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研究员就埃塞俄比亚、埃及与苏丹水争端接受《南方日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21-02-09 浏览次数: 11

202129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就埃塞俄比亚、埃及与苏丹水争端接受《南方日报》采访(见《南方日报》202129日第A12),全文如下:

埃塞俄比亚为何战事不断?

当地时间26日,在第34届非洲联盟(以下简称“非盟”)首脑会议开幕式上,卸任的非盟轮值主席、南非总统拉马福萨称,非盟已通过决议,将“非洲消弭枪声”总体路线图实施期限延长至2030年。2013年,非盟提出“到2020年结束非洲所有战争”目标,但因新冠肺炎疫情等原因,非洲各国乱局一时难解。

而历来被视作非洲之角地区“稳定锚”的埃塞俄比亚,国内党派冲突和与周边国家之间的资源纷争重叠发生,给地区局势蒙上一层阴霾。专家分析,美国等传统大国及海湾国家等纷纷在此强化军事存在,客观上激化了地区矛盾,但军事冲突无益于资源争端的妥善解决,冲突或将限制在可控范围内。

冲突不断 邻国也被卷入

25日,联合国难民署发言人巴洛赫表示,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提格雷州有数十万人急需救助。原因在于,埃塞俄比亚政府军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以下简称“提人阵”)武装去年11月在该地爆发军事冲突。

“提人阵”是原执政的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的核心政党,曾实际控制政权。2018年,阿比出任埃塞俄比亚总理后,次年成立新执政党埃塞俄比亚繁荣党,并将“提人阵”排除在外。“提人阵”与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出现摩擦。

20209月,提格雷州在联邦政府反对下举行地方选举,被认定无效。2020114日,埃塞俄比亚总理办公室发表声明,称“提人阵”袭击了提格雷州的国防军基地,试图抢夺军事装备,随后宣布对“提人阵”采取军事行动。路透社报道,双方零星冲突直到今年仍在发生。

除提格雷州外,在拥有80多个民族的埃塞俄比亚,不同民族、部落间在土地和资源问题上存在较多矛盾,冲突时有发生。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学者姚锦祥介绍,阿比上台以来,对国内政治实施“大刀阔斧”式改革,虽然改变了“提人阵”小族领导国家的局面,但地方出现了更强的分离主义倾向。

埃塞俄比亚国防军与“提人阵”发生冲突后,邻国也被卷入战火。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报道,20201128日,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遭受来自“提人阵”的火箭弹袭击。此前,“提人阵”多次宣称厄立特里亚帮助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厄方对此予以否认。

姚锦祥指出,埃塞俄比亚历来被视作非洲之角地区的“稳定锚”,该国的混乱局势或将带动周边地区的混乱。

“水资源”引争 三方陷僵局

埃塞俄比亚因本国水电项目“复兴大坝”同苏丹、埃及两国发生争执,也给地区局势蒙上一层阴霾。

埃塞俄比亚高原是尼罗河两条支流之一——青尼罗河的发源地之一。2011年,埃塞俄比亚在青尼罗河建造“复兴大坝”,解决该国近1.1亿人口迫切的能源需求,招致下游的苏丹和埃及反对。

法新社指出,埃及97%的灌溉和饮用水来自尼罗河,埃及担心“复兴大坝”蓄水可能造成本国水资源紧张;苏丹一方面希望“复兴大坝”能够解决长期困扰该国的洪水问题,另一方面也担忧若无法同埃塞俄比亚就该项目的运营达成协议,将给本国在青尼罗河上建造的2座水坝带来影响。

为解决“复兴大坝”争端,三国10年来展开多轮谈判,但在大坝蓄水等问题上始终存在分歧。20201月,埃及、埃塞俄比亚、苏丹曾发表联合声明,规定“复兴大坝”可在每年7月—8月雨季期间蓄水。20207月,埃塞俄比亚宣布完成“复兴大坝”第一阶段蓄水。埃及、苏丹因埃塞俄比亚在未达成协议前单方面行动表达不满。

路透社报道,埃塞俄比亚今年1月致信非盟,决心无论协议是否达成,都将在7月开展第二阶段蓄水。但在110日,新一轮谈判以失败告终。

当地时间26日,接任非盟新一届轮值主席的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表示,有意愿实施创新解决方案以和平解决国家之间的分歧,特别是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就“复兴大坝”产生的纠纷。

“非洲新闻台”网站指出,虽然非盟正在帮助各方达成共识,但埃塞俄比亚与苏丹、埃及很难达成妥协。

美国插手 进一步激化矛盾

“复兴大坝”谈判无果后,三国局势愈发紧张,引发国际社会担忧。“半岛电视台”网站报道,埃及近日出现了使用武力解决“复兴大坝”争端的声音。

姚锦祥分析,埃及军队不具备足够的巡航能力与打击能力执行对“复兴大坝”的军事行动,地处埃及与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苏丹也不太可能向埃及军队开放领空和领土。埃及释放战争信号是一种态度展示,具体执行可能性较低。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也指出,埃及、苏丹与埃塞俄比亚对“复兴大坝”设施本身展开军事行动可能性较小。

与此同时,埃及、苏丹近年来在“复兴大坝”问题上,与美国展开密切互动,引发埃塞俄比亚高度警觉。

钮松介绍,埃塞俄比亚、苏丹、埃及等国是非洲局势与中东局势交汇点。特朗普政府去年在中东地区积极推进阿以关系外交正常化,给埃塞俄比亚、埃及、苏丹三国关系带来直接影响。美国近年来在解决“复兴大坝”冲突中明显偏袒埃及与苏丹,但其主导的谈判最终以失败告终,引发了该地区进一步动荡,也导致三国冲突的长期化。

钮松认为,美国拜登政府在推进阿以外交关系突破上与特朗普政府的具体政策较为一致,视埃及为其在中东的重要支柱,预期将继续为“复兴大坝”争端“出头”。但对埃塞俄比亚、埃及和苏丹三国来说,军事冲突无益于资源争端的妥善解决,不希望“三输”,冲突或将限制在可控范围内。

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