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苏莱曼尼之死给地区局势带来影响”,国际网
发布时间: 2020-01-13 浏览次数: 100

2020113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研究员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苏莱曼尼之死给地区局势带来影响》,全文如下:

苏莱曼尼之死给地区局势带来影响

美国在伊拉克打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后,美伊紧张关系在互相回应和威胁互动之间骤然升级。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8日发表谈话与此前在推特中凶悍咆哮的言论相比,态度却出现了戏剧性变化,伊朗的强硬复仇的声音也有所节制,双方都没有把话说绝,人们担心的一场大战似乎打不起来了。但德黑兰与华盛顿重新对抗的威胁并未消失,对今后一个时期的中东局势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

给地区带来潜在的影响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智库《Future Center UAE19日在其网站发表分析文章指出,特朗普总统对伊朗苏莱曼尼的斩首行动引发的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紧张关系,对该地区一些国家未来局势的潜在影响是:

1.激发土耳其在利比亚的干预行动要升级。苏莱曼尼被杀前,安卡拉就一直企图让控制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提出援助请求,让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和在利比亚西部军事存在合法化,这助长了利比亚冲突。如果土耳其出兵利比亚付诸实施,这是土耳其建国近百年以来首次跨越地中海出兵。使由土耳其和卡塔尔支持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与以班加西为据点的军事强人哈夫塔尔领导的受俄罗斯、埃及和阿联酋等支持的东部国民代表大会形成的拉锯和僵持局面出现进一步加剧的态势。鉴于阿拉伯和西方各国均主张这场冲突政治解决,并呼吁结束外国干预。18日在开罗举行的部长级会议上,埃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法国、意大利、塞浦路斯和希腊等国提出的主张得到了确认。在此背景下,土耳其试图利用伊朗-美国紧张关系升级的地区关切,增强其在利比亚的影响力,实现若干目标,其中最突出的目标是在东地中海区域,许多与海洋接壤的国家,特别是埃及、塞浦路斯和希腊,都利用天然气勘探和勘探,利比亚也是土耳其的主要能源来源,后者面临严重的能源短缺,依赖从其他国家进口。由于安卡拉与的黎波里的距离相对较远,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又拒绝提供后勤支助,以及利比亚国民军的推进和他们对苏尔特的控制,这不再仅仅面对米苏拉塔和的黎波里,大大削弱了安卡拉的影响力,加上俄罗斯也不希望利比亚战争扩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土耳其在利比亚的干预行动可能会升级。

2.莫斯科对阿萨德政权留在叙利亚的支持受到挑战。一个充满火药味的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的紧张关系,会使莫斯科担心华盛顿可能在稍后阶段以打击伊朗在那里的影响力为借口,或出于任何其他原因,针对阿萨德政权而受到打压,这影响莫斯科自20159月军事介入叙利亚冲突以来的沉重负担。这或许可以解释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突然访问叙利亚的原因。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说:在与阿萨德的会谈中,普京指出,可以肯定地说,叙利亚重建国家和领土完整已经走上了一条大道。

有分析认为,华盛顿试图在叙利亚的影响力下降的情况下,保持其在伊拉克的存在。尽管在叙利亚舞台上,俄罗斯和伊朗之间也存在竞争,但在减少美国影响力和恢复叙利亚国家的威望方面,以及打击极端主义团体和武装民兵方面,它们之间有着共同的目标。因此,苏莱曼尼的死将给普京总统带来挑战,他依赖伊朗的援助来支持阿萨德政权,如果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受到美国或以色列打击,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莫斯科,特别担心的是,莫斯科将发现自己是叙利亚政府军唯一的支持者。

3.真主党在黎巴嫩和胡塞武装民兵在也门的声望,因苏莱曼尼之死受到损害。尽管黎巴嫩真主党总书记哈桑·纳斯鲁拉在16日的一次演讲中,威胁打一场将美军赶出该地区,针对美国利益的公开战争,但这样的战争不可能发生,因为它可能给黎巴嫩内地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特别是鉴于以哈桑·迪亚布为首的政府组建努力将停滞不前,而且会造成经济和金融形势雪上加霜。因此,黎巴嫩不认为自己是这场毁灭性战争的一部分,排除了黎巴嫩介入到德黑兰华盛顿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从而削弱了该党在国内的信誉。

另外,胡塞武装民兵不敢冒险瞄准美国海军舰艇,尽管有数千人参加大规模示威游行,他们的追随者们甚至在萨那和萨达城使苏莱曼尼和阿布·马赫迪·穆汉迪的照片充斥街头。他们扬言苏莱曼尼和穆汉迪的鲜血将变成洲际导弹和武器,摧毁美国军舰,结束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但胡塞武装的新闻部长梅尔基亚·胡塞说,胡塞武装不能与美国对抗,以避免自己的阵地遭灭顶之灾。

4、苏莱曼尼之死使美国和伊拉克政府之间的关系前景不明。伊拉克民众动员集会成为伊拉克支持伊朗对抗美国的主要力量。首当其冲的是伊拉克真主党去年1227日袭击美军,导致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亡,致使美国在两天后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阵地进行打击,目标是5个军事设施,随后巴格达的民众动员分子进入巴格达绿区包围美国大使馆,促使华盛顿采取了导致苏莱曼尼死亡的军事行动。

此外,据有关伊朗导弹袭击的报告,伊朗向安巴尔和埃尔比勒的两个美军基地发射导弹,得到了民众动员的支持和协调,这可能会影响美国和伊拉克政府之间的关系,特别是鉴于民众动员对政府和众议院施加压力,要求在通过授权后将美军撤出伊拉克。虽然美国在伊拉克境内采取联合军事措施,但并没有具体说明撤离机制和时间表,但考虑到特朗普总统拒绝撤军,除非伊拉克政府支付建立美军基地的费用,这与特朗普在处理世界其它地方的美国军事基地的做法不谋而合。

5.伊朗民众的抗议已经平息,伊朗政府将长期利用苏莱曼尼的暗杀事件,来减少在过去两年里许多城市和许多行业中明显出现的抗议活动发生。换句话说,伊朗国内的强硬派和保守派都想利用国内外发生的事件来缓解国内因民生问题引发的抗议和对政府外交政策的批评。因此,伊朗政权的许多头面人物将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会竞相发表声明,从而形成一个有关反美舆论的广泛阵线,使这个政权认识到对美国发动直接战争的真正危险,伊朗应该设法避免这样的战争。

6.恐怖组织的袭击活动可能死灰复燃,是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紧张局势加剧的意外后果之一。由于解决阿拉伯内部武装冲突的复杂性,以及来自地区内外各方势力的干预,这将给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的干部和战斗人员返回和扩大其攻击范围的企图打开了方便之门,尤其在一些柔弱的地区,这里指的是伊拉克边界地区。

预言的依据

综上所述,美国和伊朗的紧张关系的影响,将随着流动的地缘政治,无法控制的虚弱的边界,一心想把自己当作正规军的替代选择的各路武装,以及处心积虑想削弱阿拉伯民族免疫力的地区内外势力的干预,和其它各种灰色角色的作用下而发生变化。在面对中东互动的国际大环境中,这一切都将成为预言2020年区域不稳定的重要依据。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