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副研究员就中东能源问题接受时代财经采访
发布时间: 2019-11-13 浏览次数: 79

20191113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副研究员就中东能源问题接受时代财经采访,全文如下:

对抗双头垄断、争夺全球原油定价权,中东产油国放大招!

国际原油定价权或将迎来变局。

据路透社报道,全球交易所和清算所运营商以及数据和上市服务提供商洲际交易所(IC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弗里·斯普雷彻(Jeffrey Sprecher1111日宣布,计划在阿布扎比推出一家新交易所ICE Futures Abu Dhabi(简称“IFAD”),并将在明年推出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的Murban石油期货合约。

斯普雷彻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包括中石油、英国石油、道达尔、Inpex、维多、壳牌、韩国的GS Caltex、日本的JXTG和泰国的PTT在内的9家大型能源贸易商将成为新交易所的合作伙伴。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能源研究项目主任潜旭明1112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此次阿联酋推出Murban,是想把其打造成整个中东地区的原油定价基准,增强中东产油国在全球原油市场的定价话语权。

阿曼原油的窘境

长期以来,作为占世界石油产量五分之一的波斯湾地区,一直缺乏一个有足够影响力和话语权的原油期货合约。虽然迪拜商品交易所(DME)在2007年就曾推出阿曼(OMAN)原油期货合约争取话语权,但仍难以与WTI和布伦特原油定价体系竞争。

WTI是美国西得克萨斯的中质原油,该原油期货合约具有良好的流动性及很高的价格透明度,所有在美国生产或销往美国的原油在计价时都以轻质低硫的WTI作为基准。

而布伦特是出产于北海的布伦特和尼尼安油田的轻质低硫原油,在期货、远期和即期现货市场上被广泛交易。现在全球约65%以上的实货原油价格与布伦特体系挂钩,主要客户是位于西北欧和美国东海岸的炼油厂。

而阿曼原油产自阿曼,属于中质含硫油,API34,含硫量约1.5%。阿曼原油期货挂牌于迪拜商品交易所DME,是阿曼和迪拜出口亚洲原油的定价基准,采用现货交割,是获取中东原油现货的主要途径之一。

潜旭明指出,阿曼原油期货合约缺乏竞争力的原因是其定价系统出了问题。潜旭明认为, 中东国家在原油基准上缺乏话语权的原因在于:中东地区缺乏成熟的期货市场,以及合适的原油期货合约。

阿曼原油期货的价格主要依据是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每个月公布的原油计价共识,而基本原油价格则采用迪拜原油和阿曼原油的均价。

但由于目前中东产油国大多采用官方定价,存在着价格不透明和政府干预的弊端,一直难以被市场真正认可。

因为缺乏标准的定价方式,从中东地区卖到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原油定价标准也不一样。比如,从中东卖到亚太地区的原油是以阿曼原油或迪拜原油来定价,而卖到北美和欧洲的原油的价格却要依据WTI或布伦特的基准,这就导致从中东卖到亚洲的原油价格往往比卖到北美和西欧的要贵不少。

潜旭明说,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中东产油国,“价格定高了客户不买账,价格定得低了,自己又没得赚。”

打破布伦特和WTI的双头垄断

ADNOC集团首席执行官兼阿联酋国务大臣苏丹艾哈迈德·贾伯(Sultan Ahmed Al Jaber)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阿布扎比进行新的Murban石油期货合约不仅会使阿联酋受益,还将使全世界的石油交易商受益。

阿曼石油部长也表示,阿联酋的倡议对石油市场有利,且不会与DME的阿曼原油期货合约竞争。

如果成功获得有关机构批准,Murban原油期货或于2020年初推出,力求与成熟的原油基准WTI和布伦特竞争。

CNBC报道,PVM Oil Associates的石油分析师斯蒂芬·布雷诺克(Stephen Brennock)认为,要成为全球原油期货的新标杆Murban期货合约仍然面临着和阿曼原油期货一样的艰巨挑战。因为现阶段没有其他全球原油基准的需求,所以布伦特和WTI的双头垄断将继续主导原油期货交易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此次新的Murban期货合约的还有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油企。

CNN报道,维多首席执行官罗素·哈迪(Russell Hardy)周一在阿布扎比国际展览暨会议(ADIPEC)上声称,Murban已经成为许多亚洲炼油厂的参考原油,这一新基准的推出将促进原油期货的套期保值,使强大的金融市场得以发展,还将使生产者、消费者和贸易商均受益。

“鉴于Murban会大量涌入亚洲市场,我们相信石油市场已经为适应更具地理意义的市场做好了充分准备。贾伯说。

对此,潜旭明表示,中、日、韩是国际主要的石油需求国,其需求总量约占全球石油需求总量的20%。这些国家的油企的参与既可以使自身获益,也将使Murban体系的中东油价更具竞争力。

Murban将采取远期定价

那么与WTI和布伦特相比,Murban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贾伯上周在美国能源论坛上透露,新的Murban期货合约将采取远期定价,取代传统的追溯定价,从而允许买家对冲风险并能够更多地从中获利。

以往的追溯定价意味着,客户要到8月初才能知道7月已经装载上油轮的原油价格。而亚太地区的炼油厂倾向于提前两个月进行采购,这也可能是中、日、韩等亚洲油企看上”Murban的原因之一。

新的定价系统将使ADNOC客户能够提前知道自己所需支付的价格,而不必等待大约两个月的时间来了解和估算在当前定价系统下的石油价格。

此外,Murban期货合约还将为最常用的中东标准(由DME运营并在CME电子平台上交易的迪拜/阿曼基准)创建替代基准。

布雷诺克也表示,Murban采用新的定价系统将为买家带来福音。

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中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的第三大产油国,阿联酋日产量约为300万桶,主要由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生产。未来,这一产量还有可能进一步提高,贾伯表示,阿联酋有望在2020年底之前将产能提高到400万桶/日。而Murban原油期货的很大一部分是轻质原油,目前Murban轻质原油的产量约为每天160-170万桶。

Murban合约是否能够成功目前还难以确定,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Gazprom)石油交易主管伊姆西洛维奇(Adi Imsirovic)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市场的认可度与信心,如果市场对Murban缺乏信心,那么就会缺乏流动性,而一旦失去了流动性,市场的信心就会更加地一蹶不振。

为避免重蹈阿曼原油期货的覆撤,因产量下滑和成交量低迷等原因与国际原油定价基准的定位渐行渐远,阿布扎比石油委员会上周批准了针对Murban原油期货的新定价机制,并授权ADNOC取消了对Murban销售目的地的限制。

来源:时代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