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博士就印尼资源产品出口禁令等问题接受《中国经济导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14-07-15 浏览次数: 67

2014715日,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博士就印尼资源产品出口禁令等问题接受《中国经济导报》采访(见《中国经济导报》2014715B02),全文如下:

印尼禁矿凶猛 铝企难以为继

2014年初,印尼政府发布禁令,采用行政命令的方式限制未经加工的资源产品出境。如今,印尼禁矿政策已经施行近半年,我国铝土矿进口情况深受影响。据海关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5月份我国铝土矿进口量为212.3万吨,环比增长34.6%,同比下降65.5%,且截至7月初印尼铝土矿仍无进项。卓创资讯铝矿石分析师王瑜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印尼禁矿虽然并未针对中国,但中国市场对印尼铝矿石需求量是最大的,印尼的相关政策令国内铝企业压力骤增,难以为继。”

印尼执行这一政策的结果意味着降低矿石产量,但这也是印尼矿业发展过程中必经的阶段。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博士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阐述了他的观点:“由于印尼政府的政策经常变化,原本预计印尼禁止出口的禁令只会维持1~2个月的‘窗口期’,但就印尼方面后续持续减少能源、资源及原材料的出口、就地加工来看,限制出口已是大势所趋。”

印尼禁矿使国内铝企叫苦不迭

海关提供的数据显示,1~5月份我国铝土矿累计进口量为1677.5万吨,2013年同期进口量为2687.5万吨,同比下降38%。进口量相比去年减少明显。

潜旭明表示,从2007年起中国氧化铝产量快速增长,产量在2012年翻倍,刺激了中国铝矾土进口量快速增加。截至2012年,中国氧化铝产量和铝矾土进口量已经分别占据全球产量的44%和全球贸易量的53%,相比于200733%37%有了明显的增长。而增加的铝矾土进口量大多来自印尼。2013年,中国进口的铝土矿约68%来自印尼。

但是在印尼禁矿政策实施后,我国铝土矿进口价格明显上涨。以当前已转作进口铝土矿主力军的澳大利亚铝土矿为例,5月份进口均价为59.9美元/吨,环比小幅上扬,而4月份其进口均价还只有56.6美元/吨,这无疑增加了以海外铝土矿为主要原料的我国铝企的成本压力。尤其是处在氧化铝价格长期低迷不振的背景下,这令企业控本增盈的目标愈来愈难以实现。据卓创资讯公司统计,在已经过去的半年时间内,在铝土矿供应偏紧及氧化铝价格低迷的双重压力下,仅山东地区氧化铝开工率已由年初的70%下降至61%,涉及到的减产产能已超过350万吨,且不排除后期仍有产能调整情况。“国内的需求市场90%以上集中在山东。”王瑜强调。

印尼禁矿的影响已经蔓延至海外欧美市场。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负责商品研究的副总裁Xiao Fu曾表示,若印尼政府推行未经加工金属矿石的出口禁令,中国铝产量料将承压。“印尼铝矿石出口禁令影响将在2014年后期显现,中国将需要转向其他国家进口铝土矿,这并非易事。如果这一政策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则对全世界范围内的铝矿石价格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该副总裁说。

印尼短期内仍难以放开禁矿政策

为了保护自然资源,增加矿产品出口附加值,促进矿产品加工中下游产业发展,印尼政府对出口进行限制。20125月,印尼政府收紧了对外资参与印尼资源产业的管控,对65种矿产品出口加征20%的出口税,并要求外资在印尼设立冶炼加工厂,该法令要求于2014112日施行。不过,因原矿出口禁令遭到印尼国内外矿业人士的强烈反对,考虑到出口外汇收入下降较大,印尼政府最终做出妥协,112日在禁令实施的一小时前由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放宽条例,允许66家矿业公司继续出口精矿至2017年,包括铜、铁矿、铅和锌。但是,镍矿和铝土矿的出口仍然被禁止。

潜旭明认为,“执行这一政策的结果意味着降低矿石产量,但这是印尼矿业发展过程中必经的阶段。”该政策要求海外下游用户到当地投资提炼设施获取这种原料,以提高印尼的产业水平。潜旭明通过整理文献分析指出,2014年印度尼西亚矿石出口的外汇收入可能下降到40亿美元,2015年下降到25亿美元。但到2017年,通过出口提炼过的矿物,如电解铜和铝的出口创汇将在此前预计的49亿美元左右的基础上翻一番。

79日开始的印尼总统大选,其下一届领导人对印尼禁矿政策放松与否,又吸引着全球各方投资者的关注,特别是对于印尼铝镍矿依赖度极高的中国商家来说影响较大。王瑜认为,“此前印尼禁矿的目的在于政府加大对国内资源类产品的把控力度及增加政府收入,提振经济,而半年来矿价大幅飙升,且后期前景向好。印尼政府多以短暂的经济损失换取长期的利益,以及对政策决议讨论的复杂性、时间性,在2014年剩下的时间里,印尼禁矿政策放松的可能性偏低。”

中国铝企还有应对之策吗?

印尼铝土矿出口禁令的出台,势必会导致我国铝矿供需出现紧张状况,而短时间内转向其他国家进口铝土矿也并非易事。如果这一政策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则给中国铝产能扩张带来越来越大的挑战。王瑜表示,为应对从印尼进口的铝土矿缺口,中国或将转从我国铝土矿第二大进口国澳大利亚或铝土矿产量丰富的几内亚进口,这将会增加海运费用及由于矿石来源地不同而更换设备的成本。铝土矿的短缺和进口价格的上升,将使国内氧化铝的供需更趋紧张,氧化铝价格也面临上涨的风险。

然而,因为深谙印尼政策的易变,国内相当多的企业近年来已经尝试多渠道进口矿石了。潜旭明指出,“由于担心印尼会在2014年进一步限制未加工原材料出口,国内氧化铝生产商已经积极建立原材料储备,进一步促进了铝矾土进口量的增加。”2013年上半年,来自其他国家的铝矾土进口量出现了标志性的增长,特别是来自澳大利亚和印度的进口。上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进口增长了57%达到670万吨,而来自印度的进口量也达到了340万吨,远远超过了整个2012130万吨的全年进口量。

与此同时,国内的进口商也开始寻找来自大西洋沿岸国家的货源。从20125月开始,中国开始从巴西进口铝矾土。2012年年末,中国第一次进口来自非洲的铝矾土矿。截至6月底,来自加纳、几内亚和圭亚那的铝矾土进口量已经达到了100万吨。进口来源多元化的努力使得来自非印尼的铝矾土进口量在2013上半年占据中国整个进口量的34%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中国对外经贸研究室主任杨立强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资源类国家其实都在考虑是否要转型,创造更大附加价值。不仅是印尼,非洲国家对中国早已有各种禁止原材料出口的限制,所以必须要解决国内铝土矿进口依存度、集中度高的状况。”

杨立强建议,国内铝企或主要从以下四方面入手:增强矿产来源多样化,出口也要多样化;进口商联合起来,增加议价能力;国家政策要有力度,商务部门要持续关注;加快企业整合,控制原铝总产量,提升铝工业整体竞争力。

(记者:郭丁源)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