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以色列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接受上观新闻采访
发布时间: 2020-08-14 浏览次数: 10

202081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刘中民教授就以色列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接受上观新闻采访,全文如下:

阿联酋以色列突然“握手”,意味着什么?

当地时间13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宣布阿联酋将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声明称,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进行三方通话后达成协议,同意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

这一声明在中东地区引发震动。以色列长期被阿拉伯国家孤立,此前仅有埃及、约旦与以色列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外媒指出,由美国斡旋达成的这项协议意味着,阿联酋将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也是第三个与以色列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那么,阿、以两国为何能在此时“握手”,两国关系正常化又将对中东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破冰“握手”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外交部13日发表声明,宣布阿联酋将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声明说,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进行三方通话后达成协议,同意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

三方联合发表的声明说,这个“历史性外交突破”将促进中东和平。声明称:“在中东两个最具活力的社会和发达经济体之间建立直接联系,将促进经济增长、加强技术创新和建立更密切的人民关系,从而改变该地区。”阿以两国将在未来数周签署协议,涉及投资、旅游、直航、安全、互设使馆等。

声明称,应特朗普“要求”和在阿联酋支持下,以色列将暂停对美国“中东和平新计划”中提及的区域“实施主权”,将集中精力拓展与其他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关系。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这一协议是一个“巨大突破”。他在白宫对媒体说,“既然坚冰已经打破,我希望更多的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会效仿阿联酋。”他还提到,以色列和阿联酋未来几周将在白宫正式签署协议。

内塔尼亚胡在社交平台“推特”上回应特朗普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

阿联酋外交事务国务部长加尔贾什表示,以色列承诺冻结吞并巴勒斯坦土地是一个重要外交成就,阿联酋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恢复直接谈判,“只有巴以双方能为巴以冲突达成永久和可持续解决方案”。

有外媒注意到,这一“握手”背后,也有小“插曲”。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内塔尼亚胡当晚发表电视讲话称,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实施主权的计划不会改变,特朗普只是要求以方“暂缓”实施该计划,这一说法似乎与阿联酋官员的说法相矛盾。

阿联酋、以色列突然“握手”,中东各方反应不同。

埃及总统塞西对该协议表示欢迎。约旦外交与侨务大臣萨法迪表示,该协议有助于推动陷入僵局的和平谈判。

不过,负面评价也随之而来。

伊朗方面表示谴责,称该协议是“可耻的”。

巴勒斯坦领导人对三方声明表示震惊。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当天发表声明“强烈拒绝和谴责”这一协议,认为它是对“巴勒斯坦人民的侵犯”。阿巴斯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协议等同于“叛国”,巴勒斯坦正在召回驻阿联酋大使。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也对协议予以谴责,认为它“鼓励占领者继续剥夺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削弱了(阿拉伯世界)抵抗力”。

在以色列国内也有不同声音,一些希望吞并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右翼人士对该声明表示愤怒。

各有考量

阿联酋和以色列建交并非无迹可寻。长期以来,阿联酋和以色列一直存在非公开接触。内塔尼亚胡一直声称,要与阿拉伯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幕后联系。阿联酋对此也不避讳,允许以色列商人持外国护照进入该国,并欢迎以色列官员和体育明星等。

路透社报道,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13日表示,阿联酋、以色列两国就关系正常化进行了大约为期一年半的会谈,于13日敲定最终相关细节。

《纽约时报》报道,达成协议的动力,可以追溯到阿联酋驻美国大使奥泰巴在媒体上公开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称“吞并会立即颠覆以色列改善与阿拉伯世界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安全、经济和文化联系的愿望。”

库什纳称,这是一个转折点。“在那之后,我们开始与阿联酋进行讨论,”他说,阿联酋人对这个想法持开放态度,于是他就联系了以色列人,后者也表示愿意考虑这个问题。

那么,海湾强国阿联酋和犹太国家以色列“握手”背后,有何考量?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指出,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改善不是一日之功,而是长期结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伊朗因素。

美联社分析称,这反映了中东局势的变化。在中东,对宿敌伊朗的共同担忧在很大程度上超过了传统上阿拉伯国家对巴勒斯坦人的支持。

此前,以色列没有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以色列曾分别于1979年和1994年与埃及和约旦签署和平协议,并与两国建交。

以色列和阿联酋没有共同的边界,也没有进行过战争。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一样,阿联酋长期以来拒绝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然而,这种对巴勒斯坦人的坚定支持近年来开始减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伊朗和伊朗在该地区的代理人怀有敌意。和以色列一样,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并不信任穆斯林兄弟会和哈马斯。

第二,外媒注意到,宣布该协议达成的时机出人意料。路透社称,这项协议是寻求连任的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的胜利,也可能给正因腐败指控接受审判的内塔尼亚胡带来个人提振。

对特朗普来说,眼下在民意调查中落后并因应对新冠疫情不力而面临严厉批评。当前距离美国大选不到100天,达成该协议可以说是特朗普外交政策的一个胜利;对于其中东团队来说,也是一项罕见的成就。作为美国的盟友,该协议可以被视为阿联酋、以色列送给特朗普的一份选举礼物。

对以色列来说,内塔尼亚胡艰难组阁,处于政治弱势,个人面临腐败审判,民调支持率不断下降,达成这一协议,存在着分化阿拉伯世界、为利库德集团谋取国内优势等考量。BBC称,与阿拉伯邻国达成和平协议,对内塔尼亚胡来说是一项重大成就。

还有外媒指出,达成该项协议,内塔尼亚胡付出的代价相对较小。尽管吞并计划被暂时搁置,但以色列占领约旦河西岸的现状并没有发生变化。有美媒指出,鉴于此,这可能是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大选前“两边下注”的一招棋。

对阿联酋来说,这将加强它与华盛顿之间的关系,并通过与以色列的往来获得经济、安全和科学利益。

此外,刘中民还提到,以色列与海湾国家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中,不能忽视沙特的因素,美国、以色列、沙特是这一过程的重要操盘手。沙特将伊朗视为死敌,同时作为海合会盟主,先让阿联酋走在前面,以观察国际社会、伊斯兰世界的反应。

地区局势更加复杂

眼下阿联酋与以色列“握手”,那么,协议的内容能否得到落实?其他海湾国家是否会效仿阿联酋?

刘中民指出,落实协议内容难度不大,阿、以双方或在能够开展合作的领域进行合作,如经贸、政治、军事等,但民意基础依旧薄弱。而在巴勒斯坦问题上,阿联酋可能仍将采取较为强硬的立场。

据外媒报道,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与海湾国家建立秘密关系,其负责人约西·科恩(Yossi Cohen)常与阿联酋、沙特、卡塔尔、约旦和埃及的情报官员会面。《纽约时报》指出,接下来,阿曼、巴林两个海湾国家可能会效仿阿联酋,与以色列建立正式关系,但最大的玩家仍然是沙特。分析人士表示,他们怀疑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希望采取类似举措,但考虑到该国的保守因素将谨慎行事。

《纽约时报》称,阿联酋、以色列和解的背后,突显出中东地区政治动态的变化。

刘中民分析称,从大国关系方面看,美国对中东事务的操盘能力仍不容忽视。尽管美国总体战略投入减少,但在以色列问题上发力力度很大;从地区层面看,该协议的达成,也揭示了中东政治肮脏交易的一面,未来,很多地区事务可能变成美国和某些地区势力操控下的交易。未来,中东地区格局将更加错综复杂。第一,可能有更多国家与以色列建交,以色列摆脱孤立的同时,也将卷入地区事务的漩涡;第二,阿拉伯世界的分裂可能进一步加深,阿拉伯世界难以作为一个整体捍卫巴勒斯坦的利益,巴勒斯坦的处境将更加艰难;第三,巴勒斯坦内部矛盾犹存,巴民族权力机构和哈马斯都将面临挑战,巴民族权力机构如何顾全大局,哈马斯是否会更加激进,都有待观察,而另一方面,中东地区局势的变化也可能给其他国家、极端势力带来大做文章的空间。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