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刚、潜旭明就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接受“时代周报”的采访
发布时间: 2018-08-10 浏览次数: 10

20188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研究员和潜旭明副研究员分别就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接受“时代周报”的采访,全文如下:

宿敌伊朗被制裁,沙特伺机争夺中东“C位”

本周起,美国重新启动了对伊朗的全面制裁。87日,特朗普在推特发文称,美国对伊朗祭出的新制裁,将会是“前所未见的最严厉制裁”。他还警告称,任何人跟伊朗做生意就无法与美国做生意。而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亦不甘示弱,除了声称美国将会为其实施制裁感到后悔外,更在朝鲜外务相李勇浩访问伊朗时告诫对方,美国根本不可靠、不遵守诺言,是不值得信任的国家。

但就在美伊互相呛声,斗得不可开交时,与伊朗水火不相容的沙特则显得颇为兴奋。近期,沙特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中,先是卷入也门内乱,后是与加拿大的外交风波,赚足眼球。正在推行全面改革的沙特,似乎正企图通过各大事件展示出强硬的态度,显示其争夺中东领导权的能力。

沙特坐山观虎斗

美国当地时间7日(本周二),美国对伊朗的第一波制裁生效,意在打击伊朗的汽车行业、黄金及其他重要金属贸易,而更为严厉的制裁措施将在115日启动,届时波及的将是石油、港口及金融等行业。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告诉时代财经,对石油的制裁延迟到11月份进行,或是考虑到欧盟、日本等国均与伊朗有石油贸易,希望能给这些国家留下足够的缓冲期。此外,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孙德刚向时代财经分析道,当前美国难以在制裁伊朗问题上形成国际共识,同时也尚未做好与伊朗全面对抗的准备,因此美国寄希望于以压促变。

美伊双方之间动真格,最紧张的莫过于欧洲企业。在2015年取消对伊朗的制裁后,大批欧洲企业进驻伊朗,双边贸易额更是从2015年的77.22亿欧元增至2017年的209.66亿欧元,涨幅将近三倍。

随着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作为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签字方,英国、法国及德国对美国举动都“深表遗憾”。鉴于美国此次制裁的对象已不仅限于伊朗,同一天,欧盟迅速启动一项保护法案——《阻断法》,以保护在伊朗的欧洲企业免受美国制裁的影响,但效果并不显著。出于经济考量,不少欧盟的金融公司和大型企业终究还是决定撤出伊朗。

当外界纷纷担忧因伊朗受制裁而被波及的情况下,与伊朗隔湾相望的沙特,却显得颇为欣喜。

沙特和伊朗的恩怨由来已久,逊尼派为主导的沙特与什叶派为主导的伊朗在宗教问题上一直存在分歧。依靠石油获得经济的长足发展后,沙特和伊朗却仍摩擦不断升级,形成了沙伊两国争夺中东霸主地位的局面。

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了逊尼派的萨达姆·侯塞因,而萨达姆的失势令伊拉克国内抗衡伊朗的力量随之消散,此后伊朗对伊拉克的影响与日俱增。BBC指出,在随后十几年的竞争中,伊朗节节得胜,在叙利亚,伊朗(及俄罗斯)支持的巴沙尔政权更是击溃了大部份获沙特支持的反对派武装。

此时,影响力逐渐上升的伊朗迎来了巨大的挑战。目前,沙特正在竭力扼制伊朗在中东影响力,而此次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无疑是一个良机。年轻的王储穆哈迈德·本·萨勒曼作为如今沙特的实际掌权者,他在外交政策上的强硬及军事上的冒进,均加强了沙特在中东地区内的张力。

宿敌沙特争上风

自也门内战打响后,沙特便卷入了这场战争,与伊朗明争暗斗,而近日,沙特更是与远在大洋彼岸的加拿大起了争执。据德国之声报道,在沙特逮捕两名维权人士沙玛尔·巴达维和拉伊夫·巴达维后,加拿大外交部呼吁沙特,要求立即释放他们。

然而加拿大外交部的这一行为却激怒了对批评容忍度越来越低的沙特王储。83日,沙特外交部怒言反击,声称加拿大此举是公然干预沙特阿拉伯的内政。

与此同时,沙特展开了一连串令外界震惊的反击,包括驱逐加拿大驻沙特大使、冻结与这个G7成员国之间在贸易与投资方面的往来、暂停学生交流项目、停飞沙特航空公司飞往加拿大的航班以及抛售加拿大资产等。

孙德刚对此评论道,当前沙特一方面正与美国和欧洲大国建立密切的军事关系,另一方面又与中国、日本和印度等亚洲大国建立密切的经济关系,基于这样的背景,沙特政府将会更加自信,并积极维护其国家安全与地缘政治利益,包括不惜与加拿大摊牌。

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加拿大与伊朗大有恢复来往的势头,而此次沙特在与加拿大的外交风波中的表态,无疑也给了伊朗一个下马威。此外,在美国制裁伊朗的问题上,沙特也由于依靠美国而挺直了腰杆。

而在美国制裁措施启动前,伊朗早已嗅到了制裁的气息。上周,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进行了一番军事演习,旨在“对抗敌方潜在威胁”。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伊朗此番军演明显意在向美国传递信号,展示其具有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能力。

霍尔木兹海峡隶属伊朗,位于阿曼湾与波斯湾之间,最窄处仅有34公里(21英里)宽,世界上大约三分之一的海上石油都要在此经过,其重要性毋容置疑。同时,该海峡也是世界上包括科威特、巴林、伊朗、伊拉克和阿联酋等多数石油生产国,向印度洋提供原油的唯一海上通道。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将致科威特、卡塔尔等国石油运输停止,沙特石油被迫全经红海港口出口,进而影响到全球石油市场,但此举无疑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将对伊朗自身经济造成相当大的损害。

潜旭明坦言,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可能性不大,此举只是作为日后与美国谈判的筹码。

据德国之声报道,为应对制裁伊朗造成石油供应减少的情况,特朗普已经呼吁沙特提高产量。面对伊朗石油出口或将崩跌的局面,不排除沙特会因此抢占伊朗的份额。实际上,早在2013年利比亚数个港口被封、原油产量大幅下降时,沙特就曾趁机迅速增产100万桶/日。

“沙特会配合美国增产的要求,根据当前的油价水平,其他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国家也会增加石油产量。”潜旭明预计,沙特将会根据市场石油价格和国际石油市场的缺额来增加产量,以弥补伊朗份额减少对国际石油市场产生的冲击,使国际石油价格维持在50-80美元/桶这个较为稳定的价位。

在当前伊朗受制裁的情况下,宿敌沙特似乎并没受到多大影响,反而是在最近一系列事件中,展示了其强硬的态度和能力。孙德刚告诉时代财经,沙特正积极响应美国建立“中东版北约”的号召,巩固其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

对此,潜旭明亦表示担忧:“目前沙特正推动全面改革,趋于强硬的外交政策,与伊朗在中东各地区角力,很可能使沙特面临投入巨大、进退两难的困境,同时也使其对美国的依赖进一步强化。”

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