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阿拉伯版北约”等问题接受上观网采访
发布时间: 2018-10-09 浏览次数: 11

2018109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就“阿拉伯版北约”等问题接受上观网采访,全文如下:

深度 | 美国沙特等9国本周要开峰会,能否拼凑起“阿拉伯版北约”?

若无意外,本周末,华盛顿将迎来一场重要峰会:美国与“海合会”6国以及埃及、约旦的领导人将坐在一起商量如何打造“阿拉伯版北约”。各方似乎雄心勃勃,但是新联盟能否孕育而生却还是未知数。

伊朗并非唯一目标

所谓“阿拉伯版北约”出自去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沙特之行。据美方说法,这一想法最初由沙特提出。在特朗普访沙前夕,沙特提议签署一项安全协议,成立军事联盟来遏制伊朗的扩张。不过,该提议并未立即付诸实施。

最近数月,美国与中东地区国家被曝在悄悄酝酿这一联盟。据一些官员透露,这一军事联盟处在设想阶段,暂时定名为“中东战略联盟”,包括“海合会”6个成员国以及埃及和约旦。联盟旨在加深成员国家在导弹防御、军事训练和反恐等方面的合作。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一名发言人表示,“中东战略联盟”将成为抵抗伊朗侵略、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堡垒,给中东地区带来稳定。

美沙为何要牵头组建“阿拉伯版北约”?从两国的表态可以发现,对抗伊朗无疑是打造联盟的一个重要目的。沙特在这方面的诉求尤其明显。“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引起沙特强烈不满。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调整对伊朗政策,沙特看到了机会,希望借助美国的力量,再拉其他逊尼派国家,一同构筑对抗伊朗的联盟体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说。

虽然和沙特一样也强调联盟的“反伊”属性,但美国的心思恐怕没沙特那么单纯。

刘中民指出,美国借打造“阿拉伯版北约”还有其他盘算:其一,通过对抗伊朗整合被奥巴马政府削弱的中东地区盟友体系;其二,谋取军火利益。建军事同盟意味着阿拉伯国家要增加和升级军备,这样,美国军火就大有销路。此前,美国已同沙特签下1100亿美元的军售大单,美媒还戏称这笔大单有望成为鼓励海湾国家成立“阿拉伯版北约”同盟的“基石”。其三,希望利用“阿拉伯版北约”调解自己两个盟友沙特与卡塔尔的矛盾,解决断交危机。

在中国中东学会会长杨光看来,伊朗固然是“阿拉伯版北约”瞄准的突出目标,但并非打造这个联盟的全部目的。

从美国而言,它在考虑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即在中东战略趋于收缩的情况下,如何维护自身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美国对中东的能源依赖虽有减少,但是能源供应安全仍需维护,这是一;第二,盟友以色列的安全需要保护;第三,地区反恐需要相关力量支持;第四,防止地区大国(如伊朗)挑战美国利益;第五,防止域外大国,主要是俄罗斯在中东扩大势力范围;第六,美国在中东保持存在需要有人出钱埋单。”基于上述多重考量,“阿拉伯版北约”是一个很好的抓手。“利用地区国家,拼凑一个以美国为主导的集体安全体系,可以使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长期维持下去。”杨光说。

从地区国家角度看,事实上也有建立集体安全体系的需要。以牵头国沙特为例,作为地区大国,它在与其他地区大国的较量中,仅凭一己之力远远不够。因此,需要依赖与美国及其他地区国家的合作,强化自己在阿拉伯世界的领导地位。

更重要的是,“阿拉伯版北约”折射了中东地区的现实和前景,即正在逐渐形成两极格局,一如当年北约也是美苏冷战的产物和工具。这一两极格局表现在两大阵营的对抗:一个是伊朗领衔的阵营,集合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乃至土耳其,背后有俄罗斯支持;另一个是沙特领衔的阵营,包括阿联酋等国,背后有美国撑腰。这两大阵营存在长期性矛盾,包括教派、民族冲突。在这一背景下,形成军事联盟有阵营内部的现实共同需要。

很难复制北约

美国与中东盟友为“阿拉伯版北约”树立了一个很高的标杆——要以北约为蓝本,打造一个中东战略联盟。

但在分析人士看来,“阿拉伯版北约”或许能促成一些安全合作,但要完全复制北约恐怕很难,因为其存在“结构性缺陷”。

从内部来说,阿拉伯国家内部矛盾重重,难以形成共识。

比如沙特等国与卡塔尔的“断交危机”至今未解;同为地区大国,埃及与沙特长期存在争夺地区领导权的矛盾。科威特、阿曼等海湾小国通常奉行中立政策,不愿在地区大国的冲突中站边。

即便在如何界定地区安全威胁上,阿拉伯国家内部声音也不一致。

沙特号称打造“阿拉伯版联盟”意在遏制伊朗,但是,并非所有阿拉伯国家都把伊朗当成“敌人”。比如卡塔尔、阿曼就与伊朗保持良好关系,甚至与伊朗进行合作。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据“土耳其之声”网站报道,阿拉伯舆情指数报告显示,只有沙特和科威特将伊朗视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而其他阿拉伯国家则把以色列和美国视为头号威胁。报告还称,在阿拉伯国家民众眼中,相比失业和贫困等紧迫问题,外部威胁已居于次要地位。

卡塔尔外交大臣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萨尼强调,联盟应该有一个坚实的基础,但是,海湾国家仍处于旷日持久的争端中,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建成联盟。他说:“美国主导的这个联盟所面临的真正挑战是要解决海湾危机。”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中东中心高级研究员耶齐德·萨伊赫指出,在建设联合防御能力上,海合会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已经证明打造“阿拉伯版北约”的不靠谱。即便是沙特和阿联酋这样相对较铁的地区联盟,也未能在发动也门战争一事上妥善协调。

“从本质上说,阿拉伯世界的碎片化和内部矛盾,使其很难整合成类似北约这样有法律约束力、有明确权利与义务关系的联盟体系。”刘中民说。

从外部来看,美国的收缩战略、“低成本”战术也将限制这一联盟发挥功能。

眼下,美国不愿在中东承担更多义务,而是想从中渔利。在叙利亚问题上就表现得很明显,美国既要颠覆巴沙尔政权,但又不想发动大规模地区战争,让自己陷入叙利亚战争泥潭。

又如,在联盟是否要签订“集体防御”条款一事上也反映了美国的“自私”心理:要享受老大的权利,但不想承担老大的责任。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些阿拉伯国家希望在“阿拉伯版北约”中引入类似北约第5条款的“集体防御”条款,但是,美国不愿意。

北大西洋宪章第5条款是北约的核心条款,规定当任一盟国遭到入侵,北约将采取集体军事行动。

“阿拉伯国家之所以想引入第5条款是出于自身安全考虑,想把美国绑在这个安全体系上。但美国不同意,则暗示其不想过多承担安全义务。”刘中民说。

为此,有分析指出,美国酝酿打造“阿拉伯版北约”,主要是为其自身利益服务,不会让这一联盟轻易为其他阿拉伯国家所利用。与其自己出头,美国更希望其“盟友在对抗地区安全威胁方面担负更多责任”。美国的战略收缩态势将大大削弱“阿拉伯版北约”的功能和作用。

鉴于上述种种障碍,刘中民并不看好“阿拉伯版北约”的前景。他还补充道,由于美国与阿拉伯国家之间无法像美国与欧洲国家那样拥有共同价值观,联盟缺乏重要的支撑;同时,北约是经过几十年发展才形成如今成熟的防务体系。“‘阿拉伯版北约’还只是一种概念,在性质、防务体系和机制安排、界定盟友权利与义务关系上,与北约相比还差得很远。”

不过,杨光认为,在中东格局趋于两大阵营对抗的背景下,拼凑一个“阿拉伯版北约”未必没有可能,但即使建成,也只是地区性安全机制,在水平和规模上无法与北约相提并论。而且,由于受到很多因素影响,比如一些地区大国未来是否“加盟”、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如何理顺,因此,这一联盟能否为中东带来和平稳定尚难断言。

事实上,美国先前多次试图打造类似联盟,但都以失败告终。例如,2015年,美国在埃及洽谈组建“反应部队”,由埃及、约旦、北非国家和海湾国家贡献兵员,编制大约4万人,指挥架构类似北约,费用由海合会提供。然而,碍于地区紧张局势以及地区国家间纠纷,这支部队终未建成。“阿拉伯版北约”会否重蹈覆辙,本周的峰会或许会显露若干端倪。

来源:上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