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伊朗大选接受上观网采访
发布时间: 2017-05-19 浏览次数:

2017519日,上外中东研究所刘中民教授就第十二届伊朗总统选举接受上观网采访,全文如下:

深度丨伊朗大选今投票:温和派总统连任,还是强硬派新秀上位?

今天,5000多万伊朗选民涌向6万多个全国投票站,选出新总统。本月刚结束的法国大选曾被外界称为最有悬念的大选,其实伊朗大选之“悬”丝毫不输法国大选。在目前4位候选人中,现任总统鲁哈尼与保守派宗教人士莱希最有竞争力。虽然鲁哈尼目前领跑民调,但是莱希的强势崛起明显侵蚀了鲁哈尼的优势,两人差距已在缩小。

“这是一次极化选举”,伊朗学者法拉瓦什说。一位是温和改革派总统,一位是强硬派挑战者,前者能否连任,后者能否上位?伊朗大选会否像法国大选一样上演第二轮对决?且等明天的结果。

4年情势已转

1985年以来,没有一位伊朗总统在谋求连任上失过手。现任总统鲁哈尼也不想成为第一个破坏“传统”的人,对自己的第二任期,他志在必得。

他延续了4年前的竞选策略,保持温和改革派的本色出场,甚至还稍稍放宽了尺度。“作为最后一位局内人,他将自己塑造成反建制派形象,向强硬保守派对手发起进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这样评论。

然而,一样的套路,不一样的阵势。如果说4年前鲁哈尼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那么这次他遇到了一位劲敌——莱希。

“莱希是伊马姆礼萨圣地的监护人,在伊朗国内享有较高地位,但是并不为外界所知。虽然他也是神职人员,但是在宗教界资历较浅。”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说。

但恰恰是这位长年浸淫司法系统、缺乏行政经验的司法官员,这次却向鲁哈尼发起空前挑战。

更具杀伤力的是,莱希似乎赢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青睐,从伊斯兰革命卫队到巴斯基民兵组织再到周五伊玛目祈祷者,都是莱希的奥援。“保守派阵营也一改四年前的一盘散沙,今年空前团结,成立了‘伊斯兰民众力量阵线’,一致力挺莱希。为避免选票分散,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更是在投票日前退选。”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说。

除了遭遇对手的强劲挑战外,鲁哈尼还要接受伊朗民众对其四年执政的考评。

布鲁金斯学会伊朗问题专家马洛尼对CNN表示,如果说2013年鲁哈尼赢在伊朗人迫切求变和希望终结制裁这点上,那4年后的伊朗情势已发生变化。竞选的核心问题变成:作为鲁哈尼的标志性政绩,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是否改善了伊朗人的生活。

鲁哈尼认定,取消制裁是释放伊朗生产力的关键。某种程度上,伊核协议换来西方松绑制裁确实见效。IMF数据显示,伊朗经济去年增长约7%。然而,大多数增长仍得益于石油出口,非石油出口的增长比重不到1%。其次,失业问题严峻。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年龄在18岁到29岁之间的男性和女性失业比例分别为31%53%

华黎明说,在这次大选中,保守派的强势崛起也从侧面反映了伊朗国内对伊核协议仍无共识。在一些反对者眼中,这份协议向西方做出太多妥协,无异于丧权辱国。

那么,在重重挑战之下,鲁哈尼能否复制4年前的胜局?

谁的赢面更大?

分析人士认为,相比莱希,鲁哈尼的胜算还是更大,但是能否再像4年前一战取胜,却存在不确定性。

4年来,鲁哈尼在伊朗经济、政治、外交方面还是有所建树。”刘中民说,在经济上,他上台时伊朗经济还是负增长,但现在已实现正增长,且逐年递增,通胀率也在下降。彭博社数据显示,伊朗通胀率从30%的高峰降到一位数。鲁哈尼还削减国营企业、伊斯兰基金会下属企业的特权,致力于改善宏观经济环境。在政治上,鲁哈尼扩大国内民众的政治权利,支持言论自由,并允许成立民间组织。即便是有争议的伊核协议,至少也改善了伊朗备受孤立的国际环境。

相比之下,莱希长期在司法系统任职,缺乏行政管理经验,在伊朗政坛属于“后起之秀”。虽然其优势在于拥有宗教势力的支持,但是,他在竞选期间并未提出清晰的执政计划,内政外交政策理念不明朗。CNN称,在这次大选中,莱希虽然在关键的经济议题上没少下功夫,他走访乡镇和农村地区,承诺解决住房、就业问题,并为穷人提供更多福利,比如现金救济。但在分析人士看来,莱希的经济“药方”不切实际。

即便手握重权的最高领袖内心天平倾向莱希,但在华黎明看来,哈梅内伊也不会不考虑民意取向和社会诉求。伊朗核协议固然为鲁哈尼招来一些非议,但其实是在哈梅内伊的亲自领导下达成的,哈梅内伊内心也希望发展伊朗经济,他之所以对伊朗社会、国际社会显示强硬态度,主要是为维护自身权威和地位稳固。CNN援引中东研究所研究员艾哈迈德·马吉德亚的说法称,尽管哈梅内伊与鲁哈尼存在一些政策分歧,但是双方依然保持良好的工作关系,鲁哈尼也从未公开挑战过最高领袖的权威。

不过,华黎明认为,无论莱希能否当选总统,大选经历都将成为其今后政治生涯的重要铺垫。莱希才56岁,还很年轻,哈梅内伊想培养莱希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从这点来说,这次大选可以说是莱希走上更高台阶的一次预热。

能否一战取胜?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在19日的投票中,若没有一位候选人赢得过半票数,那么,将在下周即526日举行第二轮投票。鉴于鲁哈尼在本次大选中并未占据绝对优势,他能否在第一轮就斩获足够票数,淘汰对手莱希,还很难判断。

华黎明认为,如果大选进入第二轮角逐,那么美国将成为影响选情的重大不确定因素。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伊朗大选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同期访问沙特、以色列。这次访问被视为具有强烈的针对伊朗的色彩。“如果特朗普与沙特、以色列达成一些重要协议,共同对抗伊朗,那么就会给鲁哈尼的选情带来变化。”

这并非没有先例。2005年大选时,原本拉夫桑贾尼有望获胜,但是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打响伊拉克战争,并给伊朗贴上“邪恶轴心”国家标签,导致改革派的选情急转直下。最后,正是在第二轮对决中,拉夫桑贾尼败给“黑马”内贾德。

“伊朗内政与美国对伊朗态度密切相关。若美国过分施压,肯定会刺激伊朗国内强硬派、保守派势力的反弹。”华黎明说。

其次,摇摆选民也是左右大选“天平”的重要变量。德黑兰大学政治学教授齐巴卡拉姆指出,伊朗合法选民约有5500万人,其中改革派和保守派的“铁票”分别约为1500万和1000万,另外3000万选民属“摇摆选民”。鲁哈尼的支持者多为世俗化人士,而支持莱希的人大都是宗教保守人士。如果投票率较高,即“摇摆选民”踊跃投票,那么鲁哈尼的获胜几率将增加,因为这些选民大都倾向世俗化,支持改革派候选人。

刘中民还补充道,年轻选民的选票流向也值得关注。在伊朗约8000万人口中,有超过三分之一不满30岁,这些人大多对现状不满,渴望变革。鲁哈尼的政绩虽然可圈可点,但也存在缺憾,比如年轻人就业、住房、教育以及贫富分化等问题并未改观,民众实际感受与改革预期存在距离。年轻人选票流向将是对鲁哈尼改革信心多寡的一次重要测试。

但是,“无论是温和改革派,还是强硬保守派上台,继续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都是新总统无法规避的课题。”刘中民说,只不过改革派更倾向自由市场经济,保守派则更强调公平,缩小贫富差距,关心底层民众利益。在外交关系上,改革派会继续改善与西方关系,逐步融入国际社会,保守派则会捍卫宗教保守价值,抵制西方的一面会有所凸显。

此外,伊核协议的命运也将因人而异。马洛尼在接受《赫芬顿邮报》专访时说,鲁哈尼当选,自然会守护这份来之不易的政绩丰碑,这是鲁哈尼的核心议程。但是,若莱希上台,可以预见,伊朗核协议虽不会立刻瓦解,但会慢慢死亡。一则伊朗保守派会敷衍履行协议,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将会给德黑兰施加更大压力,莱希当选恰好为此铺路。

来源:上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