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副研究员就阿富汗局势接受时代财经采访
发布时间: 2019-09-10 浏览次数: 10

20199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副研究员就阿富汗局势接受时代财经采访,全文如下:

和谈破裂,美国、塔利班、阿富汗谁更着急?

耗时近一年,历经九轮谈判,已接近达成协议的阿富汗和平谈判走向了失败。

据美联社报道,在美国总统特朗普97日突然取消与塔利班的会谈,理由是塔利班于5日发动袭击,造成了了一名美国士兵和另外11名平民死亡,令他对该组织的谈判诚意表示怀疑。如果他们在这个非常重要的和平谈判期间都不能同意停火,甚至杀害了12名无辜的人民,那么他们很可能没有权力就一项有实际意义的协议进行谈判。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

就在和谈取消的两日后,阿富汗出现了新的塔利班暴力浪潮。

99日,阿富汗喀布尔遭遇了新的一轮塔利班暴力事件,爆炸造成3名平民受伤,装饰着黑旗和塔利班已故指挥官Ahmad Shah Massoud肖像的车队在街头招摇驶过。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取消与反叛组织的谈判之后,塔利班誓言将继续打击所谓的外国占领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时间910日上午,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和谈已经死亡。(They're dead. They're dead. As far as I'm concerned, they're dead.

特朗普的舆论危机

早在一个星期前,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扎尔迈·哈利勒扎德便表示,他已经与塔利班在“原则上”达成协议,只需要总统的批准。虽然特朗普取消了8日在戴维营的和谈,但哈利勒扎德在上周四和周五已经与位于卡塔尔多哈的塔利班领导人进行了会面。

而就在哈利勒扎德积极谈判期间,塔利班分别于93日与5日发动了炸弹袭击,其中3日的汽车炸弹袭击更是导致了16人死亡,超过100人受伤,几乎所有死伤者都是平民。

和谈进展受阻以及期间出现的人员伤亡,使得特朗普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这些压力来自阿富汗政府和一些不信任塔利班的美国立法者,他们认为此前撤回美国军队的决定下得为时过早。

对此,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特朗普取消这次会谈很可能就是迫于美国国会和国内舆论对政府的压力。

根据美联社报道,在特朗普将8日秘密会议的消息公布之后,就有不少舆论指责他在“911”纪念日之前接待作为元凶的塔利班领导人,认为这是不尊重遇难者的行为。而自美国入侵阿富汗追捕塔利班以来,已有超过2400名美军士兵在阿富汗遇害。

此外,还有舆论认为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的高调会面也不过是为了获得更多电视曝光的“作秀”,在朝鲜放弃核武器方面没有取得任何切实的进展;特朗普提出与伊朗领导人举行会谈也同样没有结果,目前伊朗方面已逐步停止履行伊核协议;随着美国2020大选的升温,特朗普至今也未能兑现带14000名美军回家,并终止美国18年战争道路的承诺。

“塔利班未能履行他们所做出的一系列承诺,特朗普打破了局面取消和谈是因为他不想‘奖励那种行为’(95日的恐袭事件)。美国务卿蓬佩奥8日在接受采访时尝试为特朗普辩护,并承认在和平谈判期间发生了不止一起袭击时间,而在此期间美军也一直在与塔利班对抗,仅过去10天就有超过1000名塔利班成员在战斗中丧生。

谈不谈?怎么谈?

哈利勒扎德宣称与塔利班“原则上“达成的协议主要包括:美国将在签署协议后的135天内撤回约5000名美军,作为交换,塔利班同意减少发动暴力事件并避免阿富汗成为全球恐怖组织的温床,包括当地的伊斯兰国附属机构和基地组织。

“在与阿富汗和塔利班进行谈判时,关键问题是他们是否值得信任。”美国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表示,自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执政以来便要求他们与基地组织决裂,但塔利班方面不仅拒绝这样做,还声称要让美国永远记住是塔利班发动了“911”袭击事件。

“现在塔利班同意与基地组织决裂,这已经是过去政府未能做到的事情。”蓬佩奥说。但美国民主党人并不完全认同蓬佩奥的说法,他们认为特朗普决定与塔利班达成协议“超速”了,该协议不仅没有保证停火,甚至还允许美国在阿富汗拥有了军事基地。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现在的塔利班内部也是派别林立,和美国谈判的塔利班代表已经是该组织的第三代领导人,在塔利班内部并没有绝对的权威。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成功签订协议也没有足够的强制力保证全体塔利班成员一定会严格执行。在殷罡看来,最近不断发生的恐袭事件就是由部分激进派的塔利班发动的。

“这种和谈能起到效果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必须要由权威的领导层来签订协议,否则根本就是闹剧。”殷罡强调。

潜旭明则认为,塔利班在对待阿富汗和平的态度方面具有不确定性,谈判可能只是其采取的一种策略,利用和谈获得外部的承认与合法性,以实现在战场上无法获得的成果。

除此之外,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民主党候选人新泽西州参议员Bob Menendez表示,谈判从一开始就构思欠佳,因为阿富汗政府尚未参与。

此前塔利班拒绝与阿富汗政府进行谈判,认为它是非法的傀儡政府,因此特朗普政府尝试了另一种方法——首先与塔利班谈判,达成协议后再促使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内外的人进行谈判。

殷罡表示,谈判是必然的。塔利班牢牢控制着阿富汗南部大部分地区,政府军则主要占据东北地区,而他们在邻国巴勒斯坦有着共同的敌人——伊斯兰国。

“美国选择在戴维营谈判是有着特殊意义的,”殷罡指出,1959年的戴维营回应是美苏关系的转折点,而1978年以色列和埃及签订的戴维营协议也打开了中东和平的大门。

这次戴维营会议和1978年很像,阿富汗其实是希望在有美国担保的条件下与塔利班进行谈判,以保证在美军撤离之后国内不会爆发新的内乱。从技术上讲,在谈判成功之后,塔利班可以参与阿富汗的选举合法夺权,但是目前的问题在于首先塔利班内部意见不统一,其次塔利班、阿富汗政府、美国三方并没有互相协调好。殷罡说。

对此,潜旭明亦表示,美国、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都存在着不可让步的分歧。“美国率先撤军必然担心局势失控,而塔利班高层则担心让步会令激进派彻底出走。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都需要通过928日的阿富汗大选来实现自身的合法化,如果阿富汗政府想依靠美塔和谈拖延时间,单方面举行大选,塔利班则一定会发动攻击阻挠。

值得注意的是,美塔和谈可能仍有转机。

塔利班方面曾在8日表示,特朗普取消会谈将损害美国的信誉,他们认为美国将重返谈判,并持开放态度。

根据协议的最后期限,阿富汗内部会谈将于923日展开,即阿富汗大选开始投票的5天前。而阿富汗现总统阿什拉夫·加尼于924日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也有机会前往华盛顿直接与特朗普和塔利班谈判。

“阿富汗的局势复杂而不乱,但仍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殷罡评价道。

来源:时代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