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拜登胜选对美国叙利亚政策的影响”,国际网
发布时间: 2020-11-11 浏览次数: 10

202011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研究员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拜登胜选对美国叙利亚政策的影响》,全文如下:

拜登胜选对美国叙利亚政策的影响

来自中东媒体的报道称,美国当选总统约瑟夫·拜登的顾问团表示,拜登胜选之后的对叙利亚政策会有变化。特朗普总统曾扬言要让所有在海外的美国士兵都回家,在其执政的这几年里,一直在推动美国驻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地撤军进程,而拜登的看法却不一样,表示不会选择撤兵,将会保留军事力量对付“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并跟俄罗斯对抗,除此之外还将要插手叙利亚内部的改革。拜登政府的叙利亚政策与特朗普的叙利亚政策会有怎样的变化,引起中东媒体的关注。

影响美对叙政策的因素

阿联酋《未来高级研究中心》智库网站118日刊登的分析文章指出,影响美国对叙利亚政策的基本因素是:

1.美国须继续与库尔德人合作。拜登政府将加强与在该地区有影响的欧洲国家主要是法国进行合作,确保库尔德人在叙利亚东北部的生存作为首要任务。库尔德人作为华盛顿面对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关键盟友,拜登政府将寻求继续与库尔德人合作,这样可能会加剧与土耳其的紧张关系,不像特朗普政府,后者有时会牺牲与库尔德人的合作,出卖盟友库尔德人利益。

2.美国继续在叙利亚的军事参与。例如继续支持以色列对伊朗和真主党在叙利亚营地的打击行动。敦促伊朗和真主党在叙利亚遵守所谓的红线,并确保防止美俄军队在叙利亚领空发生冲突的协议得到遵守。除非与华盛顿达成令人满意的政治解决方案,否则美国政府不太可能像特朗普之前那样,在拜登入主白宫后从叙利亚撤出美军。

3.阻止叙利亚政权重新获得国际合法性。预计拜登政府将致力于阻扰叙利亚政权重新获得国际合法性的努力,美国很可能通过直接或间接的行动向支持叙利亚政权的的国家施加压力。

4.维持对叙利亚的凯撒(极限)制裁:民主党政府可能会与欧洲国家协调,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与欧洲国家都不支持叙利亚重建,强调俄罗斯应该放弃支持叙利亚境内的阿萨德政府。在所谓的凯撒法框架内,对叙利亚政府及其支持叙利亚重建的机构和人士实施新的经济制裁,特别是因为民主党已同意国会中的共和党实施的这些制裁。美国的制裁符合华盛顿不愿为叙利亚重建行动提供资金的政策,因为美国认为叙利亚缺乏适当的政治和安全环境,一如同以前一样,对参与重建项目的叙利亚商人进行制裁。以及向各国施加压力,要求各国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不要配合俄罗斯目前正在大马士革大力推动举行的难民组织会议。

拜登对叙利亚问题的若干考虑

拜登政府在叙利亚维持美国军事和政治存在的趋势是出于以下几个考虑:

1.拜登竞选官员111日在对媒体的一份声明中指出,拜登的一位竞选顾问会见了美国叙利亚社区的一些成员,并在会见中证实,拜登在就任总统后,将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明,叙利亚没有政治改革,叙利亚就没有重建。根据这些报道,这位官员强调必须释放被叙利亚政权关押的所有被拘留者,美国不会取消对叙利亚的制裁,并解释说,华盛顿将继续在世界各国和国际场合采取外交行动,以反击俄罗斯为改善阿萨德形象所作的宣传。

2.与德黑兰的竞争。虽然大多数分析家认为,拜登政府在处理伊朗问题时可能会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加灵活的政策,特别是在伊朗对待一些发生危机的国家,如叙利亚危机时,拜登不会作出退缩的决定,不会为德黑兰不断扩大影响力提供舞台,拜登政府明白这个问题对华盛顿在该地区的盟友是多么重要。

3.对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回归的恐惧。最近在叙利亚的伊斯兰国部队兵力增加,这清楚地证明了联合国对该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舞台上势力上升的警告,这符合库尔德人逐步采取的措施和步骤,即拆除叙利亚东北部,其中包括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家庭在内的难民营,这将迫使美国政府维持美国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以对抗伊斯兰国恐怖组织。

4.民主党政府向华盛顿的盟友发出的信息是,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不会与盟国在战略关系上退缩。特别是因为在201910月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采取军事行动后,由于特朗普政府的无所作为而造成消极影响,最终面临强烈批评的尴尬局面。

政策有变化但不大

《未来高级研究中心》智库网站的文章最后认为,关心叙利亚危机的区域和国际大国认识到,叙利亚危机可能正在走向最后阶段,俄罗斯军队目前在试图帮助叙利亚军队准备“伊德利卜战役”,这可能是当地发生的最后一场重大战役。对叙利亚来说,希望拜登政府在重新制定叙利亚下一阶段的政治和安全安排过程中,看到美国发挥的作用和采取的步骤。

分析人士指出,通过回顾当选总统约瑟夫·拜登的总体立场,美国对叙利亚的政策似乎不会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叙利亚政策上有太大变化。但在细节上,拜登的政策可能会更加协调和谨慎些,预计这一政策不会像过去四年来特朗普那样,常常出现相互矛盾的立场而自己打脸的尴尬场面。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