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隆教授就以色列组阁成功接受《解放日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21-06-04 浏览次数: 10

20216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丁隆教授就以色列组阁成功接受《解放日报》采访(见《解放日报》202164日第9),全文如下:

以色列政坛“地震”:内塔尼亚胡将下台?

以色列总统府62日晚发表声明说,以色列中左翼政党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当晚通知总统里夫林,他已成功组建新一届政府。新政府将由拥有未来党、统一右翼联盟、中间党派蓝白党、联合阿拉伯党等8个中小政党组成。

若组阁方案获得议会批准,以色列将诞生历史上首个有阿拉伯政党参加的政府。总理一职将由统一右翼联盟领导人贝内特担任,拉皮德任副总理,两人将在约两年后进行职位轮换。

在两年内举行四次议会选举之后,以色列的政治僵局终于有望打破。分析认为,寻求政治稳定和推动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下台的共同诉求促使各方走到一起。但除此之外,这些右翼、左翼和中间派别在政治理念、政策取向等方面鲜有共识,新政府的稳定性和效率有待观察。

若新政府上台,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塔尼亚胡连续执政12年的时代也将告一段落,被视为以色列政坛多年来的转折之一。不过,外界预计内塔尼亚胡阵营不会放弃瓦解对手的努力。

8党何以拧成一股绳?

据报道,由于不乏争议,组阁谈判在最后时刻仍然十分紧张,但最终签署联盟协议。据称拉皮德在62日午夜最后期限前大约半小时告知里夫林,他已设法组建了一个联合政府。

新政府将由8个中小政党联合执政,包括两个左翼政党、三个右翼政党、两个中间派政党和一个阿拉伯政党。这将是以色列历史上首次有阿拉伯政党参与执政。不过,该党不太可能在政府中拥有部长职位,但将与联合政府就重要问题进行谈判。

根据协议,拉皮德有权组建政府,但贝内特将在四年任期的头两年担任总理,大约两年后与拉皮德进行职位轮换。现年49岁的贝内特从政前是高科技企业家和约旦河西岸定居运动领导人,曾是内塔尼亚胡的幕僚,不过两人由于分歧渐行渐远。

有评论称,在此次组阁过程中,贝内特先是“造王者”,后是“弑王者”,现在是“国王”。内塔尼亚胡将被一个政治上不那么精明但更极端的自己所取代。

现年57岁的拉皮德出身传媒业,曾是知名主持人和专栏作家。

今年3月,以色列举行两年内的第四次议会选举。里夫林随后授权第一名内塔尼亚胡组建新一届政府,但后者未能在最后期限前成功组阁。

55日,里夫林授权第二名拉皮德组建新政府,62日午夜是最后期限。此后,拥有未来党及统一右翼联盟一直在接触谈判。谈判因巴以新一轮冲突曾一度中断,停火后才得以恢复。

眼下,以色列近两年来的政治僵局终于有望打破。内塔尼亚胡未能完成的“大业”,拉皮德何以成功?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指出,在3月议会选举中,没有阵营获得组阁所需的61席,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在120个席位中斩获30席,位居第一。在内塔尼亚胡未能成功组阁之后,拉皮德才获得组阁机会。由于以色列中小党派林立,单一政党难以组阁,因而需要拉拢其他党派。

此外,“在内塔尼亚胡连续执政12年后,人们想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政府。李伟建说,内塔尼亚胡在处理美以、巴以关系等方面表现尚可,但人们对于他在国内议题上的表现不甚满意,他本人也卷入多起官司。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表示,拉皮德此次成功组阁有几个因素:首先,来自不同派别和意识形态取向的众多政党,在“倒内”大旗下实现团结,促成这次组阁成功。对“后内塔尼亚胡时代”的期盼,对以色列政治空转的厌倦,使各派别暂时搁置分歧,先行完成“倒内”使命。

其次,在以色列占主导地位的右翼阵营就支持还是反对内塔尼亚胡发生分裂,高层成员“出走”给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致命一击。

再次,以色列右翼力量长期执政,暴露许多问题和弱点,给了左翼政党重整旗鼓的机会。传统上,以色列阿拉伯政党政治倾向与左翼政党接近,而最近爆发的新一轮巴以冲突将阿拉伯政党推向“反内”阵营。

新政府也不免“短命”?

根据以色列法律,新政府组建方案尚需议会批准,内阁名单预计最快将于下周在议会表决。在此之前,内塔尼亚胡将继续担任看守总理,意味着其仍有时间说服对手叛变,推翻新政府组建方案。

专家认为,新政府较有可能获得议会批准。“如果拉皮德的组阁过程合法合规,议会没有理由不批准。”李伟建说。

由于新一届政府将由来自各个政治派别的许多中小政党组成,专家认为组阁成功后,新政府将面对众多议题上的分歧,将受到对立派别的制约,其稳定性和执政前景不明朗。

李伟建说,从过往来看,以色列联合政府“短命”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某一政党或因政策分歧、诉求得不到满足等原因退出,从而触发内阁重组。不过,政府中的党派也不会无故轻易退出。接下来,各党在新政府中的权力分配、利益平衡值得关注。

有分析认为,新政府上台后,由于各党派之间存在分歧,将很难在巴勒斯坦问题、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等争议问题上取得进展。相反,预计经济、教育和医疗等国内问题将成为焦点。李伟建同意这一观点,认为各党派在国内问题上更容易达成共识。

丁隆也认为,新政府不会过多关注难解的巴以冲突等议题,而是专注于民众多有不满的国内民生议题。同时,这一脆弱的联合政府在对美关系、对伊核问题谈判等议题上的态度将有所软化。

李伟建预计,在对美关系上,以色列新政府总体将保持亲美倾向,只会在核心问题上与美国“较劲”。鉴于双方在军事等方面的合作,“以色列离不开美国,对美关系仍然是重中之重,对以色列任何一届政府来说都是这样”。相比特朗普,拜登政府虽然总体上仍与以色列走近,但也刻意拉开距离,并表示要加强与巴勒斯坦方面沟通,多多少少会对以色列政府产生影响。

在巴勒斯坦问题上,除了阿拉伯政党,以各派政党均把维护本国安全、利益放在首位,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区别在于是否愿意接受谈判。接下来,巴勒斯坦将举行大选,届时若产生联合政府,以色列新政府如果继续拒绝承认有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存在的巴勒斯坦政府,巴以问题就难有突破。

在伊核协议上,伊核协议的命运主要在于美国的态度,拜登政府重返协议、维护民主党政府遗产的态度比较坚决,以色列方面难以阻挡大势。以色列可能会在口头上表达反对,甚至采取行动,同时也是为了换取美方更多安抚、回报。

如果新政府上台,内塔尼亚胡连续执政12年的时代将告终。除了失去总理之位,他还面临更大威胁——去年在不同案件中受到指控,涉及受贿、欺诈和违背公众信任,并成为以色列首位接受司法审理的在任总理。

“内塔尼亚胡的政治生命基本宣告结束,接下来将面临司法审判,有遭受牢狱之灾的危险。”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说,内塔尼亚胡虽政绩显赫,在政坛拥有超强实力,但执政时间过长,让各派领导人均无缘登上总理宝座,因而成为众矢之的。长期执政也导致其个人权力膨胀,发生贪腐丑闻,引发民众不满。

也有观点认为,鉴于内塔尼亚胡的标志性特征是政治生存能力,观察人士建议谨慎看待其长期命运。

“内塔尼亚胡不甘心,仍想保住总理之位。”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说,他自认为执政较为得心应手,经验相对丰富,也获得一定认可。在卷入官司等背景下,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在3月议会选举中仍能位居第一,证明其仍有一定影响力。另从形势来说,右翼仍是以色列政坛主流,尤其是在巴以关系紧张的背景下。

李伟建预计内塔尼亚胡不会轻易放弃,可能继续作为反对党,抓住新政府出错的机会进行反击。而其面临进一步司法审查的可能性也存在,但内塔尼亚胡也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自己被起诉,避免断送自己的政治生涯。

大西洋理事会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利普纳也认为,尽管内塔尼亚胡的对手达成突破性的组阁协议,但他不太可能从政治视野中消失。“可以肯定的是,他会继续抨击对手,说他们是选票小偷和保守派事业的叛徒,希望把不满的人们聚集到他的旗帜周围,为总理职位发起另一个挑战”。

“很难相信这个新的联盟最终不会崩溃。”在过去15年里曾为6位美国国务卿就巴以问题提供咨询的亚伦·戴维·米勒说,内塔尼亚胡将会等待。

来源:解放日报

(本文观点仅为作者或被访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研究机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