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副研究员就以总理访美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
发布时间: 2018-03-06 浏览次数: 55

201836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副研究员就以色列总理访问美国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全文如下: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再会特朗普,除了“感谢”还说了什么?

“伊朗,伊朗,伊朗。”

35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华盛顿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后,这样向以色列记者形容两人当天会谈的内容。

“我们仅花了15分钟时间讨论巴勒斯坦。”内塔尼亚胡说,他与特朗普的会谈比预定时间延长了1个小时。

这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内塔尼亚胡第2次到访白宫,也是两国领导人的第5次会谈。相比于一年前急于确认特朗普的“亲以”姿态和真实立场,这一次内塔尼亚胡更强调了两个盟国间的一致目标。

“(内塔尼亚胡)两次访美状态截然不同,反映了以色列与特朗普政府之间已经从小心翼翼的试探走向了相对深度与稳健的合作。”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以色列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钮松向澎湃新闻表示。

强化反伊朗阵线

“如果要我说出对以美两国,乃至对我们的阿拉伯邻居的最大挑战,那答案就只有一个词:伊朗。”路透社称,内塔尼亚胡在5日的会谈中强调,“我们必须阻止伊朗,这是我们共同的挑战。”

就在上个月,以色列在与叙利亚边境地区击落一架伊朗无人机后,内塔尼亚胡曾警告称,以色列可能将对伊朗直接展开行动。在与特朗普的会谈中,内塔尼亚胡也提到了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等问题中的角色。

而向来将矛头对准伊朗、威胁要退出伊朗核协定的特朗普也作出了回应。白宫在一份声明中称,特朗普“强调了他将继续反击伊朗负面影响力的目标”。

“现在以色列国内普遍认为,伊朗的威胁是迫切且现实的,也希望美国发挥更大作用。另外,伊朗核问题也将作为内塔尼亚胡本人的外交业绩。因此内塔尼亚胡此次高调抨击伊朗实属正常。”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科学学院博士候选人王晋分析道。

相比之下,《纽约时报》称,特朗普似乎对迟迟未露真容的巴以和平“最终协定”更感兴趣。

“我们正在加紧工作,这将是一个伟大的成就。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特朗普在他的椭圆形办公室里向内塔尼亚胡说。

与此同时,特朗普隔空呼吁巴勒斯坦人重返谈判桌。但是,自去年12月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以来,巴勒斯坦领导人公开反对美国作为调和者介入巴以和谈,并关上了对话的大门。此举导致美国切断了65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内塔尼亚胡对这一“最终协定”似乎也并不上心。《纽约时报》称,内塔尼亚胡只是简单提及了巴勒斯坦问题,随即大加赞扬了特朗普去年底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称其是“历史性的一刻”。

“总统先生,我们的人民将会永远铭记这一刻。”报道称,内塔尼亚胡还将特朗普与三位历史人物——波斯帝国国王居鲁士、英国前外交大臣贝福尔、美国前总统杜鲁门相提并论。三人被认为对犹太人的发展、建国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201712月,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启动将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此举导致巴勒斯坦等多方的强烈不满。在5日的会谈中,特朗普还表示,考虑于今年5月亲赴耶路撒冷出席新使馆揭幕仪式。

丑闻缠身寻求慰藉

除了与特朗普会谈,内塔尼亚胡此访的还有另一场重头戏——在一年一度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上发表演讲。为期3天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年度会议将亲以色列说客和美国立法者聚集在一起,探讨美国未来对以色列的政策。

20163月,在女婿库什纳的策划下,作为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在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年会上发表演讲,赢得了不少犹太金主的好感。也正是在此次演讲中,特朗普首次承诺要将美国驻以大使馆前往耶路撒冷。

今年,美国副总统彭斯、美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已先后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讲,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也作为美国政府官员代表出席。

内塔尼亚胡的演讲,将在大会闭幕日——36日进行。往年,内塔尼亚胡大多通过视频连线。

“内塔尼亚胡要传递的,仍然是美以齐心协力的形象。”钮松评论道。

尽管内塔尼亚胡长达5天的访美行程不乏亮点,但其家庭的权钱交易丑闻却为此行蒙上了一层阴影。正如路透社所言,内塔尼亚胡期待在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年会上发表演讲的同时,同样等待着以色列总检察长作出是否起诉他的决定。

就在内塔尼亚胡登上赴美飞机前一天,以色列警方来到他位于耶路撒冷的家中就其与电信公司贝泽克公司(Bezeq)涉嫌进行利益交换展开问询。同一天,内塔尼亚胡的妻子在警察局接受调查。这已是内塔尼亚胡自去年以来第8次就贪腐嫌疑接受警方问询。

而就在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会谈当日,以色列警方发布消息称,内塔尼亚胡前新闻发言人赫费茨前一日晚间签署了一份协议,将作为“国家证人”(控方证人)在内塔尼亚胡受贿案中提供证词。这是第三名“倒戈”的内塔尼亚胡亲信。

新华网称,近来卷入多起涉腐丑闻的内塔尼亚胡坚称自己清白,并誓言不仅将完成本届任期,还将赢得下届选举。

内塔尼亚胡所面临的这个局面与特朗普有几分相似——他们的家人都正受到本国检察机关的调查,区别在于,特朗普本人并未受到直接调查。

“他们有很多共同点,他们可能都迫切需要一个朋友或一个能了解他们遭遇的人。”《纽约时报》援引奥巴马时期中东和平副特使马拉·鲁德曼(Mara Rudman)的话说,“恰好在此时,他们向世界展示了这一点。”

“内塔尼亚胡‘打美国牌’可以转移一部分视线,也许能够获得一定的慰藉,但无法从根本上动摇以色列当前的政治生态和法治基础。”钮松指出,以色列就曾有过在任总统因罪下狱的先例。

多家美国媒体以内塔尼亚胡赴美“取暖”为题突显这位以色列强人政客当前面临的困境。

“他在为他的政治生命作斗争。”奥巴马政府的巴以和谈代表大卫·马科夫斯基(David Makovsky)向《华盛顿邮报》指出,此次华盛顿之行于内塔尼亚胡而言是难得的喘息之机。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