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鸿达:“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军事冲突观察”,《大众日报》
发布时间: 2020-09-29 浏览次数: 10

2020929日,上外中东研究所范鸿达教授在《大众日报》发表评论文章《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军事冲突观察》(见《大众日报》2020929日第6),全文如下:

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军事冲突观察

9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爆发激烈军事冲突。两国独立后,在纳卡(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一直存在纷争,近日的军事冲突是两国持续冲突的延续。土耳其、伊朗、俄罗斯、美国等地区和世界大国的立场值得关注。

纳卡争端由来已久
  苏联解体后,以亚美尼亚人为主体的纳卡地区属于阿塞拜疆。1988年,纳卡要求并入亚美尼亚,导致该州阿塞拜疆族和亚美尼亚族爆发冲突。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为争夺纳卡爆发战争,亚美尼亚占领了原属阿塞拜疆的纳卡及附近地区。尽管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两国在1994年实现了停火,但是双方的矛盾和冲突并未结束。当前的军事冲突不过是纳卡争端的延续。
  针对本轮军事冲突,两国都宣布是对方挑起了事端,并都宣布进入战争状态。

土耳其“站队”阿塞拜疆
  纳卡冲突发生后,亚美尼亚邻国土耳其一以贯之和旗帜鲜明地宣布站在阿塞拜疆一边,强烈谴责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发动袭击。
  土耳其和亚美尼亚的糟糕关系,源于两国之间根深蒂固的历史矛盾。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末期针对亚美尼亚人所谓的“大屠杀”以及长期以来土耳其的否认,是亚美尼亚憎恶土耳其的根本原因。亚美尼亚一直推动国际社会就“大屠杀”向土耳其施加压力,这是土耳其在国际社会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是土耳其憎恶亚美尼亚的关键因素。
  另一方面,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在民族属性上同宗同源,在语言文化上相差无几,而且阿塞拜疆独立后一直积极向土耳其靠拢,这部分契合了土耳其领导人特别是埃尔多安总统的“大突厥梦想”。2023年,土耳其共和国百年大庆即将到来,心怀民族复兴“伟业”的埃尔多安总统正在大力塑造和提升土耳其的地区影响力,类似阿塞拜疆-亚美尼亚这样的军事冲突,正是埃尔多安总统和土耳其展示立场和影响力的机会。

伊朗立场微妙
  伊朗和亚美尼亚、阿塞拜疆都保持着正常的国家间关系,长期以来伊朗一直有意调解两国争端。在本轮军事冲突爆发后,伊朗立即表态愿意利用所有能力致力于停火,并希望能够在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召开会谈。
  邻国亚美尼亚是伊朗最友好的邦交国之一,也是身处国际制裁之下的伊朗最便利的国际旅行目的地之一。伊朗对亚美尼亚人遭受的土耳其“大屠杀”深表同情,伊朗西北部的小城祖法(Jolfa)是亚美尼亚人特征非常明显的地方。伊朗著名城市伊斯法罕市内的祖法区也是亚美尼亚人聚集的地方,在这个区域的著名旅游景点“万克教堂”园区内,有专门纪念亚美尼亚人“大屠杀”的纪念碑,也有亚美尼亚人的历史陈列馆。伊朗伊斯法罕大学、德黑兰大学等多家高校开设亚美尼亚语专业。
  阿塞拜疆也是伊朗的邻国,亦是伊朗比较重视的邦交国。阿塞拜疆91%的国民,与伊朗西北部的2000万阿塞拜疆人同族同宗同语言同文化。伊朗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占人口六成的波斯人是第一大族,占人口四分之一的阿塞拜疆人是第二大民族,伊朗的阿塞拜疆族人数远多于阿塞拜疆国。所以,尽管伊朗和亚美尼亚的关系更密切,但是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冲突中,伊朗并没有明显的站队,因为伊朗不得不考虑自己内部的阿塞拜疆人的反应。所以,当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发生军事冲突后,在这两个邻国之间进行调解是伊朗的最优选择。27日晚上,伊朗外长扎里夫就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外长分别通了电话,在交战双方之间积极斡旋。

俄、美反应各异
  作为苏联的继承国和在高加索地区拥有战略利益的大国,俄罗斯自然对又一轮纳卡冲突关注有加。除了呼吁双方立即停火外,俄外长还分别与亚美尼亚、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三国外交直接沟通,为纳卡战事积极磋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一直把高加索地区视为自己的核心战略地区之一,面对目前再次升级的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冲突,俄罗斯会努力化解危机,以免冲突的持续和升级给其他势力提供介入的机会。
  正在大选到处拉票的美国特朗普总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有可能增加国际得分的机会,目前,他已经公开表示有可能与地区伙伴一起介入此次冲突。除了大选因素外,对美国来说,高加索的地缘战略价值也是巨大的,利用得当的话既可以牵制俄罗斯,又可以打击伊朗,所以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也有可能成为美国介入高加索事务的抓手。

结论
  笔者以为,就亚阿两国自身的体量和能力而言,双方的军事冲突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而且类似当下这样的双边冲突,是两国独立以来就一直存在的问题。因此两国冲突并非大事儿。如果没有外部的强力介入,从两国自身来讲本轮的军事冲突很难持久。
  值得一提的是,在亚阿冲突中,土耳其的举动值得关注。近年来,埃尔多安总统领导下的土耳其是地区安全和稳定的新“推手”,埃尔多安等土耳其领导人的大国之心、国家复兴意愿非常强烈,再加上周边国家几乎集体陷入低潮,土耳其已经在地区势力扩张的道路上动作频频。
  此外,作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共同的邻国,伊朗在两国冲突中不会选边站,但是如果美国有选择性和倾向性地介入的话,伊朗必然会感受到来自美国的威胁,并因此很可能会做出进一步的反应。在这个过程中,俄罗斯将是制约美国在该地区发挥影响力的最大因素。

来源: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