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鸿达:“伊朗核问题的新福音”,《联合早报》
发布时间: 2021-11-19 浏览次数: 10

20211119日,上外中东研究所范鸿达教授在《联合早报》发表评论文章《伊朗核问题的新福音》(见《联合早报》20211119日第13版),全文如下:

伊朗核问题的新福音

德黑兰明白,不解决美伊恢复履行JCPOA问题,伊朗正在遭受的国际制裁就难以解除或缓解,也就很难迎来更好的发展。

114日,伊朗外交部副部长阿里·巴盖里-卡尼(Ali Bagheri-Kani)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伊朗将于1129日开始参与解除美国对伊朗制裁的维也纳谈判。同日,欧盟对外行动署副秘书长莫拉也表示,在与所有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参与方和美国协商后,各方同意1129日在维也纳恢复会谈。至此,关于伊朗莱希政府会不会继续维也纳JCPOA谈判的猜测终于尘埃落定。

202146JCPOA相关方在维也纳开始会谈,以讨论美国和伊朗恢复履约的问题。在鲁哈尼总统时期,这样的会谈进行了六轮,但是没能达成最后的解决方案。8月初莱希总统就职后,伊朗新政府对维也纳谈判的态度并不积极。

其实在6月伊朗总统大选获胜后,莱希就明确表示,新政府的外交政策不会仅仅局限于核协议,美国首先要取消对伊朗的不公正制裁。而且,再继续之前那样不会有积极结果的谈判没有意义,接下来的谈判应该有明确的预期结果。此外伊朗还认为,维也纳谈判不能涉及伊朗的导弹和地区政策问题。

其实美国和伊朗都不想放弃恢复履行JCPOA的努力,所以也在寻求继续维也纳谈判的路径。824日美国的伊朗问题特使罗伯特·马利(Robert Malle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为了能够让美伊都恢复履行JCPOA,美国准备做出艰难妥协

美国的立场是可以取消一些不符合JCPOA的制裁,当然伊朗也要扭转其与JCPOA不符的核步骤。伊朗方面也一再表明,并不反对重返谈判。德黑兰明白,不解决美伊恢复履行JCPOA问题,伊朗正在遭受的国际制裁就难以解除或缓解,也就很难迎来更好的发展。

整体来看,现在美国对重返JCPOA的需求比伊朗完全履约更迫切。特朗普政府对伊朗实施的极限施压,的确给伊朗造成灾难性影响;重压之下的伊朗,曾经迫切希望恢复履行JCPOA的维也纳谈判。但是面对连续几轮的谈判无果,已经逐渐摸索出抗衡美国极限施压策略的伊朗,对恢复谈判的意愿越来越低。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进一步缓解了伊朗面临的外部压力。

另一方面,依照JCPOA的相关条款,在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保持沟通的前提下,伊朗有权利并且已经在迅速推进自己的核发展,这令美国及其盟友深感不安。

再者,近些年来伊朗外交已经表现出一定的向东看色彩,伊朗与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正在不断深化。这些新发展令美国及其盟友更希望尽快解决恢复履行JCPOA问题,这样既可以消除伊朗核发展所带来的挑战,也可以与伊朗建立和保持良好关系。

双方各有难妥协之处

不过在希望与现实之间仍然存在很大的距离。因为美国针对伊朗的很多制裁,并不是简单的一纸行政命令就可以很快取消的。而且,在美国存在强大的反伊朗和反JCPOA的力量。美国内部政治已经决定了针对伊朗的制裁很难短时间内解除。华盛顿目前还满足不了德黑兰的谈判诉求。

伊朗也很难同意在恢复履行JCPOA的谈判中,加入其导弹和地区政策问题,然而这两个问题恰恰是美国及以色列等所非常关注的。而且,伊朗国内也存在强大的反美、反JCPOA力量,伊朗的内部政治也已经决定了对美斗争的难以妥协,伊朗也很难接受外界强加给自己的导弹和地区政策谈判。德黑兰目前还满足不了华盛顿的谈判诉求

显而易见,如果没有第三方的帮助,美国和伊朗很难重返维也纳谈判。在这种情况下,欧盟、中国和俄罗斯等有关方,同伊朗和美国展开了一系列外交斡旋活动。比如,为了推进维也纳谈判能够继续进行,中国外长、副外长和伊朗、俄罗斯和美国等进行了多次沟通;伊朗和欧盟也为此在德黑兰和布鲁塞尔进行了会谈。多方努力最终有了初步结果——1129日第七轮会谈继续在维也纳进行。

但这只是第一步。第七轮会谈是继续前六轮的无果而终还是会取得重大突破?这取决于美国和伊朗接下来的博弈和其他相关方的协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伊朗要求美国承诺,一旦重返JCPOA就不能再退出。相比较其他争议问题,美伊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有达成共识的可能。美国在解除针对伊朗的一些制裁、在解冻伊朗被扣押在国外的一些资产方面,也有可以操作的空间。

美国对伊朗导弹发展和地区政策的关切也有得以解决的途径。比如,虽然伊朗不同意在恢复履行JCPOA谈判中讨论这两个问题,但是在此谈判之外,也存在开启新的谈判以应对这两个问题的很大可能。美国不能奢望把新问题放到旧框架内解决。对于伊朗来讲,如果能获得更好的外部发展空间,为什么一定要拒绝和美国谈谈导弹和地区政策问题呢?

即将到来的维也纳第七轮会谈,与前六轮的显著不同,在于伊朗政府更迭了,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也换了。9月中旬伊朗副外长阿里·巴盖里·卡尼出任莱希新政府的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巴盖里是更想捍卫伊朗核权利,也更强硬的人。对于亟需获得国内外,特别是国内政治认可的莱希政府,没有实质收获的会谈也没有意义,所以伊朗新政府要看到的是有理想结果的会谈。

另一方面,11月初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在记者会上说,基于之前的谈判,短时间内就恢复履行JCPOA达成一致是可能的,但是这须要伊朗的积极配合。伊朗当然须要承担一些责任,但是华盛顿的决策者更应该明白,是美国单方面退出JCPOA才导致了目前的这一难题;而且美国的单边制裁,也越来越得不到国际社会的认可。美国更应该为重返JCPOA谈判的顺利进行和最终达成共识,做出更多积极的努力。

可以预见,如果这轮谈判还是像之前几轮那样没有结果的话,今后伊朗对参加此类谈判将会更加消极。而且鉴于伊朗国内对核能日益迫切的需要,伊朗很可能会继续强化自己的核发展,这是美国及其中东盟友非常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基于伊朗和美国当下面临的国内和国际坏境,对接下来的维也纳谈判可以审慎乐观一些。

来源:联合早报

(本文观点仅为作者或被访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研究机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