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见端:“美国为何不可能抽身中东”,上观新闻
发布时间: 2021-11-24 浏览次数: 10

2021112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唐见端在上观新闻网发表评论文章《美国为何不可能抽身中东》,全文如下:

美国为何不可能抽身中东

几天前,到访巴林的美国防长奥斯汀向其阿拉伯盟友保证:美国不会为应对中国而放弃对盟友的安全承诺。这番保证起源于美军9月撤离喀布尔后拜登的解释,为了集中力量对付中国。

并未“回撤”

这让人想起十年前的一则报道。20118月,时任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专访时这样说:美国外交政策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要从应对当下的、大伤脑筋的中东难题,转变为应对亚洲长期的、具有深远影响的问题。坎贝尔虽然当时没有点明中国,但中国因素呼之欲出。

这是美国首次把抽身中东与对付中国挂钩,但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坎贝尔表态的时间节点。

当时正值中东变局,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弹冠相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则公开认领美国促进阿拉伯民主进程的功劳。然而,就在阿拉伯世界似乎将成为西方民主改造的又一个样板时,美国官员却令人费解地表示,要抽身中东、转入亚太。

对此最直接的解释就是,美国的外交行为向来奉行两边下注、甚至多头下注的惯例。坎贝尔当时在国务院负责的是东亚和太平洋事务,所以他认为应该把更多资源从中东移到亚太,但国务院其他官员并不这么想。而深层原因在于:冷战后美国一直倚重中东,自从小布什在“9·11”后提出大中东民主计划以来,阿拉伯世界受到美国更多关注。

所以就出现这样一种状态:在2011年前后,一方面,美国为了施压中国,通过鼓吹所谓航行自由在南海搅局,增强在亚太的军事存在。另一方面,美国对阿拉伯世界的干预丝毫没有放松。

201511月,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一篇题为美国从中东回撤为何有理的文章认为,随着美国在中东影响力逐渐消减,过去十年来,美国与中东盟友关系的基础已经发生变化。具体体现在:第一,美国石油可能取代沙特地位。第二,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在中东兴起。第三,阿拉伯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存在功能性障碍。第四,亲美的中东精英对民众影响力消退。文章说,有鉴于此,美国在中东的要务是维持稳定。为此,既不要像奥巴马那样搞民主改造,也不要像小布什那样通过武力来逼迫转型。

此文发表6年以来,可以这么说,美国并没有像作者期待的那样从中东回撤。现实是,一方面,美国在叙利亚始终保持军事存在;美军扼守叙利亚境内靠近伊拉克、约旦边境的坦夫基地,美军通过占领叙北地区以支持库尔德武装占据叙利亚东北部产油区;另一方面,美国也一直利用外交途径试图构建中东新格局,比如策划筹建中东小北约,促成四个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

角色转变

美国的策略转变体现了其角色转变。从2011年到今天,美国在以下四个角色之间转换:局势塑造者,现状毁坏者,局面维持者,力量制衡者。今天,虽然美国从阿富汗撤出军队,但它更多地将会在中东扮演局面维持者和力量制衡者这两个角色,而绝无可能抽身中东。虽历经挫折,美国依旧置身中东,这与二战之后美国战略家们的一个共识有关,那就是:对于一个在地缘政治、地缘经济上具有重要地位的地区,美国必须确保其不受任何敌对势力支配。资源丰沛而位居要冲,中东因此成为美国必欲置其掌控之下的地区。

美国重视中东石油主要在于其战略价值。第一,美国二战后控制了中东石油通道,这使它能确保欧洲盟友和日本的能源供应,借以增进西方阵营的经济实力。第二,美国促成石油交易通过美元结算,美元霸权因此得以强化,并可借此打压对抗美国的其他石油输出国。第三,通过与沙特等海湾国家的石油交易,美国让对方用石油美元换取美国武器、美军保护,双方由此形成了以美国为主导的共生关系。

美国离不开中东,更重要的是地缘政治。近年来,伊朗一直被美国形容为“中东祸乱之首”。而近日伊朗公开宣布,伊朗武装力量这一年多来曾与美军数次正面冲突。这似乎表明,美国留在中东的主因是伊朗。但真相也许不仅如此。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2010月题为《为何中东依旧对美重要》一文这样认为:由于中东领导人感到美国要放弃其中东领导地位,这样,就出现了中、俄作为替代性权力经纪人的这一现象,这种现象不但对美国、而且对本地区来说都是负面的。很明显,作者对美国在中东的权力可能被替代感到非常不安。

2007年发生在非洲的一件事可以为这种担心提供参照。当时,美国拟为美军非洲司令部选址,却受到北非国家冷落,最后不得已只好把司令部设在德国。当时,中国等新兴国家与非洲扩大了经贸合作,中国取得了瞩目的成就。美国决定建立非洲司令部,是用其所长,希望通过与军方建立特殊关系,以便利用军人干政来阻止相关国家与中国加深关系。

对美国来说,非洲的重要性远非中东可比。眼下,“一带一路”正有条不紊地在中东推进。因为中国,美国的确有人希望抽身中东。但很大的可能性是,也正是因为中国,美国将会留在中东。

来源:上观新闻

(本文观点仅为作者或被访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研究机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