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美国击毙扎瓦希里:肉体易消灭,恐怖主义土壤难除”,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 2022-08-03 浏览次数: 10

202283日,上外中东研究所刘中民教授在澎湃新闻网发表评论文章《美国击毙扎瓦希里:肉体易消灭,恐怖主义土壤难除》,全文如下:

美国击毙扎瓦希里:肉体易消灭,恐怖主义土壤难除

当地时间202281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美国于上周六成功对阿富汗喀布尔一处基地组织目标实施无人机行动,并击毙了基地组织头目艾曼·扎瓦希里,国际恐怖主义的又一重要符号性和标志性人物就此被删除。

扎瓦希里被击毙,令人不禁想起20115月奥巴马宣布美国在巴基斯坦击毙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时的情景,也令人再次想起20228月美国从阿富汗仓皇撤军的情景。但是,毫无疑问,扎瓦希里被击毙所引起的舆论关注已远无法与十一年前击毙本·拉登相提并论。事情也很偶然,扎瓦希里被击毙之际也恰逢俄乌冲突依然继续、美国众议院议长佩罗西可能窜访台湾引发中美关系高度紧张之际,其新闻舆论效应自然大打折扣。事实上,这种情况也恰恰反映了美国对外战略从全球反恐转向大国战略竞争的现实。

扎瓦希里19516月出生在埃及开罗南部的小镇,祖父是著名的埃及爱兹哈尔清真寺的神职人员,父亲则是有名的药理学教授。少年时代,扎瓦希里便加入穆斯林兄弟会,并深受极端主义思想家赛义德·库特布思想的影响。1973年扎瓦希里加入伊斯兰极端组织,1974年毕业于埃及开罗大学医学院。1981年扎瓦希里在埃及总统萨达特遇刺事件后被捕,虽法院最终裁定他与萨达特遇刺无关,但因持有枪支被判入狱三年。

20世纪80年代中期,扎瓦希里赴阿富汗参加反苏圣战并结识本·拉登。1993年,扎瓦希里成立埃及伊斯兰圣战组织,后于1998年与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合并。此后,扎瓦希里成为基地的首席战略家和绝大多数恐怖袭击的最高策划者,其中包括1998年美国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大使馆爆炸案,以及2001年震惊世界的“9·11”事件。201151日本·拉登被击毙后,扎瓦希里取代拉登成为美国最高级别的通缉人员。2011616日,基地组织宣布扎瓦希里为该组织的新领导人。

在担任“基地”组织头目的十余年里,扎瓦希里可谓惨淡经营。尽管“基地”组织仍分散在中亚、南亚、中东、非洲等广泛区域内,但其影响已经无法和本·拉登时代相提并论。“基地”组织不仅仍然面临美国的军事打击,而且在极端组织谱系内部也遭遇了“伊斯兰国”的强劲挑战。尽管“伊斯兰国”很快因其更加极端、恐怖的本质而遭遇了覆灭,但在挑战和破坏“基地”组织权威、加剧“基地”组织全球网络分裂等方面,对其产生了致命的打击。

此外,扎瓦希里接掌“基地”组织大权以来,也恰逢“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地区形势发生巨变,这也使“基地”组织面临如何适应的问题。在此背景下,扎瓦希里在理论和实践方面为“基地”组织的生存和发展可谓不遗余力,但由于其从事的恐怖主义活动在本质上的反人类本性,扎瓦希里终究无法逃脱重蹈本·拉登覆辙的历史命运。

但是,正如美国清除本·拉登无法消除“基地”组织一样,美国击毙扎瓦希里同样无法清除“基地”组织,更无法根除恐怖主义。

扎瓦希里曾竭力调整“基地”组织的意识形态

“阿拉伯之春”发生后,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多认为,以民众和平抗议浪潮为表现形式,以发展民主、改善民生、根除腐败为政治诉求的所谓“阿拉伯之春”,削弱了“基地”组织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意识形态影响力。一位美国学者认为,“基地”组织缺席了“阿拉伯之春”,其主要表现包括:在阿拉伯政权垮台过程中,“基地”组织并未发挥领导作用;“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革命”与“基地”组织通过“圣战”推翻现行政权的主张相悖;“基地”组织推行伊斯兰教法的主张对阿拉伯国家并不具有吸引力;“基地”组织对“阿拉伯之春”的反应迟钝、被动。

面对“阿拉伯之春”后的被动局面,扎瓦希里作为“基地”组织首领进行了一系列意识形态调整,并通过网络论坛、视频网站、社交媒体、电子杂志等现代化手段积极输出极端意识形态,力图将“阿拉伯之春”引向“基地”组织的意识形态轨道。其内容主要包括:

第一,扎瓦希里将“阿拉伯之春”视为实现“基地”组织目标的一部分。在扎瓦希里看来,“阿拉伯之春”的目标是推翻世俗的独裁者,这与“基地”组织的目标并不矛盾,但推翻世俗独裁者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更长远的目标是建立“基地”组织倡导的所谓穆斯林共同体(乌玛)。扎瓦希里针对埃及局势强调说:“我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一个腐败的统治者已经被推翻,但腐败的统治依然存在……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伊斯兰的统治……最大的灾难是刚刚掌权便陷入非伊斯兰的统治”。

第二,扎瓦希里强烈谴责“阿拉伯之春”后建立的非伊斯兰政权,呼吁穆斯林民众建立实施伊斯兰教法的伊斯兰国家。扎瓦希里对“革命”后阿拉伯国家的选举强烈谴责。他谴责突尼斯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发明了一种令美国国务院、欧盟和海湾领导人满意的伊斯兰”,这是“一种满足自身需要的伊斯兰”,它允许“赌博、海滨裸体、高利贷银行、世俗法律,并屈从于所谓国际合法性”,已经沦为“丧失了圣战的伊斯兰”,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也“已经放弃了建立合法的穆斯林政府以取代现行世俗政府的追求”。因此,扎瓦希里敦促突尼斯和埃及穆斯林,“支持沙里亚(伊斯兰教法),重建与《古兰经》一致的伊斯兰统治”。

第三,“基地”组织试图将阿拉伯国家的内部挑战与外部挑战联系起来,不断警告穆斯林民众在进行内部反独裁斗争的同时,不要忘记反对外部敌人即西方和美国的根本目标,要继续进行反对西方的“圣战”。扎瓦希里呼吁反抗独裁的穆斯林民众要时刻铭记:“你们的兄弟——穆斯林游击队员与你们在一起与共同的敌人战斗”;“我们确信所有的穆斯林都是穆斯林游击队的战友,真主希望我们不遗余力地将克什米尔、菲律宾、车臣、伊拉克和巴勒斯坦的穆斯林从占领者手中解放出来。我们祝福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的起义,我们都在与他们一起进行反对美国及其帮凶的战斗”。

针对如何在埃及建立“伊斯兰国家”,扎瓦希里提出了分三步走的主张:首先,建立“沙里亚统治”是“政治、社会和经济改革的关键”。其次,必须解决“贫穷问题和社会不公问题”,消灭收入差别,保障最低工资;最后,埃及必须“从外国的统治下解放出来”,尤其要摆脱美国和西方的政治和军事控制,否决埃及与以色列的和平条约,使埃及“服务于圣战主义运动”,最终解放巴勒斯坦。

总之,扎瓦希里等“基地”组织核心领导对“阿拉伯之春”反应具有四个特点:首先,强调“阿拉伯革命”的最终目标是重建穆斯林共同体和实施教法统治的“伊斯兰国家”;其次,扎瓦希里声称“基地”组织支持阿拉伯民众推翻独裁政权的斗争;再次,强烈谴责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和突尼斯伊斯兰复兴党的“变质”和“蜕化”;最后,重申“基地”组织将领导阿拉伯大众通过“圣战”实现伊斯兰教法统治的使命。

尽管扎瓦希里为建构适应“阿拉伯之春”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竭尽全力,但由于其内容多为“新瓶装旧酒”而了无新意,当然更由于“基地”组织在“9·11”以来深受全球反恐战争的挤压,扎瓦希里的思想除显示基地组织存在、服务于人员招募方面的有限作用外,基地组织极端思想已难以对阿拉伯社会产生重要影响。

除了回应“阿拉伯之春”的意识形态挑战外,扎瓦希里也对“伊斯兰国”的挑战进行了回应,并特别体现在反对“伊斯兰国”急于建立“哈里发国家”的冒进做法;反对“伊斯兰国”强化教派冲突、大肆杀戮伊斯兰教什叶派穆斯林的教派主义做法;反对“伊斯兰国”不加限制的“进攻性圣战”思想和实践等。“伊斯兰国”很快遭到覆灭的事实表明,扎瓦希里的思想更有利于维系极端组织的生存。

扎瓦希里曾致力于维系“基地”组织的全球网络

在本·拉登被击毙后,西方曾经乐观地认为以“基地”组织为核心的国际恐怖主义遭到严重削弱,其具体表现是:“基地”组织的运作能力严重下降;“基地”组织的核心领导层遭到致命打击;恐怖主义的地方网络遭到严重破坏;国际反恐合作的加强限制了恐怖主义的活动能力。但实践表明,尽管作为全球恐怖主义领导核心的“基地”组织受到重创,但“基地”组织的全球网络仍然存在,特别是“基地”组织的阿拉伯半岛分支、北非马格里布分支曾一度十分猖獗,至今仍维系着其组织存在。这无疑与扎瓦希里区别于“伊斯兰国”的组织策略和惨淡经营有关。

叙利亚危机爆发后,“基地”组织积极向叙利亚进行渗透,使叙利亚西亚地区成为又一恐怖主义活动的大本营。在此过程中,扎瓦希里多次发布网络视频,号召叙利亚国内及周边国家的穆斯林加入推翻巴沙尔政府的“圣战”。他指出,“我们的黎凡特(地中海东岸)兄弟们,你们正在从事的战争是为了抵抗肆虐的‘新十字军东侵’,……我和我的兄弟们会站在你们一边,以一腔热血来保卫你们。”因此,“基地”组织向叙利亚渗透与扎瓦希里的决策密切相关,即使是20146伊斯兰国建立、并与基地组织分道扬镳后,基地组织叙利亚分支——“支持阵线在叙利亚的影响依然延续至今。

“阿拉伯之春”发生以来,“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积极利用也门动荡“开疆拓土”。2011年初,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借也门政局动荡在也门南部攻城掠地,一度以津吉巴尔为首都建立伊斯兰酋长国。在2015年沙特领导阿拉伯联军打击胡塞武装以来,基地组织半岛分支仍然是也门东南部的重要极端力量。

“基地”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分支是“基地”组织在非洲的传统力量,并在“阿拉伯之春”后发展十分迅速,不断向撒哈拉以南非洲扩展。“阿拉伯之春”发生以来,阿尔及利亚政府削弱了“基地”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分支在阿北部的活动能力,其主要活动范围已经被挤压到东部山区和南部边界的沙漠地区。但是,该组织依旧是阿尔及利亚面临的最重要的安全威胁。而2019年布特弗利卡政府倒台后阿尔及利亚的转型困难,更为基地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分支加快在萨赫勒地区的扩张创造了条件。

此外,在利比亚战争后,“基地”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分支积极利用卡扎菲政权垮台后的契机进行扩张,加强了同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等激进组织的联系。该组织还不断在萨赫勒地区建立和扩大训练营地,萨赫勒地区的贩毒集团与“基地”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分支的联系不断增强,使恐怖主义组织的融资能力不断增强。

总之,“阿拉伯之春”发生以来,阿拉伯国家转型异常困难、宗教与世俗势力严重对抗、教派冲突频仍、经济与民生问题持续恶化、难民问题严重,均构成了有利于“基地”组织发展的肥沃土壤。而“基地”组织特别是其头目扎瓦希里积极进行意识形态和策略调整,维系其组织生存和发展,起码使“基地”组织避免了“伊斯兰国”很快走向覆灭的历史命运。

自扎瓦希里掌握“基地”组织的领导权以来,尽管“基地”组织遭遇了严峻的挑战,但它仍是全球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核心,并呈现出典型的多中心化和日趋分散化特征。“基地”组织及其分支逐渐转变战术策略,日益改变过去垂直领导的组织结构,转向扁平化、分散化,其分支力量活动能力日趋增强,呈现出“核心弱,分支强”的发展态势,并在中东地区形成“基地”组织分支机构、亲“基地”组织的关联机构、信奉“基地”组织意识形态的个体等多层次恐怖势力,呈现出明显的分散化、本土化、个体化特征。

从近年来的情况来看,“基地”组织日趋衰落是不争的事实,但中东和伊斯兰世界的地区环境、美国日趋功利和自私的反恐政策,都使“基地”组织生存的土壤依然存在。清除“伊斯兰国”首领和扎瓦希里等“基地”组织头领尽管可以对极端组织构成重创,但并不能铲除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美国撤军后阿富汗层出不穷的恐怖袭击也表明,作为思想和组织乃至生存方式的恐怖主义,是无法依靠消灭恐怖组织首领及其成员的肉体完成的。

来源:澎湃新闻

(本文观点仅为作者或被访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研究机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