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副研究员就阿联酋航天产业与经济转型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20-07-21 浏览次数: 10

2020721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就阿联酋航天产业与经济转型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见《第一财经日报》2020721日第A01),全文如下:

火星赛道迎来阿联酋 航天大国加速上车

人类奔向火星的赛道,迎来了新的太空竞技参与者。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个火星探测器“希望”号720日成功升空——它不仅仅搭载了阿联酋航天事业的希望,还寄托着阿联酋经济转型的希望。

阿联酋当地时间720日凌晨158分(北京时间558分),该国首个火星探测器“希望”号搭乘H2A运载火箭在日本种子岛航天中心发射升空。在一个小时后,“希望”号与运载火箭成功分离。

“希望”号探测器不仅是阿联酋首个火星探测器,也是整个中东地区和阿拉伯世界的首个火星探测器。它重约1.5吨,设计寿命为2年,主要任务是观测火星大气的温度和湿度,以及火星气候的变化等。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预计将经过7个月左右时间,于20212月抵达火星轨道,阿联酋希望届时以此纪念建国50周年。

阿联酋的雄心不止于此。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表示,阿联酋通过发射火星探测器带动航天产业发展,有助于从科技进步和高新技术产业培育角度,推动其“石油经济”转型。

与此同时,多个国家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火星这一“红色星球”,希望充分利用火星距离地球最近的时机,开展火星探测。

弯道超车的阿联酋航天

“希望”号原定于715日发射,但由于发射地日本鹿儿岛遭遇洪灾,天气不佳,发射日期多次推迟。

火星探测器发射的时间点一般会选择在火星距离地球最近的时候,这样航空器的航程和燃料消耗都可以降到最低,今年7月至8月迎来了这样两年一次的火星探测发射窗口期。

“希望”号在进入轨道后,将开启为期约687天的探测任务。如果“希望”号最终成功进入火星轨道在轨运行的话,阿联酋也将成为继美国、俄罗斯、欧洲航天局、印度之后,第五个成功完成火星探测的国家或组织。

阿联酋不是传统的航天强国,但是近年来该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并稳步推进。

为了20日的成功发射,阿联酋足足准备了6年。在20147月,阿联酋总统哈利法(Khalifa Bin Zayed Al-Nahyan)宣布,阿联酋启动火星探测器项目。在2017年,阿联酋甚至还提出百年火星战略计划,计划2117年在火星建立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实现向火星移民。

阿联酋主管先进科学事务的国务部长萨拉·艾米莉(Sarah bin Yoursef Al Amiri)称,该国的火星任务耗资约2亿美元,旨在通过研究火星每日和季节性的大气变化,并首次提供火星大气的完整图片。

火星移民听起来似乎不是很“靠谱”,但接下来阿联酋推进了很多务实的项目。201810月,阿联酋首颗国产卫星——“哈利法”地球观测卫星搭乘日本火箭进入太空。

阿联酋还与俄罗斯合作启动宇航员培养计划,20199月,阿联酋首位宇航员哈扎·曼苏里(Hazza Al Mansouri)搭乘俄罗斯“联盟”号载人飞船进驻国际空间站,成为国际空间站的第一位阿拉伯宇航员。20193月,阿联酋政府更是制定了2030国家太空战略,旨在吸引更多的太空探索项目。

阿联酋的航天工业起步较晚,不具备航天领域全产业链模式,没有自主开发火箭,也没有建造发射场,但是通过国际合作的方式,达成了自己的目标。如在此次“希望号”中,美国科研机构包办了3个载荷和探测器的总装,而探测器发射最终选中了日本的H2A火箭。

助力经济转型

阿联酋当前之所以在航天事业上投入重金,是希望以此努力推动经济多元化改革,设法降低国民经济对于能源产业的过度依赖。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航天产业是阿联酋致力于发展的高科技产业之一,还有人工智能、数字经济等,这与阿联酋可持续发展转型的目标一致,有助于从科技进步和高新技术产业培育角度推动其经济转型。

同时,阿联酋政府希望以“希望”号的成功升空,激励和吸引阿联酋和阿拉伯世界更多年轻人在中学和大学选修科学技术课程,最终将本国年轻人引入高科技产业,进一步提升阿联酋的综合国力和应对未来风险挑战的能力。

阿联酋火星任务项目经理奥姆兰·沙拉夫(Omran Sharaf)说:“阿联酋政府积极鼓励本国年轻人才,进军包括航天在内的前沿科技领域,进而致力于构建以知识创新为基础,具有竞争力的经济发展模式。这是阿联酋在后石油时代的发展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阿联酋对于现代化的追求并不局限于科学技术,在“希望”号项目中,有34%的阿联酋籍员工是女性,各项目组负责人中有一半副职也由女性担任。

在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阿联酋能源行业因油价暴跌受损,而非能源行业如旅游等,也因国际旅行停滞而几乎“颗粒无收”。为此,阿联酋政府在5月推出了经济刺激计划,该计划中,不仅有短期刺激方案,更制定了通过鼓励对数字化经济的投资的长期方案,重点发展5G技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绿色经济等前沿科技领域,以推动阿联酋经济转型升级。

阿联酋经济转型的模式为其他中东国家提供了参考。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阿联酋是中东地区能源经济转型的先行者,相对于沙特等国还是走在前列的。而且,阿联酋在推动国家发展转型方面一直有比较明确的战略规划,总是提出较为领先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和政策,包括2021愿景、2030愿景、文化包容等,也能够坚持加以推进,这为实现可持续发展转型奠定了基础。

中美接力发射火星车

按计划,继阿联酋之后,中国和美国也将发射火星探测器,与阿联酋的火星项目不同,中美探测行动还计划将着陆器送至火星表面。

美国航天局“毅力”号火星车计划于730日发射升空,并将携首架火星直升机“机智”号一同前往火星。按计划,“毅力”号将于2021218日在火星赤道以北的耶泽罗陨石坑登陆。

特斯拉CEOSpaceX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火星计划更加雄心勃勃,他宣称2030年人类就能登上火星。

不过科学家对于人类是否可以真的居住在火星上仍然存在质疑。

欧洲南方天文台(ESO)荣誉天文学家迪特里希·巴德(Dietrich Baade)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类的火星任务非常雄心勃勃,但我还是没有看到关于把人类送往火星的令人信服的论点。”

即使是最近的位置,地球和火星的距离也足有5500万公里。巴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提升,机器人探索火星已经是太空发展的必经之路。“中国的火星探测任务将能够更加广泛地证明这一点。”巴德说道。

中国将于7月下旬到8月上旬择机实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发射“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任务目标是通过一次发射,实现火星环绕、着陆和巡视探测,获取火星探测科学数据。火星着陆器重约240公斤,几乎是“玉兔”号月球车重量的两倍,它将在火星上运行90天左右。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