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研究员就俄伊无人机合作问题接受《南方周末》采访
发布时间: 2022-07-26 浏览次数: 10

2022726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就俄伊无人机合作问题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全文如下:

伊朗无人机“卷入”俄乌战场

早在美国“独家”披露伊俄无人机合作之前,关于亚洲多国向俄乌战场提供武器的消息就一度风行。“以前是朝鲜,现在到了伊朗”。

伊朗长期与美国关系交恶,特别是在近年美俄对抗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伊朗一方面经济上加强与欧洲国家的合作,另一方面军事上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

美国试图使用“捆绑战术”,把各个挑战国统归于对立阵营,并通过宣传进行污名化。

连日来,美国白宫、国务院、媒体先后释放信号——伴随着俄乌冲突的继续,“俄罗斯要向伊朗补货无人机”。

当地时间2022721日,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年度安全论坛上,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向好奇的听众们确认了一则传闻。的确,俄罗斯正在向伊朗人求助以获取更多的无人机。

对伊俄无人机合作的传闻,伊朗外交部此前就予以否认,称“毫无根据”。然而,在719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面上,双方表态要加强各领域合作,包括军事领域的合作。同一日,伊朗陆军地面部队指挥官阿米尔·海达里也提出,伊朗准备向友好国家出口包括无人机(UAV)在内的先进武器。

“无人机补货”究竟真相如何?

多名受访学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80年代以来,伊朗突破重重军事制裁,在无人机研发方面取得跨越式发展,并在战斗中得到检验,技术水平出众。近年来,伊俄加强军事合作,引发多方关注。

“遏制伊朗是美国的基本策略,俄伊军事合作将会削弱美国对伊极限施压和超强遏制的成效,也会令与伊朗纷争不断的美国中东盟友安全环境恶化,还会在无形中扩大俄罗斯武器在中东的市场,这自然引发美国高度警惕。”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说。

“补货”谜团

“我们的消息显示,伊朗准备向俄罗斯提供数百架无人机,包括可携带武器的打击型无人机。”当地时间2022711日,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谈及俄乌战争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称,伊朗正准备训练俄罗斯军队使用这些无人机,目前尚不清楚伊朗是否已向俄罗斯交付了这些无人机。

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察打一体无人机在侦察行动、导弹发射和炸弹投掷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过,伴随俄乌冲突的继续,双方的国家武器库消耗严重,其战损量也非常可观。

据俄罗斯国防部713日消息,自俄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以来,俄军已摧毁乌克兰超1500架无人机。但俄方自身战损并未公布。

“尽快向乌提供更多重型武器。”当地时间711日,乌克兰外长德米特里·库列巴在乌外交部官网大声疾呼。

在此背景下,“俄罗斯要向伊朗补货”这一信息被美国披露,自然引发了多方关注。近日,在欧洲议会国防和外交政策委员会的联席会议上,欧盟对外行动署秘书长斯特凡诺·桑尼诺表示担忧,认为这可能导向“危险事态”。

当地时间715日,伊朗外交部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与乌克兰外长德米特里·库列巴通电话,驳斥了伊朗向俄罗斯出口无人机的报道,称其毫无根据

正当各方争论之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716日独家报道称,一支俄罗斯代表团两次到达伊朗中部机场,参观伊朗可携带制导武器的无人机。

报道披露的一张卫星图片显示,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以南的卡尚空军基地,一架沙赫德-129无人机停放在机库附近,另一架沙赫德-191无人机则在距基地约1.75公里处飞行。附近一个方块模样物体被标记为俄罗斯代表团的乘用车。

报道称,相关照片于6月拍摄,而且另有消息称,一个俄罗斯代表团于75日再次访问了卡尚空军基地。

卡尚空军基地位于德黑兰以南约190公里处。2021年,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声称,来自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和也门的武装分子在这里接受了驾驶无人机的训练。

“一石三鸟”

当舆论的目光聚焦在伊、俄无人机合作时,也有学者提出或许此举系“别有用心”。

早在美国“独家”披露伊俄无人机之前,关于东亚多国向俄乌战场提供武器的传言就一度甚嚣尘上。正如俄罗斯军事专家瓦西里·卡申在受访时所说,“以前是朝鲜,现在到了伊朗”。他讽刺道,西方官员已多次故意对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的过程作出虚假叙述,因此很可能“我们会看到类似的东西”。

俄乌战争爆发以来,美国一边宣称不干预战争,一边却联合盟友借“正义之名”提供大批军援。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20227月报道显示,俄罗斯对乌克兰展开特别军事行动以后,美国对基辅政府的安全援助已达80亿美元,一跃超过美国在阿富汗战争前五年投入的74亿美元。

20225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的针对乌克兰的防御租借法案规定,20222023财年,美国政府可授权给乌克兰政府出租或借用国防物资。

值得一提的是,俄伊无人机合作传闻发布之际,正适逢美国总统拜登开启中东首次访问。伊朗外交部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说法与拜登访问被占领巴勒斯坦或以色列并行,是出于政治意图和目的

自奥巴马政府开始,美国战略重心开始转向印太。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加快了这一进程。这也客观上造成美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削弱。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伊朗长期与美国关系交恶,特别是在近年美俄对抗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伊朗一方面经济上加强与欧洲国家的合作,另一方面军事上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比如从俄罗斯进口了许多常规武器,包括防空导弹和战斗机等。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佘纲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前美国分别在亚太、中东、欧洲三个战略方向上,各有一个重要的挑战国。美国试图使用“捆绑战术”,把各个挑战国统归于对立阵营,并通过宣传进行污名化。比如,美国官方愿意为这样捕风捉影的事件背书,把俄罗斯与伊朗捆绑,从而达到团结中东、欧洲盟友,打击挑战国的政治效果。

“美国没有撤出中东,但相较以前,美国对中东影响力的下降,是不争的事实。”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前,俄罗斯与北约的对峙已经长期化。而伊朗仍然被视为美国在中东利益上的最大威胁者。如果联手起来,那美国在大国竞争中的优势将明显削弱。近日来,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接踵访问中东,可见中东在大国竞争中重要性在上升。

这是军援俄乌战场前的“宣传战”,抑或是安抚中东盟友的“组合拳”?诸多外部因素作用下,这个消息似乎并不简单。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与欧亚研究院副院长万青松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选择在拜登访问中东前夕公开“俄伊合作”消息,美方显然是想充分利用拜登访问中东,以及普京访问伊朗的时机,实现多重目的。

比如,巩固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安抚盟友;利用俄罗斯来对抗土耳其、伊朗的地区影响力;离间俄罗斯与中东国家之间的安全和军事技术合作关系等。

“美方企图实现‘一石三鸟’。”万青松说。

“伊朗已成为无人机强国”

回溯历史可见,伊朗无人机计划最早可以追溯到1980-1988两伊战争时期。当时,伊朗将无人机侦察监视作为控制大规模人员伤亡的有效途径。

1985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成立了圣城航空工业公司。同年晚些时候,它开发了伊朗第一架无人机Mohajer-1(莫哈杰尔)。上世纪90年代,伊朗军方开始使用诸多莫哈杰尔系列的变体

“当前,伊朗是世界上拥有无人机型号最多的国家之一。”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与欧亚研究院副院长万青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伊朗一直遭受美西方制裁,导致其现代化的作战飞机和直升机不足,发展无人机成了其国防事业的优先事项。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向南方周末记者指出,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后,伊朗一直坚持军事工业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除了无人机技术外,诸如中程导弹等军事技术也在该地区处于领先地位,具有巨大的反击能力。

20211月,伊朗在北部塞姆南省展开了首次大规模无人机军事演习。来自伊朗陆、海、空和防空部队等多军兵种的数百架无人机参演。

其中,伊朗“弗特罗斯”远程战斗无人机成为演习“明星”。该无人机航程可达2000千米,并能连续滞空30小时保持攻击状态。同年118日的另一场军演中,伊朗军方演练了伊朗国产自杀式无人机,航程超过4000公里,远远超过了此前公布的数据。

“伊朗已成为无人机领域强大的国家之一。”伊朗陆军作战部副部长马哈茂德·穆萨维颇为自豪地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伊朗多次捕获美制无人机,并展开反向研制。201111月,伊朗首次俘获美制“RQ-170”哨兵隐身无人机。仅仅3年后,伊朗便推出了设计与“RQ-170”类似的新款无人机。

伊朗军方20196月宣布,伊朗军队在其领空击落了一架美国RQ-4全球鹰。RQ-4全球鹰造价高昂,美军初始每生产一架成本高达数亿美元。装备了RQ-4全球鹰的国家,都要经过美国严格审查。对于全球鹰折翼伊朗的消息,美方予以否认,坚称没有飞机损失

同年9月,伊朗高调举办了一场名为狩猎秃鹰的公开展览,被击落或俘获的美军无人机残骸作为战利品被放入展台,而周边围满了举起相机的媒体记者与微笑解说的伊朗军方人员。

“长期和美国的较量中,伊朗反无人机技术取得长足进展。从实践来看,胡塞武装也曾使用伊朗的无人机对沙特等国石油设施进行打击,取得明显实效。”李绍先说。

“优势”,“颓势”

近年来,伊朗无人机在实战中的不俗表现引发各方关注,而其与他国进行的无人机军事合作也受到多方争议。

以也门武装叛乱组织“胡塞武装”为例,遭到沙特等多国军事打击以来,该组织常常使用导弹、无人机等向沙特境内目标发动攻击,其中也包括伊朗国产无人机系列。

2021210日,沙特国内艾卜哈国际机场遭遇袭击。据沙特官方公布的图片,现场无人机残骸相关证据显示,该无人机为伊朗制造的阿巴比尔无人机。

伊朗在无人机领域的跨越式发展,触动着多方的敏感神经。反观俄罗斯,其无人机领域的发展和表现却难如人意。

万青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俄罗斯在侦察无人机方面做得比较好,早在苏联时期就已经研制了不少类型的侦察无人机,如喷气式无人侦察机图-123和图-141。不过,在重型攻击型无人机方面,俄罗斯显著落后于美国、以色列、土耳其、伊朗等国家。

202111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与俄国防部和军工企业负责人举行的例行会议上表示,俄罗斯的无人机发展,必须引入人工智能等现代化技术。普京也还下令,要解决俄罗斯国产无人机批量生产和列装部队的问题。

2021年底,俄罗斯首次公布了猎户座察打一体无人机。据了解,该机在2011年开始研发,到十年后,猎户座无人机才顺利完成载机和小型导弹的结合测试任务。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这款无人机在叙利亚执行了超40次飞行打击任务。

当前,俄罗斯无人机发展依然面临量产困难。20226月,俄罗斯负责军工综合体的副总理尤里·鲍里索夫在接受《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专访时提出,俄罗斯将扩大无人机的生产。

万青松向南方周末记者指出,近几年,俄罗斯也积极开发各种类型的攻击型无人机,也有比较成功的案例。但整体而言,不管是开发技术(飞行时间、范围和高度、增加有效载荷和作战能力、软件能力),还是大规模生产都面临不少挑战。

“这与无人机的生产能力,尤其是美西方制裁下不少零部件难以购买,还有人工智能技术使用滞后、国内相关法律不完善等有关。”万青松说。

伊朗无人机在区域内的不俗表现,以及俄罗斯在无人机领域的“颓势”,引发了多方关注,这也为伊朗和俄罗斯的合作提供了想象空间。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佘纲正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伊朗的无人机研发能力在中东地区比较拔尖。当诸多阿拉伯国家还倚重技术引进时,伊朗已可以实现自主研制,而且不断推陈出新,更新迭代。

佘纲正认为,当前伊朗无人机能否真正大规模投入实战,还尚待检验。而且,俄乌战争中,俄方无人机表现欠佳也与资金投入、北约空中预警和情报加持等诸多因素有关。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就算伊朗把这种无人机售卖或者提供给俄罗斯,也很难从根本上影响战局。”佘纲正说。

来源:南方周末

(本文观点仅为作者或被访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研究机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