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副研究员就利比亚局势接受澎湃新闻采访
发布时间: 2020-07-24 浏览次数: 10

202072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就利比亚局势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全文如下:

利比亚内战第十年:被遗忘的战争,为何“玩家”越来越多?

2011年,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之死的消息传出的那个夜晚,已经抗议了半年多的反政府示威者涌向首都黎波里街头,挥舞着利比亚的新国旗,关于利比亚未来的热烈讨论传遍了街巷。

2020年,利比亚内战已经进入第十个年头,人们并没能看到一个崭新的利比亚。北约早已抽身,战争仍在继续,平民再次遭受苦难,联合国似乎也无能为力。正如《华盛顿邮报》的评论,如果说阿富汗是众所周知的帝国坟墓,那么利比亚则正在变成一口淬炼地区强国的坩埚

外国势力、地区派系仍在争夺利比亚的控制权。7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安理会发出警告:利比亚冲突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外部国家的干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721日,继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后,埃及授权军队赴境外作战,剑指邻国。

在北约留下的权力真空中,利比亚被各方势力不断瓦解:两个主要交战派别、数十个部落首领和地区军阀、超过六个地区强国,其中一些还拥有数千名雇佣军和地面部队……这场“被遗忘的战争”,如何一步步变成了外国势力角逐的大棋盘?

十年战争,台前幕后哪些“玩家”?

卡扎菲死后,利比亚一直处于混乱状态,各派系拉锯斗争,瓦解了建立新国家的希望,直到2014年,一场新内战再次爆发。包括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在内的武装团体开始在利比亚扩张,这块混沌之地已经成为了非洲各地想要前往欧洲移民的主要过境点。

2014年以来,战争主要发生在利比亚东西部两个对立的政治权力中心之间:的黎波里政府与图卜鲁格政府,前者2016年在联合国安理会同意下改组为由法耶兹·萨拉杰任总理的民族团结政府(GNA),后者则任命在倒卡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军阀哈利法·哈夫塔尔领导国民军(LNA收复领土。尽管民族团结政府是联合国承认的利比亚合法政府,但其掌握的权力微乎其微,一些人并不赞同其奉行的伊斯兰主义政策。哈夫塔尔则自称为反伊斯兰主义的堡垒,但一些人却将其视为一位潜在的军事独裁者。

此外,利比亚国内还有更为复杂的“第三方势力”。利比亚虽然早在1951年就独立,但从未形成单一民族国家,部落认同远大于国家认同。根据政治风险咨询公司Stratfor的说法,利比亚有近140个部落,其中有30个对于内战有重要意义。赢得部落酋长和知名人士的支持一直是哈夫塔尔塑造影响力的战略核心,民族团结政府也一直促成几大部落结盟。

更大的“玩家”来自外部。过去的几年中,越来越多的外国势力开始介入利比亚内战。民族团结政府的主要盟友是土耳其、卡塔尔和意大利。国民军则主要得到了俄罗斯、埃及、阿联酋、沙特的支持,法国则在暗中协助。

外部势力无视联合国的武器禁运协定,向利比亚提供武器、无人机和雇佣军。路透社援引联合国独立制裁监督员5月向安理会利比亚制裁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机密报告称,俄罗斯私人军事承包商瓦格纳集团在利比亚部署了多达1200人帮助哈夫塔尔作战。《卫报》报道称,201912月,近3000名苏丹雇佣兵也加入了哈夫塔尔麾下。

今年1月,土耳其宣布出兵利比亚,有报道称土耳其派出的部分士兵为叙利亚人。据路透社78日报道,阿联酋外交大臣安瓦尔·加尔加什告诉安理会,大约有10000名叙利亚雇佣军在利比亚活动,大约是6个月前的两倍。

78日,古特雷斯对联合国安理会表示,外国对利比亚的干预和雇佣军的数量都达到了空前规模

从利比亚到东地中海

意大利想要维护自己前殖民宗主国的“面子”,土耳其想重建“奥斯曼帝国”雄心,赶走穆兄会的埃及想要与伊斯兰政权划清界限……每一个“玩家”入局的理由都各异。然而,他们背后似乎又有着同一目标。

在过去的十年中,在东地中海进行的探索性钻探发现了大量天然气和石油,这片海域也因此成为了与海洋边界和经济专属区(EEZ)有关的争议焦点。利比亚乃至整个东地中海地区,成了各国进行能源博弈的火药桶

2019年,世界第二大油气组织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EMGF)成立,成员国包括了几乎所有土耳其海上邻国,土耳其却被排除在外。其中,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已经签署了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EastMed)建造协议,这条管道将通往意大利,受到欧盟的支持。土耳其一直对希、塞、以三国的能源合作不满。2019年,土耳其多次派遣钻探船驶向东地中海深处塞浦路斯岛周围进行油气钻探。201912月,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达成了一份协议,划定了土、利两国的海上边界,实质是民族团结政府以海上经济权益换取土耳其的军事支持,单方面承认土耳其在利比亚沿海开采能源的权利。近日,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动作频频,不顾警告再向争议海域派出勘探船。73日,土耳其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和总参谋长亚沙尔·古勒访问利比亚,此次访问重点除了扩大国防安全合作外,还有落实两国达成的专属经济区协议,希望在油气勘探方面与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合作。

但由于东地中海油气资源牵扯的国家众多、问题复杂,土耳其一时难以打开局面。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表示,利比亚没有多大话语权,土耳其势单力孤,得到利比亚支持的实际意义有限。

“胜利者”与“搅局者”

2020年,随着土耳其的进一步介入,利比亚战局发生了阶段性扭转,原本占有压倒性优势的哈夫塔尔国民军开始节节败退。去年国民军已经攻下利比亚近四分之三领土,西进包围首都的黎波里。而今年,在土耳其的军事支援下,民族团结政府正不断收复失地。6月,国民军不仅已完全撤出的黎波里,还失去了多个战略城市。胜利者土耳其咄咄逼人的姿态引起了其他玩家的强烈不满,最明显的搅局者是法国和埃及。

610日,参与北约海上卫士反恐行动的法国库尔贝号护卫舰前往利比亚海岸附近视察一艘悬挂坦桑尼亚国旗的货船切尔金号,该货船由土耳其军舰护卫。法国称库尔贝号想要检查切尔金号是否向利比亚走私武器,但土耳其军舰对库尔贝号进行了3雷达锁定,法方要求北约对此事进行调查。此后,土耳其与法国开始互相指责对方干涉利比亚局势,法国一怒之下宣布退出北约在地中海的联合行动。

但削弱法国立场的是,法国被指控在利比亚采取了双标行为,因为法国被指控在支持哈夫塔尔时对违反禁运规定保持沉默。

法国是唯一支持国民军的欧盟国家,2017年法国总统马克龙还曾与哈夫塔尔会面。然而自从土耳其帮助民族团结政府节节胜利后,法国采取了更为中立的立场,强调不支持冲突中任何一方。

“法国知道自己下错了赌注,现在的问题是找到一种方法,不会突然与最初支持哈夫塔尔的选择相矛盾。”圣路易斯大学马德里分校国际安全专业副教授贝拉·米哈伊尔指出。

比起法国,另一个哈夫塔尔的支持者埃及似乎底气更足。6月,埃及总统塞西威胁称,若民族团结政府攻入距埃及边界900公里处的苏尔特,埃及将直接干预利比亚冲突。为了表明决心,塞西还在与利比亚边境的埃及一侧举行了代号决定2020”的军演,内容包括消除非正规军雇佣兵的演习。

716日,塞西在开罗会见利比亚东部部落长老代表团,再次威胁出兵利比亚。21日,埃及议会宣布授权总统塞西境外作战22日,利比亚议会对埃及议会干预利比亚的草案作出回应,声明称利比亚对埃及的国家安全不构成威胁,埃及议会无权发出军事干预威胁。利比亚内政部长则将埃及的决定称为是宣战

未来何去?

事实上,为了不触及红线,埃及曾摆出调解姿态。66日,塞西与哈夫塔尔会晤,并就利比亚问题发表开罗宣言,呼吁以政治方案解决利比亚危机。但土耳其拒绝了埃及提出的停火协议,还进一步将基地转移到首都的黎波里,占领空军基地和战略要地。

分析认为,土耳其希望将其在利比亚的影响力扩大到尽可能远的东部,以便在最终的谈判中拥有更有利的地位。尽管哈夫塔尔在的黎波里溃败,但他仍控制着利比亚南部和全国90%的油气田。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援引阿拉伯国家官方消息人士称,埃及正在探索各种方案,包括进行空袭支持、组建利比亚部落军队等,以击退土耳其和民族团结政府的后续进攻。

但邹志强指出,埃及目前的直接目标应该是稳定住现有局势,强调苏尔特地区是“红线“,因此如果西部民族团结政府一方不进攻苏尔特一线,埃土两国爆发直接冲突的可能性较小,接下来两方行动都将更加谨慎,需要经历新的试探和磨合,在短期内很可能形成对峙局面。

另一方面,靠近利比亚石油新月地区的苏尔特也是土耳其的“红线”。对于土耳其而言,支持哈夫塔尔的俄罗斯是一大变量。从俄土关系和叙利亚战场上的相似情境来看,土耳其仍会选择谨慎,避免与俄罗斯正面冲突。

总部位于伦敦的中东新闻媒体“中东眼”分析认为,土耳其正在寻找“第三条道路”,可能不会选择让民族团结政府完全控制苏尔特,而是接受不同的选择,包括同意外国的军事存在,但底线是国民军不能进入。

“从外部来看,土耳其和埃及各方国内面临的挑战也很多,军事介入的规模和力度仍然是有限的,欧洲大国也在呼吁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加大斡旋,未来一段时间内利比亚局势可能会边谈边打,形成拉锯僵持格局。”邹志强对澎湃新闻表示。

在卡扎菲的统治下,利比亚曾是非洲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如今,战乱让生活成本大大增加,药物短缺、大规模停电时常发生,平民会被卷入不可预测的交战,民兵绑架勒索赎金的事件数不胜数……根据联合国报告,超过20万利比亚人在国内流离失所,13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然而,这场漫长的灾难何时能够结束,目前仍是未知。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