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美伊关系和伊核协议问题接受《解放日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21-02-04 浏览次数: 10

20212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刘中民教授就美伊关系和伊核协议问题接受《解放日报》采访(见《解放日报》202124日第8),全文如下:

美伊重返伊核协议面临多重挑战

继伊朗21日提议由欧盟出面斡旋,像编排舞蹈动作那样设计美伊同步重返伊核协议所需的行动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2日做出回应。在表态中,普莱斯没有直接拒绝伊方提议,但重申了拜登政府此前立场:要求伊朗先全面恢复履行伊核协议,而后美方再考虑减轻制裁和重返协议。

“拜登与鲁哈尼的舞蹈还能否跳起来?”外媒设问。分析人士认为,拜登上台后并未在伊核协议问题上做出大胆的政策回调,反而给伊朗开条件,为美伊走出僵局设置新障碍。拜登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受到国内和盟友压力,另一方面是“对伊心理战”,希望在谈判新协议、弥补旧协议漏洞方面争取更大筹码。

专家指出,由于美伊对于伊核协议重新运转存在共识,双方对话意愿和空间依然存在。如果美方能够以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伊制裁为第一步,释放善意,那么双方有望在相互妥协的基础上“盘活棋局”。反之,随着伊朗6月大选后强硬派可能上位,伊核协议的命运将更悲观。

拜登团队说法多

拜登2020年竞选时的一大承诺,就是以伊核协议为起点同伊朗政府恢复谈判。然而在他上台后,对伊朗的政策却令外界有些捉摸不透——短短几日,拜登外交团队围绕伊核协议出现多种说法。

先是12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拜登政府愿意重回伊核协议,但只有在伊朗完全履行其义务的前提下才会发生。在6月伊朗总统选举之前,谈判不太可能有任何重大进展。

接着是129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说,拜登正考虑紧急恢复与伊朗的核协议。这比拜登政府之前提出的时间表更快。沙利文也决口不提布林肯口中的先决条件,只是强调伊朗接近于制造核弹,因此把核计划放入盒中才是当务之急。

仅仅过了3天,布林肯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又表示,即使美伊双方都决定重返伊核协议,过程也快不了。如果伊朗决定重返协议,那将花费不少时间,然后我们也要花时间来评估他们是否切实遵守协议。

接着就是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22日的表态。针对伊朗外长扎里夫提议让欧盟充当美伊同步重返核协议的协调者,普莱斯强调伊朗应当先恢复履行核协议,然后各方将核协议作为平台,构建一个更长期、更牢固、涉及其他领域问题的协议。发言人说,美国在与盟友和国会完成讨论前不会与伊朗方面接触。

对于拜登政府在重返协议一事上给伊朗开条件,德黑兰显然无法接受。在伊朗眼中,当初是美国毁约在先,单方面退出7个国家耗时12年谈成的协议,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美国乱开价码。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直言:如果拜登政府真的有意拯救协议,那很容易,就是美国应无条件重返协议,取消特朗普政府针对伊朗的各种制裁。

伊朗拿出硬动作

唱“文戏”的同时,伊朗也祭出一连串强硬举动。

上月,伊朗宣布已生产17公斤丰度为20%的浓缩铀。21日,伊朗试射一枚使用最强劲固体燃料发动机的新型卫星运载火箭。22日,德黑兰宣布在纳坦兹核设施安装数百台IR-2m型离心机,并开始在福尔多核设施安装IR-6型离心机……按照美方评估,如果伊朗要制造核武器,只需要3-4个月。

更值得关注的是,伊朗还给美国取消对伊金融等制裁设定期限:如果221日前制裁不解除,伊朗将中止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虽然伊朗外交部说届时不会驱逐核查人员,但外界担心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工作会受影响。

美国不急伊朗急?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认为,近期美伊关系呈现一定程度的混乱,足见特朗普政府遗毒之深。“从拜登外交团队的各种表态来看,美对伊政策尚不明朗。估计拜登也想试探伊朗的底线。现在只能说,美伊对协议重新运转是有共识的,但以什么为起点重启协议,双方各说各话,各有算盘。”

从美国角度讲,拜登政府相对于伊朗,是更加主动和强势的一方。如果它迅速而轻易地重回伊核协议,会被视作软弱,也会被扣上“迅速抹除特朗普遗产”的帽子。这样一来,不但国会有意见,在以色列等盟友面前也交代不过去。

具体而言,国会正在向拜登政府施压,要求不要解除对伊制裁,并坚持要求谈判一项新协议,包括逼迫伊朗放弃导弹项目、取消落日条款、停止对地区事务的干涉。以上三点在2015年伊核协议中没有提及,也被特朗普政府视作协议的三大漏洞。

与此同时,以色列、沙特等美国盟友也在警惕观望拜登的举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以色列正考虑是否“擂响战鼓”,国防军总参谋长科哈维近日称,美国重返伊核协议将是“错误选择”,已指示以军“更新”对伊军事计划。外界不排除以军未来对伊朗核设施发起打击。美国的另一个中东盟友沙特也对美国重返伊核协议的意愿持批评态度。另有不少海湾国家对伊核协议的“三大漏洞”提出关切。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美伊博弈态势方面,美国不急,伊朗着急。

“首先,拜登政府被疫情、经济等问题所累,再加上特朗普挖坑太多,注定了拜登不会像重返巴黎协定那样简单地返回伊核协议。”华黎明说。其次,更重要一点在于,拜登有意堵住“三大漏洞”。自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以来,形势已出现新变化,使得重回伊核协议原点变得不再那么有吸引力,拜登团队或许更偏向于谈改约重签

反观伊朗,伊核协议是鲁哈尼最大的政治资本,但特朗普退出协议、重启制裁后,不但令伊朗国内经济受到冲击,改革派的处境也非常不利。“如果在今年6月伊朗大选、鲁哈尼结束任期前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改革派当选总统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小。所以鲁哈尼政府才会找欧盟帮忙参与斡旋,但问题解决起来比较困难。华黎明说。

谈判似有好苗头

接下来美伊双方的博弈会如何进行?如果双方互不相让,局势会不会失控?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对美伊谈判持谨慎乐观态度。

在他看来,拜登对伊朗政策团队包括国务卿布林肯、美国新任伊朗问题特别代表马利(也是伊核协议的设计师之一)、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副国务卿提名人谢尔曼等人。“他们很可能在研判形势后相互协调过政策,只不过有的对伊朗唱红脸,有的唱白脸而已。值得注意的是沙利文的表态,这可能预示着美国对伊政策的新信号。另外,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回应了伊方的提议。从这些迹象看,伊核协议(谈判)还是出现了好的苗头。只是各方在如何返回的问题上还需磨合”。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认为,美国正在同伊朗打“心理战”,玩“胆小鬼游戏”。他表示,美国的心理是,如果毫无条件地退回原点,伊朗就不战而胜了,所以怎么着也得争取有利筹码。问题是时间摆在那里,一旦伊朗在“退约”上走得太过或者强硬派通过大选上位,很可能就“回不到从前”了。所以美国是“既等不起又不想失面子”。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1日提议,由欧盟出面斡旋,伊朗和美国同步采取重返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所需的行动。美国国务院2日冷淡回应称,现在谈这个为时过早。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认为,未来局势有几种可能的路径。第一,就像扎里夫建议的,在欧盟协调下美伊同步返回核协议。“欧盟虽然没有直接接球,但其实比较着急,乐见协议得到维持。中方也支持分步对等的解决思路。”第二,美国应当解除特朗普时期的制裁。“即便不解除,可以在实际行动中放松制裁。例如,伊朗拟使用被韩国冻结的资金,美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这也是一种松动。双方都迈出第一步,之后就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这种情况下,借助第三方的力量让双方都有台阶下,不失为一种考虑。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说,欧盟坚持不“退约”,就是为了等美国回来。它想在中东事务中发挥影响力,这从法国总统马克龙日前提议让沙特加入伊核协议新谈判中可见一斑。而且眼下中俄与美国关系较为紧张,这时欧盟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一方面可以为美伊对话创造机会,另一方面中俄也能通过深化与欧盟的合作,在伊核问题上发挥建设性作用。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在弥补“三大漏洞”方面,立场正在向美国靠拢。再加上伊朗不断突破核协议后,欧洲安全首当其冲受到威胁。因此它究竟发挥怎样的力量还需观察。“欧盟可能摆脱不了美国对它的控制,在处理伊核事务上的两面性与局限性还会显露出来。”

至于波斯湾局势,几位专家认为,如果美伊都不肯让步,伊朗又在“部分退约”的杠杆上“玩过头”,中东危险的引信或被点燃。毕竟20%浓缩铀距离武器级浓缩铀很近,稍不小心就会迈过核门槛,这势必会引起美国和地区的强烈反应。虽然不至于出现大规模战争,但小规模动荡不可排除,形势将会更加紧张。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