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中东局势:惯性演进与新的变化”,《解放军报》
发布时间: 2020-01-10 浏览次数: 59

20201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在《解放军报》发表评论文章《中东局势:惯性演进与新的变化》(见《解放军报》2020110日第4),全文如下:

中东局势:惯性演进与新的变化

回望2019年,热点问题纷繁芜杂可谓是对中东问题基本特点的生动描述,即老问题死结难解,新问题层出不穷。预计进入2020年,中东地区形势将会在一定程度上保持2019年的惯性而不断演进,但也会因自身的发展规律和域外大国的干预而产生新的变化。

美伊对抗态势仍将持续

岁末年初,从伊拉克示威者围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到美国炸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再到伊朗对美驻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动导弹袭击,一系列链式反应的背后,是美国与伊朗2019年复杂博弈的延续,中东地区局势因此愈加紧张动荡。

20195月起,伊朗逐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以回应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及持续不断的极限施压。值得关注的是,伊拉克的政治体制被美国强力重塑,其新政权部分成员有着浓厚的美国背景。同时,伊拉克长期被压制的教派与部族力量也得到释放,什叶派这一与伊朗有着天然情感的教派,成为国家的主导力量。

2020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大打伊朗牌仍将是当前美国中东政策的核心。从选举政治出发,特朗普需要维持美伊之间紧张但又避免彻底失控的态势。两国间爆发直接军事对抗的可能性虽然不大,但极限施压下的暴力循环仍然难以停止。

巴勒斯坦问题继续被边缘化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将巴勒斯坦问题持续边缘化成为美国政府的策略之一。进入2020年,美国与伊朗的对抗升级,将会进一步加深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对伊朗的恐慌与戒备,这也许会在巴勒斯坦问题上投下更多阴影。对沙特与埃及等阿拉伯大国而言,一面是伊朗的威胁加剧,一面是美国对待巴勒斯坦问题的单边行径。基于现实的安全考量,他们或许不得不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做出妥协与退让。阿拉伯国家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实用主义选择将加剧巴勒斯坦问题被边缘化。

另一方面,当前美国对以色列的偏袒政策丝毫不加掩饰,系列贪腐案缠身的内塔尼亚胡在2019年选举的紧要关头,接连收获美国政府在耶路撒冷、戈兰高地、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等问题上的大礼包。这些粗暴践踏巴勒斯坦权益的举措,将会在2020年继续为内塔尼亚胡助力。同时,美国高调宣称的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世纪协议千呼万唤难出笼。但从目前来看,在领土、边界、首都等一系列核心问题上,美国政府与内塔尼亚胡之间上演的政治双簧正在过度消费巴勒斯坦问题,将使该问题的边缘化进一步加剧。

叙利亚局势将迈向总体平稳

经过10年的内战及代理人战争之后,2020年叙利亚国内形势的发展与其他中东问题相比,或许将会呈现出相对平稳的态势。

在新的一年里,叙利亚政府实控区与反对派武装实控区之间极有可能继续保持现状。美国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加速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与政府军之间的和解步伐,土耳其军队压境叙利亚也在一定程度上使这一步伐提速。土耳其虽然会继续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进行打击,但维持其与叙北部交界的“安全区”更符合土耳其的利益。在新的一年,战后重建有望成为叙利亚政府的现实战略考量。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