俄罗斯、制裁伊朗两个沉重的十字架。但倘若美、沙所希望的政治解决不能达成,那时美国可以让沙特放手痛打,届时责任就会落到胡塞武装、或者伊朗身上。

另有报道说,联合国也门问题特使正在考虑应急方案,包括把荷台达交由联合国暂管,或者由胡塞武装和沙特-阿联酋联军分治。两种方案即便被采纳,也许只是推迟最后摊牌,因为交战双方都无意在荷台达控制权上妥协。

不管攻城战是否打响,不可否认的是,沙特目前占了上风,而且暂缓进攻还可以为沙特赢得宝贵的舆论分。然而对于整个也门战局来说,最后鹿死谁手还难下结论。

即便沙特以较小代价拿下荷台达,把胡塞武装逼回北部山区,也门局势也未必能被沙特掌控。这是因为,除了阿联酋这个贴心小兄弟之外,沙特在也门除了敌人就是潜在对手。胡塞武装自不待言,拥有民众支持和足够韧劲,他日卷土重来并非不可能。另外,如今攻打胡塞武装最得力的一方不是沙特,而是小萨利赫。如果小萨利赫今后成为也门军事强人,沙特对他如何驾驭?更何况萨利赫家族没有忘记,正是沙特在所谓的“阿拉伯之春”中抛弃了他们。而由沙特一手扶持的哈迪政权,其拥护者也对沙特衔恨在心。因为沙特攻下重要城镇后,当地管理一律由联军执行,被认为是“合法政府”的成员反而不得参与。

然而,沙特不能掌控也门的根本原因在于,对于这个极度贫困的弱小邻国,阔绰有余的沙特并没有一个国家重建计划,有的只是待摧毁目标。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