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副研究员就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等问题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
发布时间: 2018-08-08 浏览次数: 10

201888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副研究员就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等问题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见21世纪经济报道》201888日第5),全文如下:

美单独恢复对伊朗制裁 欧日启动应对措施“自保”

北京时间87日午间1201分,美国大棒落下,对伊朗恢复的首轮制裁正式生效。伊朗对此早有思想准备,欧盟和日本也纷纷表示有应对之策。但是更大的挑战在后面——第二轮制裁将瞄准伊朗的石油业。

“伊朗制裁已正式到位了,到11月波及面将更广、更深。任何仍要继续和伊朗做生意的人就别想再和美国做生意了。我的诉求是世界和平。”美国东部时间87日清晨,特朗普发布了上述推文。

北京时间87日午间1201分(美东时间8701分),美国对伊朗恢复的首轮制裁正式生效。白宫公布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行政令显示,首先将禁止与伊朗政府进行美元和贵金属交易,禁止交易用于伊朗汽车业的原材料和服务,禁止交易伊朗里亚尔及其衍生品,禁止从事与发行伊朗主权债的相关活动,另外铝、煤炭、钢铁等工业用原料和软件也是首轮制裁对象,违者将遭到惩罚。

第二轮制裁将于115日正式生效,将瞄准伊朗经济的命脉石油业进行打击。

欧盟推“阻断法令”应对

“从今天的商品行情来看,投资者好像并不是很担心制裁恢复后的供应。尽管伊朗的钢铁出口过去三年来有显著增长,但大部分都出口到了中国,且多数交易都没有使用信用证,也没有涉及美国银行体系,所以预计影响较为有限。预计制裁的恢复会使伊朗产量放缓,因为相关欧洲设备制造商估计会停止和伊朗的交易,不过中国设备商可以进行填补。”FXTM富拓首席市场策略师Hussein Sayed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伊朗长期受美国制裁,已积累了丰富的应对制裁手段,具有较强的抗压能力。第一波制裁的主要目的是切断伊朗的美元来源、影响伊朗的金属交易及汽车产业等。伊朗政府也出台了政策,限制美元兑换,扩大欧元的使用,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等,减少伊朗对美元依赖度。”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今年58日,美国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JCPOA),并恢复对伊朗制裁,但目前美国的处境比较孤单。

当地时间86日,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和英国、法国和德国外长发表联合声明称,“我们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制裁深表遗憾”。声明称,除了美国外,其他伊核协议签署国将继续维护与伊朗间的有效金融渠道和油气贸易。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还宣布,为了保护与伊朗开展合法业务的欧盟企业不受美国境外制裁的影响,相关“阻断法令”于87日起生效。

另据共同社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87日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就美国政府部分重启对伊朗制裁表示,将继续与美方协商,以避免对日企的相关活动造成负面影响。

尽管欧盟等官方立场反对美国单方面恢复对伊朗的制裁,但商界已开始出现松动。

据美国国务院72日公布的信息显示,目前已有超过50家国际公司表明撤离伊朗的意愿,以金融和能源业为主。另据CNN86日援引美国政府人士消息称,上述数字已上升到近100家。最新一例是德国巨头戴姆勒,该公司在87日表示,基于美国恢复制裁,该公司已叫停了在伊朗的扩张计划。

据中东律所Amereller分析,美国的制裁体系分为一级和二级制裁,此前在伊朗核协议(JCPOA)下豁免的大部分都是二级制裁,适用对象为非美公民和实体,对于违反者的主要惩罚方式包括切断与美国银行系统的往来、冻结在美财产、限制相关非美实体高管或股东入境等。

有分析指出,欧盟的“阻断法令”实际实施起来是有难度的,“如果一些欧洲巨头因为不在伊朗做生意而被欧委会盯上,这无论是在法理上还是政治上,听起来都是难以想象的。”《纽约时报》援引彼得森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Jacob Funk Kirkegaard评论称。

二轮制裁瞄准石油业

更致命的一击还在后头,115日起正式实施的第二轮制裁将瞄准伊朗经济的命脉——石油,包括恢复对伊朗港口运营者、能源和船运业的制裁,以及对与伊朗进行石油交易及外国金融机构与伊朗央行进行交易的制裁,最终目标是使尽可能多的国家切断与伊朗的石油贸易往来。

据普氏能源8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近来伊朗的原油出口已经出现下降,7月的出口环比下降7%232万桶/日,但对中国、印度和日本的出口都出现了增长,欧洲的需求则继续下降。该机构预计8月份起伊朗石油出口将出现明显下降。

“油价有很大概率在年底出现明显上涨,但这取决于中国、印度、日本、欧盟等伊朗石油进口国的反应。很难说到了11月份,市场上到底会减少多少伊朗油供应,预计油价有机会被抬高到80美元以上,尤其是目前全球的需求较为健康。”Sayed说。

摩根士丹利预计,到今年第四季度,伊朗的石油产量将较目前水平下降100万桶/日,跌至270万桶/日。

87日截至截稿时间,国际油价受制裁消息拉动上涨,布伦特原油期货上涨1.32%74.72美元/桶,WTI原油期货上涨0.84%69.59美元。

在经历了两年的负增长后,伊朗经济在国际制裁解除后迎来了爆发性的增长,2016年的增速为12.5%,主要得益于石油出口,但到2017年增速大幅下滑至了4%。此外,伊朗目前还面临高物价和工作岗位短缺等经济问题,可以说制裁恢复将“雪上加霜”。

仍有谈判余地

“伊朗目前国内经济困局部分与外部制裁有关,但更多的是国内经济改革措施不力及贪腐问题所致。伊朗政府也采取种种措施,减少美国制裁所产生的消极影响。在外交层面,为解决美国制裁可能给伊朗造成的困境,伊朗官员四处斡旋,近期伊朗外长扎里夫密集会见了中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外长以及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以缓解美国的压力。”潜旭明说。

在当地时间86日晚间的电视讲话中,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如果美国表示出诚意,那么伊朗接受谈判。但他强调,如果在已经实施制裁的情形下谈判,那么就显得毫无意义。

“由于最关键的石油制裁还没有生效,伊朗留在伊核协议主要有三方面的诉求,包括出口石油、维持经济的发展;打破封锁,融入国际体系;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特朗普之前表示愿意在’不设前提’情况下会晤伊朗总统鲁哈尼,‘只要他们愿意谈’。这依旧为美伊谈判留下了一扇门,美伊还有回旋的余地,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在叙利亚的行动还会非常克制。”潜旭明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