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沙特反腐告一段落 经济改革会何时开启”,《新京报》
发布时间: 2018-02-02 浏览次数:

201822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副研究员在《新京报》发表评论文章《沙特反腐告一段落 经济改革会何时开启》(见《新京报》201822日第A04),全文如下:

沙特反腐告一段落 经济改革会何时开启

尽管沙特国内和国际社会对萨勒曼王储主导的反腐大戏充满诸多质疑,但对于沙特而言,也确实带来了发展契机。

沙特持续3个月的反腐风暴近日初步落下帷幕,尽管沙特国内和国际社会对萨勒曼王储主导的反腐大戏充满诸多质疑和解读,但对于沙特而言,也确实带来了巨大的发展契机。萨勒曼王储是《2030年愿景》的倡导者与执行者,反腐风暴是其更好落实该愿景的重要一环,具有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反腐风暴为沙特未来的经济改革带来了政治与经济上的“红利”,也正在此基础上,诸多具体的经济改革措施提上日程或已然落地。

沙特反腐对经济改革的三大“红利”

萨勒曼王储的反腐风暴就目前而言,已为沙特的经济改革带来了三大“红利”。

首先,是政治红利。现代沙特王国的建国史,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开国国王伊本·沙特合纵连横的联姻史,日积月累,其直接结果便是产生了世界上最为庞大的王室群体。由于沙特遵循的是阿拉伯半岛传统的兄终弟及这一王权转移规范,再加上伊本·沙特国王子嗣甚众,不仅迄今沙特国王仍为伊本·沙特的第二代,而且诸多血缘更为亲近的王公掌控了国民经济的诸多关键领域。

换言之,在经济领域可谓“政出多门”。此次反腐风暴可谓一剂猛药,随着沙特首富瓦利德王子等宗室近支身陷囹圄而被各个击破,这为萨勒曼王储得以集中精力推进其经济改革创造了良好的政治契机。

其次,是财政红利。反腐风暴席卷的是沙特的权贵,长期以来掌控着巨额财富。萨勒曼王储的目标是将反腐置于可控范围之内,采取恩威并施,以金钱换和解的方式来予以推进。

截至目前,沙特总检察长宣布,政府准备通过与被捕官商达成经济和解的方式没收其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人称“中东巴菲特”的瓦利德王子也已获释。这些巨额资产极大充实了沙特的国库,为其应对财政赤字和推进经济改革奠定了雄厚的财政基础。

第三,是油价红利。尽管沙特的经济改革着眼于后石油经济时代,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石油收益对于沙特经济的重要性仍难根本取代。近年国际油价的低迷使得沙特遭遇巨大财政赤字,如何重振油价是萨勒曼王储不得不认真对待的核心问题。

事实上,自反腐风暴开展以来,国际油价升至两年半以来的最高水平。2017116日,布伦特原油达到64.44美元/桶,涨幅达3.5%,而这离不开OPEC的持续减产计划,更离不开萨勒曼王储所获得的政治红利。

油价的上涨也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反腐所带来的阵痛。

旨在打造一个迈向后石油时代的沙特

萨勒曼王储的反腐风暴与具体经济改革规划实则齐头并进,其在诸多领域提出了改革的蓝图。

第一,提出NEOM经济特区的规划。在萨勒曼王储掀起反腐风暴之前数日,他就正式提出了创建耗资5000亿美元的NEOM经济特区计划,该特区的名称含义便是“新的未来”。该城位于沙特、埃及、约旦与亚喀巴湾东部的交界处,其面积将达2.65万平方公里,其经济模式从石油转向高科技,该特区还将建立全新的法律与经济制度,用萨勒曼王储的话来说:这里“没有容纳旧思维的空间”。

第二,筹划开放旅游市场。沙特国土面积广阔,具有丰富的旅游资源。长期以来,沙特只颁发工作、学习和朝觐等签证,201711月,沙特宣布最快在6个月内发放旅游签证,这将极大促进旅游产业的发展。

第三,年初逐步将沙特国内油价与国际接轨并开征增值税。萨勒曼王储将国内油价上涨政策的阻力通过反腐财政红利归于普通民众的方式来予以抵消,这有利于民众回归理性的油气消费习惯,也有利于降低油气在国计民生中比重。

增值税是当前多数国家的主要税种,沙特开征增值税是对其金融与税收制度的大变革,能够更好与国际接轨。以上三大经济改革举措尽管领域不同,但指导思想一致,即打造一个萨勒曼王储领导下的迈向后石油时代的全新沙特。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