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所学子留学感悟:我感知的以色列留学
发布时间: 2016-07-01 浏览次数: 150

为提升上外中东研究所研究生教学质量,帮助学生把握中东研究前沿理论,丰富研究视野,提高学术研究能力和国际交流水平,自2008年起,中东所通过国家留基委交换项目等渠道先后派出赴埃及、以色列、土耳其、美国、英国、日本等国留学的研究生。中东所学子在中东、欧美、亚洲国家知名高校和科研机构留下了自己的学术足迹,对中东地区的政治、社会与文化有了切身体会,逐步培养起研究中东问题的兴趣。中东所网站现推出“留学感悟”栏目,回顾和展示我所研究生在国外的留学生活。

喻珍同学是中东研究所2011级国际关系博士研究生,2014届毕业生。2012年至2013年,喻珍赴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留学。“留学感悟”第2期推出的是20146月喻珍在《世界知识》发表的文章《我感知的以色列留学》(见《世界知识》2014年第11期)。

我感知的以色列留学

喻珍

特拉维夫大学犹太会堂与犹太传统中心

以色列科技大学

特拉维夫大学校园一角

2013年,作为中国—以色列政府互换奖学金的受益者,笔者有幸去往以色列最大的综合性大学——特拉维夫大学留学。

以色列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认定的拥有极高人类发展水平的国家,拥有世界知名的高等教育。以色列808.1万人口共拥有九所高等院校、36所学院和22所教师培训学院,其高等教育入学率达到了62.5%。除了面向国内的高等教育之外,以色列各大学和学院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留学生教育。

留学生教育交流的明确定位

我认为在以色列的留学生大致可分为两大类:前者是快乐的本科生和硕士研究生,后者则是夜以继日地学习、研究的博士生和博士后研究人员。当前者在留学生办公室的组织下旅行或自由行时,后者正在实验室紧张工作或忙于各种学术交流;当前者得到老师们的耐心指导和宽容理解时,后者正在被他们的导师严格督促和要求。造成这种差别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以色列高等教育交流中的明确定位。

在以色列读本科、硕士研究生学位或暑期课程的国际学生大多是来自欧美国家的犹太裔学生,他们在以色列留学的清单包括:体验以色列的犹太文化、访亲、旅游、学习知识、为移民回以色列作先期准备等;而同一学历阶段的非犹太裔留学生,大多来自韩国、日本、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特定专业。就我的粗略了解,人文学科以宗教学、希伯来语、国际关系、发展学等专业的留学生居多。以色列的高等教育交流兼顾了这两大类的学生需求,并在课程设置中注重强化犹太人的民族意识,这包括室内授课和老师带领的实地探访以及学校的学期旅行。学生们会去耶路撒冷、特拉维夫—雅法全城、满城都回荡着马可波罗和圣殿骑士传说的阿卡等地,以及以色列最北端的加利利地区和最西端的死海。另外,留学生比本国学生多了近两个月的寒假和一个月的暑假,可以用来访亲、旅游。再加上学校为留学生和本国学生搭建的语言互换和伙伴计划等交流平台,基本上实现了留学生在以色列学习、生活的无缝对接。

我认识的所有留学生都给予了特拉维夫大学和以色列极高的评价,一些美国犹太裔留学生在交流项目结束后又回到了以色列,有两人直接在以色列国防军注册,开始服兵役。事实上,留学生的很多授课教师就是从美国或英国移民回到以色列的。

而以色列的博士学位教育和博士后研究大多集中在化学、电机工程、农学、生命科学、沙漠研究等以色列的理工科优势学科,导师也都是各主攻领域一流的研究人员。不管是非犹太裔博士,还是犹太裔博士,以色列的高校或研究机构都是竞争非常激烈的地方。

以色列的乐与殇

我有幸与特拉维夫大学的中东和非洲历史系的老师们有了较多交流,我从这群优秀和极具使命感的老师身上学到的远不止于工具性的教育内容。他们中有每天阅读和研究时间在10个小时以上、兴奋地和我分享阅读书目和论文的年轻讲师;有将自己发表的论文和最著名学者的论著放在一起也毫不突兀的、富有才华的年轻教授;也有已经出版了20多本学术著作、却为了能有更多的工作时间而将家搬到大学附近的老教授。我感到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思想交流和碰撞,那些看似平常的教学楼和图书馆,才能被称为知识的殿堂。

但令人遗憾的是,以色列虽然有迷人的地中海风光、遍布全国的历史文化遗址和高水平的科研、教学人才,但仅安全问题这一项就使得很多留学生对以色列望而却步。笔者到以色列不久就赶上以色列和哈马斯交火,并发生了巴士炸弹爆炸,特拉维夫也拉响了防空警报。随着防空警报的每天拉响,一些留学生和访学团体离开了以色列。这样的窘况也出现在埃及,我去那里时正值旅游旺季,但我住的旅馆大部分是空的,开罗街上也很少看到外国人的面孔。也许,只有以色列乃至整个中东都实现了真正的和平,地区外的人们才能更放心地去实地领略那一地区的魅力。

来源:世界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