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制裁伊朗‘留余地’实属无奈”,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 2018-11-05 浏览次数: 18

2018115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在《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制裁伊朗“留余地”实属无奈》,全文如下:

制裁伊朗“留余地”实属无奈

美国将于115日启动对伊朗的新一轮制裁,最新加入制裁的对象将包括伊朗的能源、造船、运输和金融行业,并对继续购买伊朗石油以及和伊朗做生意的国家和企业进行制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将有8个国家或地区得到临时豁免,可以继续采购伊朗石油制品,同时将出于人道主义(购买食品、农产品、药品和医疗设备等商品)考虑,允许一些伊朗金融机构留在全球金融信息服务SWIFT内。

上述政策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美国留出8个得到豁免的国家,这无疑与特朗普不断叫嚣使伊朗能源出口“清零”的目标存在较大的距离,国际舆论更为关切美国此举的原因所在及其对美伊等相关各方的影响。

美国的新一轮制裁政策难以“一步到位”,根源在于对伊制裁问题的深刻复杂性。美国启动更加严厉的制裁不仅涉及美伊双方,同时也牵涉其他伊核协议相关各方,以及全球范围内与伊朗存在经贸联系的更多国家。更与国际能源市场稳定、中东地区格局等更加复杂的问题有关,甚至也包含对美国霸权地位的影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对自身伤害在美国看来,必须尽量降低到可承受范围。

首先,留出豁免国家是想平衡与相关各方尤其是与其盟友的关系。目前,尽管得到豁免的国家尚不明朗,但从透露出的信息来看,这些国家基本包括三种类型:一是日本、韩国等较为依赖伊朗能源的东亚盟国;二是中国、印度等具有全球经济影响力的新兴大国;三是土耳其等中东地区盟国。美国豁免盟国的考虑自然是避免因制裁政策过于强硬伤及盟友关系,并以此为杠杆调控与相关国家的关系。

其次,对伊制裁所涉问题的复杂性和诸多不确定性。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本身就不具备国际合法性,遭到欧盟、俄罗斯、中国等伊核协议相关各方及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最令特朗普强烈不满的莫过于未能使欧洲盟友“臣服”,进而使美国陷入严重孤立,这也是美国明确表示欧盟不会在豁免之列的原因所在。此外,美国的伊朗政策尽管得到沙特、以色列等中东地区盟国的配合,但沙特政治发展,尤其是沙特能否充当保证国际能源市场稳定的“防洪堤”,都存在不确定性。因此,在全面制裁伊朗的条件不成熟情况下,美国不得不留出一定的余地。

再次,全面制裁导致的不确定性可能冲击美国的霸权。美国制裁伊朗的任性政策凭借的是金融霸权,金融霸权的根基是以美元定价的石油交易。如果美国不顾各方的利益,执意对伊朗及相关各方进行“无死角”的制裁,并迫使在国际能源市场出现欧盟正在探讨的独立于美元之外的交易系统,这无疑意味着美国金融霸权的松动。这是美国的隐忧,也是其不断控制、打压欧洲尤其是欧元的根源之一。美国在对伊制裁问题上对欧洲的强烈不满也来源于此。

最后,伊朗经济将更加困难,但一定时期内不存在系统性政治危机的可能。伴随美国不断加紧对伊朗的制裁,伊朗宏观经济环境不断恶化,货币贬值严重。自今年58日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启动对伊朗的制裁以来,伊朗政府已采取大幅减少进口物资种类、收紧外汇兑换等做法,使伊朗呈现准备重回“抵抗经济”的迹象。当然,最值得关注的是伊朗国内经济与社会危机向政治危机传导的程度,即伊朗是否会因陷入严重危机而引发“革命”并导致政体更迭。但就伊朗伊斯兰革命近四十年的历史来看,尽管伊朗政体的压力会不断增强,但伊朗国内的团结也会因美国霸权的压力而增强,并同仇敌忾奋起抵抗。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