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接受上观网采访
发布时间: 2018-08-06 浏览次数: 10

201886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就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接受上观网采访,全文如下:

深度 | 美国重启制裁,伊朗怎么接招?

当地时间86日,美国此前退出伊核协议并决定重启对伊朗制裁的首轮制裁将正式生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日对此已经确认。首轮制裁“靴子落地”将对美伊关系及伊朗核协议的命运产生何种影响?

抗压能力有多强?

据悉,第一批制裁主要针对金融和工业制造等非能源领域,伊朗将不能再购入美元,进行黄金、贵金属交易,进口汽车和飞机也被禁止。此外,伊朗的地毯、开心果等产品也无法出口。

目前,伊朗经济正在承受汇率暴跌、金融市场动荡、物价飞涨等各种痛苦。首轮制裁启动后,会否加倍冲击伊朗经济、社会的稳定,伊朗的抗压能力又有多大?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认为,首轮制裁生效后会进一步加剧伊朗经济困难,包括金融市场动荡、货币贬值以及民生危机,但是不会导致伊朗经济崩盘,进而引发政治危机,甚至出现政权崩溃的局面。“40年来,伊朗就是在恶劣的国际环境中挺过来的,已习惯这种日子,制裁也就是使其重回2015年签核协议之前的状态。”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也认为,伊朗一直受到美国制裁,已积累了丰富的应对制裁手段,具有较强的抗压能力。“在两伊战争的最困难时期,即使一切经济来源几乎都被切断,但伊朗依然生存下来,所以不要低估伊朗的抗压能力。”而且,首批制裁的主要目的是切断伊朗的汇路,让伊朗卖出石油却收不回美元。但是,伊朗现在并不完全依赖美元,它也在改用欧元、人民币进行结算。不过,华黎明说,伊朗目前国内经济困局其实与外部制裁无关,更多的是国内经济改革措施不力以及贪腐问题所致。

事实上,面对制裁“风雨欲来”,伊朗已经“多管齐下”,从经济、外交、军事等各领域打出组合拳,做好缓解制裁冲击的准备。

在经济和金融领域,伊朗政府已紧急出台金融救助法案,以阻止里亚尔继续贬值。刘中民说,为应对金融动荡,伊朗已向外国银行提取现金,比如已从德国银行提取3亿多欧元存款。

在进出口贸易上,7月以来,伊朗禁止十几种农产品出口,保证国内市场需求。另据路透社86日报道,伊朗已赶在美国制裁生效前,于当地时间5日接收了5架法国与意大利合资公司ATR制造的新飞机。

“在外界眼中,伊朗已启动战时经济模式。”刘中民说。

在外交层面,为解决美国制裁可能给伊朗造成的困境,伊朗官员四处斡旋。伊朗媒体称,在东亚系列外长会期间,伊朗外长扎里夫密集会见了中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外长以及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

在军事层面,伊朗革命卫队证实近日在波斯湾举行军演以应对“潜在威胁”,并对军演成果表示满意。

伊朗会最终退约吗?

不过,有分析认为,与首轮制裁相比,将于114日生效的第二轮制裁冲击力可能更大,届时,伊朗将被禁止出口原油。按照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胡克的说法,要把伊朗的原油出口收入降至零。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政策研究员埃莉·格兰梅耶说,如果11月对伊朗的石油制裁像2011年的制裁一样严厉,可能会影响伊朗政府40%的收入。

《华盛顿邮报》认为,第二轮制裁将加剧美伊之间的紧张态势。当美国的制裁枪口对准伊朗的经济支柱——石油出口时,可能将“逼迫”伊朗最终退出核协议。

对此,刘中民认为,伊朗是否退约取决于美国的制裁结果和政策效应。如果伊朗石油出口急剧恶化,导致伊朗留在核协议的前提条件将不复存在——在伊朗看来,签伊核协议的好处就是融入国际体系,享受全球化的经济红利,若制裁严重打击伊朗经济,那么,伊核协议存在已无意义,伊朗可能会选择退约。不过,在此之前,伊朗仍会争取道义制高点,向其他缔约方提出条件。若国际社会想挽救伊核协议,会设法补偿伊朗的损失。但是,这也意味着更为复杂的国际博弈。

在华黎明看来,若特朗普真把伊朗石油降至“零出口”,伊朗有可能退约。但是这一前景相当危险,并非美国所愿。因为伊朗一旦退出核协议,将恢复核能力建设,而以伊朗目前的核技术水平,一两年内就能跨过核门槛。若伊朗跨过核门槛,以色列曾放话将打击伊朗,美国就无法置身事外。“这是美国不愿意看到也想极力避免的结果,特朗普政府并不想卷入另一场中东战争。对特朗普政府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闯过中期选举这一关,多捞选票,特别是犹太人的选票。”

制裁效果恐打折扣

华黎明还指出,与2012年奥巴马政府时期出台国防授权法案时推出的制裁措施相比,特朗普政府这次重启制裁的力度和效果恐怕要打折扣。因为上次制裁获得盟友的拥护,但是这次却应者寥寥。英法德等欧洲国家并不支持,俄罗斯、中国、印度、土耳其等国也表示不会跟随美国的制裁脚步。

以欧洲为例,欧盟及欧洲多国正试图对冲制裁对伊朗及欧洲企业造成的损害。《华尔街日报》网站近日刊文称,据几位欧洲官员表示,法英德政府告诉伊朗,它们正在与本国央行探讨激活伊朗央行账户的可能性,试图打开一条金融渠道,以维持伊核协议。欧盟还决定“复活”并更新一部尘封22年的反制裁条例。这一条例原本是为应对美国政府1996年通过对古巴加强经济封锁的赫尔姆斯—伯顿法,但从未真正执行。根据该条例,欧洲企业无需遵守美国制裁令,可借反诉讼补偿制裁所造成的损失。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近日表示,尽管美国拒绝发放豁免权,但欧盟仍决心坚持到底。

和谈可能性有多大?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此前重提与伊朗对话意愿,似乎为美伊重回谈判桌留有余地。据法新社86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伊朗总统鲁哈尼下月都将出席联合国大会。双方在会议期间进行接触并非不可想象。

但是,刘中民认为,美伊和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特朗普提议无条件对话并不严肃,数小时后就被国务卿蓬佩奥否认,再次反映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变化无常。而且,即便特朗普有意与伊朗进行谈判,伊朗方面也未必会接受。“一边是极限施压,一边展示谈判姿态,对于特朗普的策略,无论是伊朗保守派还是改革派,都看得很清楚。所以,伊朗国内均持不谈立场。”

华黎明则认为,美国若真与伊朗谈判也不足为奇,美朝峰会已证明特朗普外交政策的不可预测性。不过,在伊朗看来,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是一种羞辱,谈判的前提是美国必须重返伊核协议,所以伊朗不会轻易重回谈判桌。

来源:上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