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伊朗威胁几周内退出核协议,伊核协议往何处去?”,国际网
发布时间: 2018-06-25 浏览次数: 10

2018625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研究员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伊朗威胁几周内退出核协议,伊核协议往何处去?》,全文如下:

伊朗威胁几周内退出核协议,伊核协议往何处去?

622日,伊朗副外长阿巴斯·阿拉格希表示,伊朗或在未来几周内退出伊核协议。伊朗等待的耐心正在耗尽,并且完全有可能在未来几周内退出核协议。他说,美国一再违反国际法正在变成一个“无赖国家”,伊朗不会与一个拒不遵守诺言并且破坏多边协议的国家进行谈判。

今年5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华盛顿退出六大国(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英国和德国)2015年与伊朗就核计划达成的协议,旨在限制伊朗核计划,监督其国内相关设施,交换条件是放松对其金融和贸易所采取的制裁措施。美方退出的决定未得到协议其他参与国的支持。

此前,特朗普曾多次扬言要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并抱怨说,协议并没有阻止伊朗的弹道导弹计划,也没能阻止伊朗在中东干涉从叙利亚到也门等地区的冲突。除美国以外的其他五个签约国则承诺,只要伊朗全面执行该协议,就不会退出伊核协议,希望留在伊核协议内。但美国同时宣布,针对在伊朗的外国企业和新签合同的制裁也将立即生效。

面对制裁,与伊朗有紧密经济关系的欧盟国家德国、英国和法国强调拥有保留这份协议的自由和选择,并很快发声将坚决捍卫欧盟在伊朗的经济利益。欧洲理事会呼吁组成联合阵线应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影响。欧盟国家领导人一致同意通过“团结的欧盟方案”挽救协议,欧盟还将采取反制措施应对美国退出协议对欧洲企业产生的负面影响。伊朗则警告说,除非欧洲能够提供可靠保证,根据协议维护伊朗的经济利益,否则就准备恢复“工业规模”的铀浓缩活动。

伊核僵局的后果严重

美国特朗普政府相信,通过退出伊核协议,可以逼迫伊朗签订更有利于美国的新版协定,从而更严格地限制伊朗进行核能开发和弹道导弹研究,并迫使其停止干预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事务。可以预见的是,伊朗当局一定会采取相应的报复措施来应对美国的策略。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阐述美国“退群”后的对伊政策时,威胁将向伊朗施加“史上最严厉制裁”,动用“前所未有”的金融压力和军事力量等,逼迫伊朗停止试射导弹、削弱伊朗影响力、打击伊朗经济。

据报道,大约100名伊朗政治活动人士联名致信伊朗当局高层,呼吁与美国直接谈判,化解两国自伊朗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的敌意。伊朗媒体报道联名信一事,没有刊载信件内容。信件署名人之一说,如果“美国和特朗普保证绝不会食言”,伊朗应作出“准备谈判”的“姿态”。伊朗官方回绝这一呼吁,认为就自己国家的军事能力和地区影响力与特朗普政府谈判违背伊朗的价值观。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贾法里19日告诉伊朗学生通讯社,“如今大家都知道与美国达成协议意味着”将伊朗置于死地,联名信“开启向敌人让步的通道”。伊朗政府发言人穆罕默德·巴吉尔·诺巴赫特告诉媒体,伊朗认可对话是缓解紧张局势的一种手段,但“与这样的人(指特朗普)谈判没有逻辑依据,民意也不会欢迎”。

他同时说,伊朗政府“现正与欧洲多国磋商,外长和副外长正在国外斡旋”。另据伊朗学生通讯社报道,伊朗原子能组织主席阿里·阿克巴尔·萨利希表示,欧洲方面提出的设想无法让伊朗满意。在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会晤时,萨利希当面表达了伊朗的不满。“如果事态继续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输”。

619日,伊朗军方和政府高层对美国“退群”后的伊核问题僵局连续强硬表态:伊朗目前不需要研制射程超过2000公里的弹道导弹;政府不会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直接谈判;欧洲多国为挽救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所作设想对伊朗而言还不够。伊朗军方称:“我们有增加导弹射程的科研能力,但这不是我们的现行政策,因为敌方大部分战略目标在2000公里射程范围内,2000公里射程的弹道导弹‘足够保卫’伊朗”。伊朗方面坚称,伊朗有权发展防御性弹道导弹,不会就国防问题与他国谈判。

特朗普执意撕毁《伊朗核协议》代表着撕毁了美国与伊朗的停战书,美国将再度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伊朗也必将再度重启核计划,这一点伊朗总统鲁哈尼已经明确表态。美国退群不仅对伊朗的政局产生影响,而且对石油产业、金融业、汽车、航运、农业、服务业、制造业等服务业等支柱产业也将遭到重创。可以说,伊朗比较重要的产业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巨大的影响,经济急剧萎缩,金融崩溃,由此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必将是深远的长期的。

伊朗是整个中东地区什叶派的后台。伊朗如果和美国对抗,将会使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2014年“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伊拉克崛起的时候,伊朗立刻对伊拉克作出支援,在伊拉克境内训练了数千名什叶派武装力量。经过这么多年,这批武装力量已经发展为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伊朗可以鼓励这支武装开展反美活动。除了伊拉克,还有以色列。到目前为止,虽然美国和以色列一直指责伊朗是中东最大的威胁,但是以色列一直在使用导弹袭击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力量。伊核危机再现引发中东高冲突风险,特朗普对以的袒护立场将助长以色列的反伊情绪,易导致双方之间的军事冲突升级,从而滑向战争与和平的临界点。

另外,沙特阿拉伯和也门的冲突也会扩大。虽然美国和沙特认为伊朗是也门胡塞武装的支持者,但是美国在欧美的盟国们都认为伊朗顾及《伊朗核协议》,所以到目前为止一直比较克制地避免和沙特发生大规模冲突。如果没有了这份核协议,伊朗就会支持胡塞武装扩大对沙特的攻击。所有以上这些冲突都会动摇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控制力,甚至威胁美国人的生命安全。

伊核僵局可能加速伊朗强硬派回归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国内受到巨大压力,其对手也要求退出协议,许多伊朗人也感到失望。因为尽管该国一直遵守协议条款,但是原本期待的经济利益远未实现,伊朗保守力量或因此得手,伊核问题僵局可能加速伊朗强硬派回归。伊朗已经公开表示自己有能力把目前核原料地纯度从民用的5%提高到武器级的20%。如果伊朗真的退出核协议,并在短时间内握有核弹,那么美国会不会像对待朝鲜那样不得不再考虑坐下来与伊朗谈判?因此有分析认为,伊核协议往何处去,也许取决于欧洲面对美国以及面对伊朗的政治立场。伊朗人说:“美国退出核协议是在玩‘好警察、坏警察’的游戏,欧洲在扮演好警察的角色”。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