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美国的中东和平政策及其未来走向”,《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
发布时间: 2021-02-23 浏览次数: 10

【来 源】《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21年第1

【摘 要】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迁馆、承认戈兰高地为以领土、不视犹太定居点违反国际法、世纪协议的出台,直至阿联酋、巴林、苏丹和摩洛哥在对以关系上全面突破,其中东和平政策逐步成型,贯穿全程的是美国渲染的伊朗威胁。特朗普的中东和平政策是基督教福音派与正统犹太教的共谋,是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协力,是力促以色列成为正常国家的必然结果。该政策具有对美国内外政治的颠覆性、因循旧例基础上的继承性和多组关系管理上的差序性等特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核心地位、阿拉伯世界内部摇摇欲坠的团结和巴以和平处境造成严重冲击。拜登政府总体上继承特朗普在阿以关系上诸多突破性举措具有较大可能性。 

【关键词】美国;中东和平政策;特朗普;耶路撒冷;戈兰高地;犹太定居点;世纪协议;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