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简报第04期
发布时间: 2001-12-30 浏览次数: 51
 

工作简报第四期(200112)

学术与对外交流活动

200112月)

A2001年第4季度:

1. 9·11事件后,本所研究人员先后为市外办、市政协、有关区政协、高校、上海市形势政策教育研究会以及北大、北外、人大等高校作关于9·11事件一中东问题的报告。

2. 1031日~112日,朱威烈教授参加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十五”规划2001年课题评审。

3. 1124日,本所研究人员参加接待上海世博会申办领导小组邀请访沪的卡塔尔、阿曼、摩洛哥大使夫妇和阿盟驻京代表。

4. 1115日~17日,本所研究人员参加中国外语专业指导委员会阿语指导组与全国阿语教学研究会联席会议。

5. 112325日,本所举办“全球化与中东……”全国学术研讨会。

6. 121214日,参加教育部重点文科基地(国际片与港澳台片)主任会议。

7. 1221日,朱威烈教授参加中国—阿拉伯友好协会成立,被聘为第一届理事会理事。

 

B)“全球化与中东”全国学术研讨会纪要(2001.11.2311.25

由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主办的“全球化与中东”全国学术研讨会于112325日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召开。与会者有来自北京、上海、湖南、云南、陕西、广东、重庆、甘肃、内蒙古等地高校和研究机构的40多位学者,并提交了相关的专题论文。在3天会议期间,学者们对各专题进行了深入探讨,现将主要观点整理如下:

(一)全球化趋势下的中东经济和现代化进程

与会学者的基本看法是:中东国家贫富悬殊,面临不少经济、社会问题,市场经济发展缓慢,国内投资减少,资本大量外流。目前中东国家资本市场处于初级阶段,国家干预程度高,透明度低,对外贸易水平参差不齐,产品缺乏竞争力。在全球化进程中,中东国家存在社会开放程度低、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人力资源素质不高、管理水平差和市场竞争力不强等问题。因此,全球化对阿拉伯国家来说是一种强大的压力,它带来的有机遇,但更多的是挑战。

有学者认为,中东国家经济未和全球化同步发展,多数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被动参与者,处于“边缘化”地位。一些国家既愿意进入全球化又害怕全球化。也有学者认为阿拉伯国家融入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受到中东和平进程和对伊拉克制裁的影响。真正原因是战争、冲突,文化上比较封闭,对全球化接受滞后。

但也有学者认为,中东地区对全球化的态度并不都是消极的,埃及等开放程度较高的国家和海湾产油诸国都在以积极的姿态迎接经济全球化。中东产油国为迎接经济全球化正在对包括经营、价格、资源保护和环保、国际磋商与合作、石油管理以及石油安全等石油总战略进行调整,以尽快融入经济全球化大潮。有的与会代表还指出,连绵不断的冲突使得中东地区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处于边缘地位,而以色列却积极投身于全球化浪潮中,并抓住了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取得令世人瞩目的发展。较为一致的看法是,越来越多的中东国家已经意识到必须顺应时代潮流,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团结一致,改革现行国际经济体系,积极稳妥地进行内部经济机制的调整与改革,重视科教,大力发展信息技术,加强教育和人才培养。当前中东国家要能自如地应对全球化挑战,必须首先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增强抵御经济全球化冲击的能力,提高参与全球化经济的竞争力。

大多数与会代表认为,中东各国的现代化是一个实施追赶战略的过程。在这一进程中阿拉伯国家面临经济、政治和文化层面的一系列挑战。一些学者认为,中东的现代化是在西方压力下的现代化,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有共性。也有学者指出,中东的现代化建设一直处在动荡之中,常被战争打断。强调西方发达国家的科技和物质文明对阿拉伯国家产生了消极影响,使阿拉伯国家对发达国家的依附性加大,政治发展自主性削弱,导致国家政治结构不稳。还有学者认为,全球化将首先促进阿拉伯国家的现代政治文化生成,有利于其在政治发展中,借鉴别国政治建设中的有益经验与教训,促使本国的政治发展走上民主、健康的道路,从而促进中东现代化进程。多数代表认为,阿拉伯世界应利用在民族、语言、宗教和文化传统方面的天然联系优势,促进中东现代化进程。但也有学者认为,中东文化深厚的积淀既是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一个沉重的历史包袱。

(二)全球化对中东传统文化的挑战

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作为世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球化背景下面临挑战和机遇:一方面,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人类进入史无前例的接触、交流时代,各种异质文化给阿拉伯伊斯兰文化注入鲜活的因子,使其充满生机;另一方面,国际关系的不平等导致文化交流的不平衡,强势文化必然对弱势文化进行渗透和控制,弱势文化需要警惕被瓦解或整合的危险,并注意维护意识形态的安全。

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在制定应对全球化进程的文化策略时,任何拒绝和迎合的思想倾向都是不可取的,应当采取一种兼容并蓄的姿态。学者们对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如何应对全球化的挑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大力发展经济,以经济振兴带动文化繁荣;求同存异,展开文明间的对话,使阿拉伯伊斯兰文化走向世界;抵制文化霸权主义,坚持多元文化互补共荣;发展创新,使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现代化。

全球化是人类历史进程的必然结果,但全球化并不是全球单一化,世界文化呈现出多元文化并存的局面。

在谈到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与全球化的关系时,有学者指出,9·11袭击事件以极端、扭曲的形式反映出伊斯兰阿拉伯文化在全球化的新条件下陷入困境。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在伊斯兰教产生后,至阿拔斯朝初期定型,确立了以伊斯兰教为核心的哲学、理性、宗教相统一的制度文化的特性。在西方主导下的全球化前阶段——现代化中,阿拉伯伊斯兰文化进行了并不彻底的现代化整合。后冷战期至今的新的全球化超越了西方主导的现代化,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必须展开新一轮的整合,才能在全球文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并发扬光大。短期看来,这个整合仍将是以宗教为核心,而且面临不利的内外环境,但只要顺应时代潮流,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必将走出困境,并对全球文化的发展做出贡献。

在谈到全球化对阿拉伯文学的影响时,一些学者认为,全球化对阿拉伯文学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无论从全球文化一体化还是全球文化多元化角度看,全球化都对阿拉伯文学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使阿拉伯文学得到发展,文学题材、创作手法都变得丰富多彩。但是,全球化对阿拉伯文学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它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阿拉伯文学对民族传统文化的发掘与表达,尤其是全球经济一体化模式对阿拉伯民间文学会有侵蚀,很容易使阿拉伯人失去民族集体记忆。

面对全球化浪潮,阿拉伯文坛正在思考应对策略。其态度基本上可以分为欢迎、排斥与介于两者之间三种。与会学者认为,在新的世纪,全球化的趋势会比上一个世纪更加明显,已不是哪国哪个民族可以阻止的,自我封闭只能导致社会发展的停滞甚至倒退。因此阿拉伯文学和文化必须要有自己明确的策略,才能获得进一步地发展。

在全球化的视野下,对阿拉伯伊斯兰文化要给予历史与现实的宏观审视。对话和交流是人类文化发展历史的主流和大势,也是未来世界文化发展的唯一出路和正确方向。全球化浪潮既为包括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和中华文化在内的东方文化带来挑战和冲击,也为不同文化间的对话交流创造了新的机遇。特别是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与中华文明之间全方位的对话交流,将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两大文化和衷共济、互补共荣,将能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人类文化的多元发展做出特殊的贡献。

对于全球化给社会、政治、价值观等文化层面带来的冲击,阿拉伯国家大都显得准备不足。全球化的挑战和阿拉伯世界的回应之间的碰撞将长期存在。

(三)全球化与伊斯兰思想

与会学者从全球化潮流中的伊斯兰世界、全球化形势下的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以及西方所谓的“文明的冲突”等三个方面对于全球化形势下伊斯兰世界的基本状况以及伊斯兰世界与西方的关系问题作了考察。认为,在全球化加速发展的今天,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伊斯兰世界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同时,大多数伊斯兰国家还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改革和经济发展,而且国内的政治问题却日益扩大,社会风气每况愈下。面对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在伊斯兰世界的传播,多数伊斯兰国家表现出一股强烈的对抗。在此基础上,原教旨主义泛滥,一些极端组织或个人则利用广大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感情,对非伊斯兰的一切发起了攻击。

冷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看成是具有全球危险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但是,事实上伊斯兰教作为一支全球性的力量,它与西方的关系并不是铁板一块。对于大多数的伊斯兰国家来说,决定其外交政策及其行为的主要因素是国家利益,而不仅仅是伊斯兰的意识形态。因此,如果盲目地把伊斯兰教视为威胁,不仅是错误的,而且十分危险。

学者们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各国面临的挑战主要不是不同民族文化与宗教信仰的矛盾,而是由不同的经济基础和不合理的国际秩序所引起的利益冲突。只有建立一个公正合理的新的国际秩序,才是未来全球化顺利进行的重要保证。

有学者就全球化与当前的伊斯兰“圣战”的关系谈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全球化的实质就是现代化,是西方各种现代制度和观念在全球的扩展、普及和泛化,冷战后,全球化呈现出新的特点,即“美国化”;伊斯兰圣战的实质是维护和传播伊斯兰教。

纵观穆斯林的历史,有两类性质不同的圣战:一类是扩张征服的圣战,另一类是反抗迫害和侵略的圣战;全球化与中东传统之间的挑战与应战关系,往往表现为美国化与伊斯兰之间的激烈碰撞和冲突;伊斯兰极端原教旨主义和恐怖主义只是少数穆斯林极端派别的行为,并非主流,更不是穆斯林的全部,不能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派别和恐怖主义无端放大,更不能将恐怖主义等同于伊斯兰圣战和整个伊斯兰教。

一些学者指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不仅仅是伊斯兰世界内部的问题,而是当代文化现代化的世俗世界观和伊斯兰一神宗教宇宙世界观之间的紧张状态的产物。本质上它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与世界和平背道而驰。

有学者认为,在全球化进程中占主导地位的少数发达国家推行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以及不公正和不合理的国际秩序等因素,导致南北之间发展的差距不断扩大,是造成所谓“文明冲突”和地区动荡的真正根源。也是伊斯兰复兴运动蓬勃兴起的直接原因。

与会学者还就伊斯兰圣战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等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与会学者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不能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作为批判对象,应该用历史的和动态的眼光来看待伊斯兰世界;在反对极端分子和恐怖主义的同时也要反对西方对伊斯兰的歪曲;伊斯兰世界作为联系东西方的重要中介,中国学者应加强这方面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