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伊朗经济民生问题接受《广州日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18-01-04 浏览次数:

20181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就伊朗经济民生问题接受《广州日报》采访(见《广州日报》201814日第8),全文如下:

伊朗:需要“药方”改善经济

圆桌会议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 刘中民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王建

核心观点

“此次示威可能会给伊朗保守势力攻击改革派提供口实,但因为体制韧性的存在和安保力量的高度忠诚,伊朗保持国内稳定的基本面没有问题。伊朗需要通过摆脱体制惰性,在经济领域渐进开放,找到改善经济民生的发展方案。”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

“此次示威的根本点是民生,应对民众的不满,伊朗政府需要把政策关注点更多地转向经济发展和民生。如果鲁哈尼能以温和的方式平息示威潮,后续或会适当调整内外政策,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国内,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这样的话改革派的力量将得到加强。”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建

新闻背景

伊朗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2日发表声明,首次公开回应过去几天伊朗多地的示威,指责“伊朗的敌人”为示威者提供现金、武器、政策和情报设备,是伊朗动荡局势的“幕后黑手”。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更进一步指明“幕后黑手”是美国、英国和沙特阿拉伯。

伊朗本轮示威于上月28日始发于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随后蔓延至包括首都德黑兰在内的多个城市,直接原因是近期部分商品价格持续上涨等经济和民生因素,示威者后来把矛头指向政府,反对伊朗的中东政策。

伊朗协议签署至今,伊朗经济发展情况如何,未来经济民生如何突破?这次大规模示威会对伊朗政治和外交产生什么影响,外部势力有没有插手?本报请来中东问题专家解读。

广州日报:伊朗协议签署至今,伊朗经济发展情况如何?伊朗经济民生发展有什么突破口?

刘中民:伊朗协议签署后,伊朗国内对核协议拉动经济发展的预期很高,但有几个因素造成伊朗经济发展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

首先,伊朗经济发展本身面临着体制和机制上的不少问题,如法律和市场不健全,对外资限制比较多等,因此欧洲很多外资仍然观望居多,没有大量进入;其次,虽然伊朗制定了第六个5年计划,试图摆脱对油气经济的依赖,但短期内还是摆脱不了。油气价格低迷,伊朗经济也难有起色,尽管鲁哈尼经过一个总统任期,把失业率从30%左右降低到12%左右,但这个失业率还是比较高的;最后在外部影响上,正好赶上美国总统换届,特朗普几乎全盘否定前任奥巴马的伊朗政策,加大对伊朗制裁,这也给伊朗经济发展造成了障碍。

王建:核协议签署后,伊朗民众对经济发展的期待比较高,但后来的一系列事件如导弹问题,令美国加大了制裁,导致伊朗经济环境并没有根本好转。年轻人失业率居高不下,加上近期鸡蛋、汽油等物价上涨,政府削减补贴,导致基层民众生活压力加大,长期压抑的一些不满情绪爆发。

广州日报:这次示威会对伊朗国内政治和外交方向产生什么影响?

刘中民:这次示威突显出伊朗当前两个困境,其一是民众改革诉求与政府体制惰性的矛盾,体制惰性与民众改革期待不相适应;其二是国内改革发展与对外关系的矛盾,为抗衡沙特,伊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支持叙利亚、真主党,进一步限制了国内经济发展。

在国内制度方面,伊朗的政治体制存在一定的韧性,有宗教与共和制民主选举的双重保障,在此制度下,伊朗保守派和改革派相互博弈,产生钟摆效应,不断矫正伊朗的发展方向。另一方面,这种体制也存在比较严重的惰性,与民众的改革期待不相适应。因此,此次示威可能会给伊朗保守势力攻击改革派提供口实,但因为体制韧性的存在和安保力量的高度忠诚,伊朗保持国内稳定的基本面没有问题。

至于外交问题,有示威者不满伊朗过多介入中东局势,但其实这并不取决于伊朗本身。特朗普上台后,把伊朗塑造成“地区最大威胁”,不断挑拨沙特和伊朗的矛盾,进一步恶化了伊朗的生存环境。面对来自国家安全战略层面的外部压力,伊朗没有妥协的空间,不得不应对。外交上的困境也可以用来动员民意,过度收缩反而会失去更多民意。

王建:此次示威的根本点是民生,应对民众的不满,伊朗政府需要把政策关注点更多地转向经济发展和民生。如果鲁哈尼能以温和的方式平息示威潮,后续或会适当调整内外政策,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国内,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这样的话改革派的力量将得到加强,否则,伊朗保守派力量将压制鲁哈尼政府。

对外方面,伊朗可以适当调整外交政策,采取比较灵活的姿态,在某些地区问题上相对收缩,争取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同时通过一些表态与行动争取欧洲国家和亚洲国家的理解和支持,改善外部环境。

广州日报:伊朗称美国、英国和沙特阿拉伯是“幕后黑手”,有迹象显示上述国家参与其中吗?

刘中民:会有一些外部因素存在。特别是在舆论上,西方媒体的偏向性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发推特指责,这些都是在舆论上给伊朗制造麻烦。但目前看来,外部因素不是主要原因,实质上还是发展问题,是伊朗的内部矛盾,在物价上涨,失业率高和年轻人口众多的情况下,伊朗需要通过摆脱体制惰性,在经济领域渐进开放,找到改善经济民生的发展方案。

王建:此次事件主要还是伊朗的内政。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示威一开始是保守派为反对鲁哈尼而挑动的,目前没有确切证据证实外国势力前期参与策划组织。对鲁哈尼政府来说,抓住根本点,回应民生要求是明智的做法。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