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副研究员就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冲突接受上观新闻采访
发布时间: 2020-10-10 浏览次数: 10

202010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就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冲突接受上观新闻采访,全文如下: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同意停火,接下来呢?

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国外交部长10日发表声明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同意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停火。

停火符合预期

这份经由俄罗斯外交部网站发布的声明写道,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约定10日中午12时起在纳卡地区停火,并同意在国际红十字会协调下交换死者遗体和在押人员。更多停火细节仍在磋商。

927日纳卡爆发冲突以来,战火已持续近两周。两国国防部官员8日分别宣称重创对方军队,相互指责对方炮火殃及平民区。纳卡地区最大城市斯捷潘纳克特已遭到多日密集炮轰,城中多数电力设备被破坏。交战已导致超过300人死亡,数千人无家可归。

阿、亚两国外长9日前往莫斯科对话。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10日凌晨说,除实现停火,阿、亚双方同意尽快就和平解决纳卡问题开启实质性对话

拉夫罗夫没有就双方后续对话提供更多细节,但说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明斯克小组将从中协调。

1992年,在俄罗斯倡议下,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组织前身)成立明斯克小组,俄罗斯、美国、法国三国为共同主席国。自此,纳卡问题不同级别谈判在明斯克小组框架内陆续举行,但始终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为争夺纳卡爆发战争。两国于1994年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一直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时有冲突。近期的冲突是该地区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指出,停火符合预期。两国都没有长期交战的能力,而受到外部国家、地区安全结构、自身实力等因素制约,也不会走向全面开战。而且,目前战事陷入僵局,尽管阿塞拜疆在军事上占优,但其地面部队已无法推进。

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郭长刚表示,一方面,亚美尼亚有赖于俄罗斯,俄罗斯出面调停,亚美尼亚不会主动挑衅;另一方面,阿塞拜疆也懂得适时收手,继续交战不符合其外交、军事利益。

对话难有实质性进展

专家及媒体分析认为,停火将为纳卡地区不断升级的冲突灭火,有利于缓和双方的敌意,但后续对话很难为这一长期矛盾带来实质性进展。

英国《卫报》指出,阿、亚两国在纳卡地区的冲突已存在数十年,除了领土争端,双方在种族和宗教问题上积怨已久。近三十年来,几乎所有国际谈判都未能在调解该地区冲突上取得进展。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近日的表态也为后续对话增添疑云。他在电视讲话中说,一些国际组织认为军事手段无法解决冲突,但我不这么认为,而且我是对的。现在冲突通过军事途径得以平息,接下来将会有政治途径。

俄罗斯《观点报》援引政治学家卢基扬诺夫的话评论称,尽管实现了暂时停火,但后续谈判不太可能制定出解决冲突的具体方案。目前亚美尼亚在战场上处境艰难,如果谈判使亚美尼亚出现与军事失败有关的让步感,将会加剧该国内部政治局势恶化,不利于后续对话。

邹志强表示,就纳卡问题的谈判属于零和博弈,对这两个小国来说,谁都不敢放弃这片领土之争,让步无异于国内政局的政治自杀。不过,尽管谈判难有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局,但可以关注接下来的对话是否会建立一个新的谈判平台,或者一种新的谈判机制。例如,阿塞拜疆希望让土耳其参与谈判,又如,在欧安组织框架之外是否会有新机制。

外部势力将发挥影响

也有媒体指出,在阿、亚冲突中,外部势力的态度和行动是冲突未来走向的关键。

邹志强表示,在诸多外部势力中,未来俄罗斯仍将是最能发挥影响力的一方,俄在两国冲突上有意愿、也有能力出面调停。阿、亚两国是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的重要利益区,尤其是在美欧制裁下,俄罗斯不希望后院失火,也不想让纳卡问题成为美欧新的干涉点。

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在接下来的对话中,俄方立场仍将起到关键作用。俄罗斯在亚美尼亚现有一个军事基地,两国同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成员,存在同盟关系,且历史文化关系紧密;但同时,在经济、能源和军事方面,俄罗斯又与阿塞拜疆合作广泛。

也有分析认为,后续还可关注土耳其方面的动向。土耳其此前已明确介入冲突,曾公开表示将帮助阿塞拜疆夺回被占土地。一方面,土、阿两国在种族、宗教信仰上一致,但与亚美尼亚分歧太多;另一方面,支持阿塞拜疆也符合土耳其的现实利益,纳卡附近有三条经土耳其进入欧洲的天然气管道,保护油气管线或有助于缓和土与北约盟友的关系。

邹志强指出,无论是纳卡周边国家,还是俄罗斯、美国等外部大国,都不希望冲突扩大,呼吁两国能回到谈判桌。尤其考虑到大选和疫情双重因素,美国估计没有心思过多插手。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