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副研究员就国际能源问题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
发布时间: 2018-06-26 浏览次数: 10

2018626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副研究员就国际能源问题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全文如下:

OPEC+增产量存疑 国际油价先涨后跌

备受市场瞩目的OPEC维也纳会议周末以宣布增产落幕,符合市场预期。但缺乏具体增产量的声明让市场感到困惑,尽管在增产消息后油价大涨,但却以跌势开启本周,625日早盘,布伦特原油期货一度跌超2%

产量困惑 油价先涨后跌

OPEC组织在622日和23日分别发布了一份会议声明,622日的声明称,回顾2016年年底达成的减产协议,OPEC组织的减产配额是120万桶/日,而就近期的减产情况而言,今年5月的执行率达到了152%,所以,会议决定成员国将从7月开始努力遵守100%的执行率。

623日发布的声明是基于当日举行的第四届OPEC和非OPEC部长级会议,声明回顾称OPEC和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OPEC产油国(下称OPEC+)在2016年年底达成的减产180万桶/日的协议,5月份减产执行率达到了147%,在623日的会议上决定,从201871日开始回归到100%的执行率。

但具体减产多少,两份声明都没有给出具体的增产数字,OPEC组织成员国各自的表态也令人困惑,伊拉克等国则称因为一些国家产能受限,所以实际的增幅为70万桶/日左右,市场因此产生了名义和实际增幅存在差距的想法。而沙特则试图打消市场的疑虑,在623日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在被追问具体的减产数字时,沙特石油部长法利赫称名义和实际增幅应该会十分接近。

“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有能力增产,标普全球普氏分析预计届时实际的净增产量为70万桶/日,主要来自于沙特。”标普全球普氏亚洲及中东能源副主任分析师Mriganka Jaipuriyar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荷兰ING银行625日发布的分析则指出,回归100%的减产执行率相当于对市场增加100万桶/日的供应,这些增量应该主要由包括沙特、俄罗斯、阿联酋、科威特和阿尔及利亚在内的还有闲置产能的国家来填补。鉴于OPEC+将在下半年增加100万桶/日的供应,该行维持油价将在目前的水平上开始下跌的看法。该行还指出,对于市场来说,很明显一个风险是这些增量如何分配、会不会有国家不与其他成员国商讨就独自增产,那么就有可能增产超过100万桶/日。

巴克莱银行认为,OPEC+此举将使下半年的原油供给从短缺20万桶/日转变为盈余20万桶/日。

201611月底,OPEC产油国和以俄罗斯为代表的11个非OPEC产油国达成了180万桶/日的减产协议,于2017年伊始实施半年,协议达成后油价大涨,可之后的效果则不断地消退。之所以一再延长减产期限,是该协议的效果不断受到一些内外因素的影响,包括美国页岩油的增产,以及获得减产豁免的尼日利亚和利比亚的增产。为了支撑油价,此后还两度延长了减产协议。

减产协议原定于今年年底结束,沙特官方甚至还于3月底表态称考虑将短期的减产协议转变至10-20年的长期协议。但市场变数不断,5月上旬,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恢复对伊制裁,此举料减少伊朗原油出口,叠加委内瑞拉的供给下跌的情况,市场开始考虑供给不足,由此,沙特和俄罗斯开始释放在下半年开始增产的意向。

但也有人认为,油价在今年后期还是面临着一定的上行风险。“标普全球普氏分析预计维也纳会议达成的协议将会使布伦特油价维持在70-80美元的区间内,但是今年第四季度到2019年要注意一定的上行风险,也就是当伊朗和委内瑞拉的情况开始展现影响的时候。”Jaipuriyar说。

或与俄长期结盟

另外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623日的会后对媒体表示,减产协议缔约国正在酝酿新的协议旨在形成更为长期的合作,本周末的会议已分享了相关的协议框架,预计于年底正式签署。Novak称协议的主要目的是基于市场情况的监测,将这个团体进一步的制度化,未来有必要时,会采取类似2016年达成的合作减产举措。

在今年3月末,沙特王储Mohammed bin Salman也曾对媒体表示,该国和俄罗斯正在讨论将短期的石油减产协议转变至10-20年的长期协议,有分析指出,看起来OPEC和俄罗斯想在全球原油市场中形成长期的战略结盟,甚至可能意味着OPEC组织的扩张。

“在‘页岩革命’和替代能源的冲击下,OPEC在国际能源体系中的影响力减弱,OPEC的内部协调愈发困难。随着俄罗斯及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在国际能源体系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OPEC和俄罗斯都是重要的石油生产大国,在影响石油价格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OPEC的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42.5%,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占世界产量的12.6%OPEC影响力下降,但两者之和占世界总产量的55.1%OPEC和俄罗斯联手形成长期的战略结盟,将会对国际油价产生重大影响。美国的石油产量约占国际总产量的12.4%OPEC和俄罗斯结盟,就从整体上增大了联盟的话语权,削弱了美国的影响力。” 上海高校智库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由于近年来产量持续增产,美国页岩油被视作为油价长期下行风险之一,过去两年以来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已上涨28%1008万桶/日。不过,美国页岩油的升势遇到了一定的阻碍。

“运力限制对美国页岩油生产活动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预计影响要持续到2019年的第三季度,因为预计届时美国Permian地区运力达220万桶/日的运输管道将投入使用。目前,Permian地区的产量为362.7万桶/日,而管道运输力只有300万桶/日。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BakerHughes)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22日当周,Permian地区的活跃钻井数量下跌2座至473座,这可以看作是运力不足影响产量的明确信号了,预计未来15个月都会持续产生影响。” Jaipuriyar说。

ING银行认为鉴于基建方面的阻碍,一些美国的原油生产商可能会不太乐意增加钻探活动,这可能是美国页岩油面临的短期风险,美国2019年的产量可能达不到国际能源署(EIA)所预计的1190万桶/日。

贸易摩擦升级不利全球原油需求的增长

另外,在需求端方面也出现了新的风险。一方面是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中国拟对从美国进口的原油征收关税,据美国能源部数据,中国目前进口美国原油约36.3万桶/日,和加拿大相当,是美国最大的原油进口国。相关分析指出,此举料使产量不断上升的美国页岩油失去一个买家,而寻找其他买家则需要一定的时间,油价因此可能承压。

“中美贸易摩擦的进一步升级不利全球经济增长,这是全球原油需求所面临的下行风险。中国近期宣布拟对美国进口的原油征收关税,预计此举料改变石油的贸易流向。就今年3月份来看,中国是美国油最大的买家,在所有外国买家中占比23%。中国将需要寻求45万桶/日美国油的替代方案,我们预计中国将进口更多的阿联酋穆尔班油、西非油和英国北海油。而美国将会出口更多原油至欧洲。”Jaipuriyar说。

ING银行也认为激化的贸易摩擦可能在未来伤及全球的原油需求,但该行还是维持2018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140万桶/日的看法,预计2019年以类似的速度增长。

截至发稿,布伦特原油期货报74.35美元/桶,下跌1.55%,美国WTI原油期货报68.88美元/桶,上涨0.4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