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刚研究员就埃尔多安赢得土耳其大选等问题接受上观网采访
发布时间: 2018-06-25 浏览次数: 10

2018625日,上外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研究员就埃尔多安赢得土耳其大选等问题接受上观网采访,全文如下:

深度 | 土耳其大选不眠夜:埃尔多安为何又赢了?

提前17个月大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又“赌对了”。当地时间24日晚,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埃尔多安以52.5%的得票率在总统选举中获胜,执政党正发党与民族行动党组成的竞选联盟也在议会选举中赢得绝对多数。此前信誓旦旦要将埃尔多安拖入第二轮投票、要将正发党踢出第一大党的对手们,最终还是铩羽而归。从总理当到总统,执政15年的埃尔多安为何能够屡战屡胜?开启新的5年任期,他和正发党又将面临哪些挑战?

为何能赢

对于很多土耳其人来说,昨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午夜过后,位于首都安卡拉的正发党总部楼下仍然人声鼎沸,埃尔多安支持者们翘首等待总统出现在阳台上,发表例行胜利演说。在此之前,土耳其通讯社Anadolu报道,初步结果显示,埃尔多安以52.5%的选票赢得总统选举。议会方面,尽管正发党未能延续单独过半的优势(获得42%的选票),但它与民族行动党(得票率11.2%)组成的竞选联盟仍掌控了600个议席中的多数(342席),没有给反对党“翻盘”的机会。

“这场胜利对于土耳其人民和社会而言,都是一个理想的结果,”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郭长刚指出,“埃尔多安的表现比外界预期得更好。”此前,多家西方媒体和分析人士曾预测,面对反对派空前广泛的候选人攻势,埃尔多安很可能无法直接胜出(取得过半票数),从而将在78日的第二轮投票中遭遇围攻。如今看来,这只是反对党的黄粱一梦。“这说明埃尔多安和正发党仍在土耳其国内占据优势地位,”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指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埃尔多安在土耳其保守和虔诚的中心地带始终享有相当高的支持。他本人出身平凡,自上任后主持了一场基础设施建设热潮,不仅带领土耳其走向现代化,也让普通民众摆脱了贫困,同时还恢复了伊斯兰教在土耳其政治生活中的部分影响。

有评论称,与去年4月修宪公投时51.36%的“险胜”相比,埃尔多安此次52.5%的得票率显得更为从容体面。郭长刚认为,此次埃尔多安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战绩,两大竞选策略功不可没。其一,与民族行动党的合作。这个民族主义色彩强烈的政党,善于利用民众情绪,展开选民动员,国内支持率一直稳定在10%左右。埃尔多安与其联合,有助于扩大选民基础,营造民族主义氛围,将自身刻画为民族利益的代表,从而吸揽更多选票。其二,继续打出“社会福利牌”。大选前夕,正发党推出一系列扩大社会福利的政策,其中包括提高老人退休金、老兵抚恤金、工商业者福利津贴等,还针对学生群体做出“解冻”学籍等承诺,相当于进行了一场“社会总动员”。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认为,自2002年上台以来,正发党开启了一个“福利援助新时代”。这种“收买人心”的做法为其奠定了囊括社会各阶层(学生、老人、残疾人和失业者等)在内的稳定票仓。

诸多信号

尽管总统和执政党成功“守住江山”,但得票情况也释放出土耳其局势的诸多信号。“埃尔多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孙德刚指出。

其中最为抢眼的,自然是埃尔多安最大对手、中左翼共和人民党人因杰。他在总统选举中得票率高达31%,超出此前民调显示的25%,也远高于其政党在议会选举中11.5%的成绩。美联社称,这位前物理教师以才智过人、雄辩敢言的形象受到伊斯坦布尔、安卡拉等大城市民众的追捧。郭长刚认为,作为近段时间的“网红议员”,因杰代表着一股世俗力量,提出了一系列投选民所好的社会主张,如扩大学生群体福利、放松对媒体的限制等。孙德刚认为,这说明土耳其国内中左翼势力正在上升。

投射到议会选举层面,“大当家”中右翼正发党失去了单独过半的优势(得票率为42%),共和民主党、民族行动党、人民民主党(亲库尔德)和好党(从民族行动党中分裂而生)等4个政党均突破10%门槛,打破多年来“四党逐鹿”的格局。美国学者索纳·卡加帕泰称,土耳其议会出现了近35年来最多样化的局面,几乎所有主要政治派别都占据一席之地。英国《卫报》称,其中两个政党值得一提,其一,去年刚成立的好党一举夺得逾10%的议席,与母党11.2%的成绩相差无几。其二,亲库尔德的人民民主党再次斩获逾10%议席(11.56%),成为稀释正发党选票的主要力量。

“议会‘一超多强’的格局未变,但‘一超’的力量有所削弱,‘多强’正在上升,”孙德刚指出,随着反对党影响力的扩大,政治分裂呈现加剧之势,共和人民党、人民民主党和好党有可能抱团制衡右翼保守政府。从长远看,政府面临的掣肘和挑战将越来越多。“反对党将释放更大政治韧性,未来联合政府的模式将确保其广泛的政党代表性,”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阿曼达·斯鲁特指出。

郭长刚则认为,正发党和民族行动党共获得53%以上的议席,已在议会占据有利地位,再加上修改后的宪法赋予总统任命部长、发布法令、制定预算和做出安全决策等多项重要权力,埃尔多安和政府有望更好地掌控局面,摆脱反对党的牵制。

挑战几何

舆论普遍认为,随着土耳其从议会制切换至总统制的新时代,总统将在奠定未来数年、甚至数十年政治格局方面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美国《纽约时报》指出,具体而言,埃尔多安可能会利用这场胜利来缓和其国内政策,但同时,将在中东和全球舞台上展开更加雄心勃勃的“赌博”。

专家普遍认同前者:团结社会分裂、形成政治共识将是埃尔多安和新政府的当务之急。据土媒体报道,埃尔多安已在胜选后向反对派喊话,“是时候放下争拗、矛盾和憎恨,着眼于国家的未来”。“再次上任后,埃尔多安和正发党料将推行缓和政策,最大限度地调和各党派矛盾,平衡各党派关系,”郭长刚说。孙德刚认为,其中既包括保守政党与世俗力量之间的关系,也包括库尔德民族主义政党和土耳其民族主义政党之间的对立问题。不过,短期内,埃尔多安并没有照顾库尔德人独立意识、化解民族矛盾的好办法,如何维护民族团结可能要比眼下的经济困境更为紧迫。

当然,民生也是埃尔多安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美国《华盛顿邮报》称,里拉大幅贬值、失业率居高不下、外国投资者撤出……经济不景气的梦魇又回来了,它曾在20156月的议会选举中让执政党付出代价:议席数下跌7个百分点。专家认为,此次选举的胜利,有助于新政府稳定经济局面,全力推行经济改革。

对外方面,美国民主防御基金会研究员埃坎·埃尔德米尔预计,土耳其和西方之间的紧张关系将继续存在,“它将在叙利亚、伊拉克采取进一步的跨境行动,最终导致它和欧盟关系进一步恶化”。另有分析则认为,这样的预测有失偏颇,未来土耳其将推行更为“平衡务实”的外交政策:东西并重,发展与中国、俄罗斯关系的同时,也将修复与欧美的关系置于重要位置;独立自主,争当中东“地区大国”的雄心将更加坚定,将寻求在叙利亚、巴勒斯坦等问题上发挥更大影响力。

对华关系方面,目前两国经贸交往密切,今年前4个月双边贸易额提升近一半,前两个月中国赴土旅游人数同比增长100%。“大选前夕,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刚刚来华访问;随着埃尔多安开启新的任期,我们有理由期待更为良好、更为紧密的中土关系。”郭长刚说。

来源:上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