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总体国家安全体系、人类命运共同体与生物安全治理”,《国际关系研究》
发布时间: 2020-09-15 浏览次数: 10

【来 源】《国际关系研究》2020年第4

【摘 要】生物安全在动机上包括故意性与非故意性两个方面,在层次上包括两组关系,即生物与安全、生物技术与安全。生物与安全主要指以病菌为代表的微生物所造成的安全威胁,而生物技术与安全主要指以基因技术为代表的生命科学开发、生物实验室管理水平和以扩散病菌为目的的生化武器所造成的安全威胁。当前的生物安全威胁主要来自于重大传染性疾病,其负面影响从国际—国内互动来看,体现了外部与内部、自身与共同、国际与国内的有机统一。生物安全既贯穿总体国家安全体系所蕴含的十一大组成部分,更具备成为该体系独立组成部分的必要性与可行性。中国在此基础上正在稳健推进国家生物安全治理。除了和平与安全以外,绿色、清洁、美丽、健康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组成部分,生物安全贯穿了人类安全与健康这两大议题。以制度偏见、种族歧视、阴谋论和新冷战为代表的意识形态冲突在生物安全领域集中暴发,这极大削弱了治理成效,违背了人类在生物安全面前既是命运共同体又是利益共同体的客观事实。尽管人类社会在国际传染性疾病防控方面取得了国际法与国际制度上的进步,但仅囿于全球卫生治理的框架难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打造全球生物安全体系,加强各国间生物安全合作,将有助于促成全球生物安全治理的推进和发展。

【关键词】生物安全;重大传染病;总体国家安全;人类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