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副研究员就中土关系等问题接受“时代财经”采访
发布时间: 2018-06-27 浏览次数: 10

2018627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就中土关系等问题接受“时代财经”采访,全文如下:

埃尔多安:从卖柠檬水到走上总统之路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赢得的不只是一场简单的选举,而是土耳其“百年变局”十字路口上的一次领导人选择。

2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又一次在充满挑战性的总统大选中以绝对优势获胜。99%投票的统计结果显示,已经执掌了土耳其16年的埃尔多安获得52.6%的选票,力压对手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候选人穆哈雷姆因杰。

20174月,土耳其宪法修正案的通过,意味着这场大选过后,该国自1923年建国以来实行了近百年的议会制政体将正式转变为总统制。不出意外,埃尔多安将至少执政这个拥有八千万人口的国家至2023年。

草根青年跻身政坛

与如今叱咤土耳其政坛的强人形象不同的是,埃尔多安的出身十分平凡。

1877年至1878年的第十次俄土战争中,巴统(如今的格鲁吉亚)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割给了当时的俄罗斯帝国,由于不愿受割地之辱,出生于巴统的埃尔多安祖父举家迁往土耳其里泽。1954年,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出生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卡辛帕沙区,父亲艾哈迈德·埃尔多安则是土耳其海岸警卫队的一名上尉。

平凡的家庭并没有给埃尔多安太多的光环加身,年仅十几岁的他,已经在街道上卖柠檬水和芝麻面包,以赚取额外的钱补贴家用。

1965年小学毕业后,埃尔多安进入哈提布伊玛目专科宗教学校读书。这类学校的教学目标便是培养青年们成为伊玛目和传教士,这或许为埃尔多安心中关于政教合一的幼苗提供了合适的滋生土壤。值得一提的是,在路透社的报道中,已经身为总统的埃尔多安于今年1月份还曾到学校参观,并计划在2018年完成128座伊玛目哈蒂普高中的建设,投入的预算也将翻倍至16.8亿美元,以此打造土耳其“虔诚的一代”,为建设新文明发挥作用。

高中毕业后,埃尔多安进入阿克萨赖经济与商业学院攻读工商管理专业,闲暇时间在当地的俱乐部踢起了半职业足球。费内巴切体育俱乐部足球队一眼便看中了这个优秀的球员,想要收归己有,但却遭到了埃尔多安父亲的反对。

尽管驰骋绿茵的美梦戛然而止,但埃尔多安的政坛征战之途才刚刚开始。

1981年,埃尔多安加入主张政教合一的福利党。于19943月的地方选举中,他当选了伊斯坦布尔市长并在政界初露头角。在当任市长的三年中,埃尔多安展现出了卓越的治理才能,伊斯坦布尔长期存在的城市问题几乎都得到了解决。

然而好景不长,福利党主席埃尔巴坎出任总理时在宗教上的过多作为惹来了“杀身之祸”。在福利党被取缔后,埃尔多安也因为此前公开朗诵过一首带有宗教涵义的诗歌而锒铛入狱。而在2001年被提前释放后,埃尔多安选择了自立门户,创建正义与发展党(下文简称正发党)并出任领袖。

在正发党的路线上,埃尔多安充分吸取前任的教训。为求生存发展,该党表面上主张亲西方的中间偏右路线,一方面抛弃原先宗教保守派的做法,另一方面也不同于以往以强硬手段推行世俗化的凯末尔主义。

保守与野心并存

危机总是与机遇相伴随。2001年上半年,土耳其经济曾出现大崩溃,给当时初出茅庐的正发党和埃尔多安打开了跻身政坛的大门。主打经济复苏和扩大社会福利的正发党乃民心所向,在2002年的大选中大获全胜。当然,出任总理后的埃尔多安也的确给土耳其带来了救命良药。

在包括大规模改革医疗系统,扩大对穷人的医保服务,改善住房、改善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增强非穆斯林群体的权益等一系列改革措施下,土耳其经济得以恢复。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从2002年至2015年,土耳其的贫困人口数量急速下降,从30.3%降至1.6%。并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该国人均国民收入更是翻了将近3倍,从2002年的3560美元持续上涨至2010年首次破万的10430美元,而该数据在2016年为11230美元。在经济上的作为成为了埃尔多安的政治资本,正发党在后来选举中获得的选票一届高过一届。

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辉煌一如开国元勋凯末尔统治下的“新土耳其”。然而,与凯末尔主张政教分离不同的是,埃尔多安一直都是政教合一的坚信者。土耳其的国家制度是伊斯兰与民主政治制度相结合的典范,频繁的军事政变并没有动摇埃尔多安的根基,反而助长了土耳其近几年的伊斯兰化趋势。

美国《时代》周刊曾这样评价埃尔多安:他表面上是个世俗派,总是西装革履,但骨子里仍是个伊斯兰保守派。在他执掌土耳其的前16年里,宗教与世俗之争还混合了威权主义与自由主义的斗争,变得更加波云诡谲。

国父凯末尔曾推动土耳其进行世俗化,定下了包括妇女在政府机构及学校佩带头巾为非法等规定,但埃尔多安的妻子和女儿一直是这一规定的挑战者,她们出入任何场合都会佩带头巾。外人或许难以想象,在土耳其,一条小小的头巾会成为世俗与保守的分水岭和政治斗争的焦点。

在埃尔多安心里,对奥斯曼帝国昔日的辉煌从不曾忘记。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土耳其与叙利亚就“化友为敌”,转而支持世俗反对派武装推翻巴沙尔政权。20183月,土耳其宣布已经完全控制了叙利亚的阿夫林地区,而这片地区,在历史上曾是土耳其前身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当俄罗斯发表涉及阿夫林地区的言论时,土耳其更是霸气表态,“把阿夫林控制权交还叙利亚人一事,土耳其说了算。”

2014年,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历史首次的总统直选上获胜,与时任总统耶尔德勒姆对调职位,继续维持在政坛的主导地位。2017年,土耳其举行了修宪公投,开启了埃尔多安“实权总统”之路。

实权总统的新任期

2018年,埃尔多安再次连任。据《卫报》25日报道,尽管正式的结果还未出炉,埃尔多安已在初步结果揭晓后于安卡拉发表了胜选演讲。他承诺,将“继续打击恐怖组织”、“继续战斗以使叙利亚更加自由”,并增加土耳其的“国际声望”。

然而,迎接正发党的土耳其境况与2002年他们上台之时可谓十分相像。据BBC中文网报道,土耳其民众对经济减速,通货膨胀加剧,高通胀、高失业率和货币贬值的担忧有增无减。根据土耳其6月份的官方数据显示,该国失业率达到10.1%,青年人的失业率高达17.7%。而在此前的美联储加息的国际经济大势中,土耳其里拉也遭受波及,土耳其里拉兑换美元大幅波动走低,2018年以来其累计贬值已超过20%

经济发展问题成为埃尔多安新任期的一大挑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告诉时代财经,此次大选之后,土耳其实现了平稳过渡,但在推动经济发展、弥合社会分裂、平衡教俗关系和外交等方面,埃尔多安和正发党仍面临挑战。

土耳其《左翼报》曾报道,埃尔多安将此次选举视为土耳其崛起之路上的里程碑,多次号称要带领土耳其跻身世界强国之列。

“埃尔多安新任期开启后,土耳其外交上的自主性将进一步加强。未来土耳其除了与外部大国寻求和解与缓和关系,还将执行更为独立平衡的外交政策。”邹志强认为,土耳其对中国的经济期待很大,待国内稳定之后,土耳其对华合作的愿望和诉求将更加强烈。

近年来,中土关系持续升温,双边贸易额也不断攀升。2月份,由中国企业承建的土耳其盐湖地下天然气储库项目注气仪式在土耳其阿克萨赖省成功举行。埃尔多安对该项目的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对中国企业给予充分肯定。

此外,埃尔多安对“一带一路”倡议亦一直态度积极。据人民网报道,在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埃尔多安就曾表示土方愿同中方在“一带一路”建设框架下加强投资、交通运输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等合作,欢迎中国企业赴土耳其投资。土方愿就中东局势同中方保持沟通。

邹志强分析称,土耳其希望通过对接“一带一路”倡议获得更大经济发展助力。土耳其保持国内稳定也有利于中土关系发展,在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将面临新机遇,中土合作未来将继续升温。

来源:时代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