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沙特与卡塔尔关系接受《解放日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21-01-06 浏览次数: 10

202116日,上外中东研究所刘中民教授就沙特与卡塔尔关系接受《解放日报》采访(见《解放日报》202116日第4),全文如下:

海合会峰会开幕,海湾断交风波现转机

新年伊始,海湾局势出现重大转机。科威特外交大臣艾哈迈德·纳赛尔·穆罕默德·萨巴赫14日宣布,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从当晚开始相互开放陆海空边境。

这一变化引发外界关注。一方面,海湾断交风波已持续三年多;另一方面,第41届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首脑会议于15日在沙特古城欧拉举行,近期各方不断释放破冰信号,外界普遍期待,这会成为海湾国家化解纠纷、重归团结的机会。

有评论指出,沙特和卡塔尔相互开放陆海空边境,进一步表明,即将举行的海合会首脑会议有望结束中东地区长期存在的政治裂痕状态。不过,专家提醒说,达成和解“只是改变僵局的开始”,“未来如何弥合深刻分歧将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

“和解峰会”来之不易

当地时间4日,科威特外交大臣艾哈迈德·纳赛尔·穆罕默德·萨巴赫率领代表团访问卡塔尔,向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带去科威特埃米尔(国家元首)纳瓦夫的口信。

4日晚些时候,艾哈迈德宣布,沙特和卡塔尔从当晚开始相互开放陆海空边境。艾哈迈德当晚在科威特电视台发表声明,称科威特埃米尔纳瓦夫当天分别与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通电话。声明称,对话强调每个人都渴望统一,并将在海合会首脑会议上签署一份声明,承诺为兄弟关系开启光明的一页

艾哈迈德还表示,纳瓦夫对海合会首脑会议充满信心,认为这将是一次增强凝聚力的“和解峰会”,有助于解决相关问题。

据外媒报道,第41届海合会首脑会议从去年12月推迟至今年15日,与争取更多时间在各方之间进行调停有关。《以色列时报》报道称,科威特一直在卡塔尔和四个阿拉伯国家之间进行调解。此次峰会召开前几个小时,科威特仍在进行努力,希望海湾危机有所突破。

眼下,各方斡旋似乎有了成果:据卡塔尔通讯社4日报道,塔米姆将率团出席本届海合会首脑会议。

卡塔尔元首抵沙特

在外界眼中,这似乎是一场“盛会”:《金融时报》称,这将是自20176月断交以来,塔米姆首次到访沙特。此前,塔米姆于20201230日收到来自沙特国王萨勒曼的信件,萨勒曼在信中邀请其出席第41届海合会首脑会议。中东媒体称,沙特取消禁运为塔米姆参加该届会议铺平道路。

塔米姆2018年、2019年均未参会。2019年举行第40届海合会首脑会议时,塔米姆虽收到沙特国王萨勒曼邀请,但并未前往,而是委派时任卡塔尔首相兼内政大臣阿卜杜拉代替自己出席。

海合会成立于1981年,总部设在沙特首都利雅得,成员国包括沙特、巴林、阿曼、科威特、阿联酋和卡塔尔,是海湾地区最主要的政治经济安全组织。今年,埃及总统塞西受邀参加此次海合会首脑会议。

另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美国中东问题特使阿维·伯克威茨等人也将出席此次会议,见证这一重要时刻。

20176月,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以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破坏地区安全为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实施相关制裁和封锁,随后又有多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引发长达三年的海湾断交风波,至今仍未平息。

内因外因共同作用

分析指出,沙特与卡塔尔重新互开边境,打破了卡塔尔与数个海湾国家的长期僵局,是结束海湾危机的第一步。

此次突破正值海合会首脑会议召开的前一天,外界期待,这预示着海合会上各国将达成和解。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已经表态,相信此次会议将是“团结”的峰会,引领各国“在面对地区挑战时实现统一和团结”。

那么,持续三年断交危机的背后,“破冰”有何动因?分析认为,既有外因推动,也有内因催化。

就外因来看,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指出,美国的推动很重要。特朗普败选后,美国务卿蓬佩奥、库什纳几次前往中东,推动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缓和关系及海合会内部和解等,目的是为特朗普留下外交遗产。

据美媒报道,库什纳在202012月初访问沙特和卡塔尔,为取得外交突破进行努力。《华尔街日报》援引特朗普政府一名高级官员的话称:这是我们迄今为止取得的最大突破。”“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爱着对方,成为最好的朋友,但这确实意味着他们可以一起合作。

从海合会内部来看,自从2017年海合会内部分裂以来,对沙特和卡塔尔均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双方有何“破冰”考量

对沙特来说,存在几方面考量。

第一,美联社称,沙特可能寻求赋予特朗普政府一个外交胜利,并减少与拜登政府建立友好关系的障碍。

有美媒注意到当下时机,沙特和卡塔尔都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此番重新互开边境,正值特朗普政府任期进入尾声、当选总统拜登即将入主白宫之际。

牛新春认为,这是在拜登政府上台之前,沙特给美国的一个“礼物”。沙特、阿联酋、巴林、卡塔尔都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国,美国并不希望看到盟友分裂,过去几年,美国也一直敦促沙特与卡塔尔缓和关系。

海湾国际论坛非常驻研究员塞缪尔·拉马尼说,与卡塔尔关系正常化可以为沙特赢得时间,以便在其他问题上与拜登政府达成妥协,比如也门战争,以及美国可能重新与伊朗接触等。

第二,过去几年,沙特向卡塔尔施压成效不大,反而进一步把卡塔尔推向伊朗、土耳其一边:卡塔尔海上、空中交通依靠伊朗,土耳其派军队驻扎卡塔尔,造成海合会更加分裂,亦损害沙特形象。

第三,过去几年,政治伊斯兰主义在中东的威胁下降。

面临封锁,卡塔尔遭遇经济、物资、旅游、金融等多重影响,牛新春称,随着时间演进,双方都有意愿和努力结束对立局面,“到了和解的时候”。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认为,此番“破冰”,沙特和卡塔尔自身需求占据主导。从过去来看,沙特打压卡塔尔收益不大,美国斡旋有些“三心二意”,美国政府换届之际,一个团结的海合会将有利于和下届美国政府打交道。

不过,对卡塔尔来说,专家认为,如何拿捏与沙特、伊朗、土耳其的关系,以及在沙特、伊朗、土耳其等地区大国的互动中保持自我,将面临进一步考验。

虽然沙特和卡塔尔重开边境标志着解决海湾争端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外界普遍认为在海合会峰会上能达成和解,但通向全面和解的道路远未得到保证,专家提醒说,这只是“改变僵局的开始,如何弥合深刻分歧任务艰巨”。

沙特等4国曾向卡塔尔提出13点要求作为结束断交的条件,包括卡塔尔撤回驻伊朗外交人员、终止与伊朗军事合作等。卡塔尔此前并未同意,此次会否让步仍不好说。

英国《经济学人》称,各国之间仍存在不少分歧:阿联酋和卡塔尔裂痕最为严重,在意识形态上存在严重分歧。海湾国家矛盾交织:卡塔尔与土耳其、伊朗的关系密切,引发沙特、巴林不满;卡塔尔和土耳其支持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沙特和阿联酋却将其视为安全威胁。有官员和分析人士表示,阿联酋不太倾向同意和解,部分原因是阿联酋对卡塔尔与土耳其的关系感到担忧,并越来越担心土耳其在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分析称,海合会内部有根深蒂固的两种矛盾,一是在逊尼派国家内部的意识形态竞争,另一种则涉及伊斯兰内部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矛盾。在海合会中,卡塔尔、阿曼、科威特亲伊朗,沙特、阿联酋、巴林则与伊朗不睦。牛新春总结说,虽然各国暂时可以达成妥协与和解,但距离真正解决矛盾还有很长的路。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认为,这也反映出海合会内部沙特一家独大、重重矛盾交织、面临外部力量挑拨的局面。

不过,专家认为,此番海湾国家若能达成和解,对海合会发展、中东和平有利。

首先,对断交危机当事方而言,沙特、卡塔尔的关系出现转圜,有利于缓解内部矛盾、团结海合会;其次,沙特意识到,拜登上台后,美国和沙特关系绝不会像特朗普时期如此密切,甚至可能面临一定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加强海合会的团结有利于应对与美国的关系;第三,非阿拉伯国家干涉阿拉伯国家事务空间变小,对中东和平有利。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