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伊朗经济的耐受力”,《环球》
发布时间: 2018-11-22 浏览次数: 10

2018111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在《环球》发表评论文章《伊朗经济的耐受力》(见《环球》2018年第23),全文如下:

伊朗经济的耐受力

美国115日全面恢复对伊朗单方面制裁,重点针对能源领域,意图掐住这个中东国家的经济命脉。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当天“放话”,伊方将继续出口原油,打赢这场“经济战争”。

伊朗经济状况过去一年明显恶化,美方制裁是主要原因之一。鲁哈尼政府因为通货膨胀加剧、失业率上升、货币贬值等状况在国内承受不小压力。鲁哈尼日前在议会提及一系列经济问题,决心化解当前危机。

为应对制裁,伊朗与经济相关部门近来接连经历人事变动。面对新一轮强硬制裁,伊朗经济能否挺过难关?美伊关系的下一步又将如何演变?

伊朗经济遭受冲击

伊朗石油储量居世界第四位,天然气储量居世界第二位,石油出口量在在欧佩克内仅次于沙特和伊拉克,日均石油出口量超过250万桶,占世界石油供应的4%左右。

伊朗经济对外依赖度很高,作为经济支柱的能源产业更是高度依赖国际市场。虽然石油产业在伊朗GDP中所占比例与其他中东产油国相比要低,但其财政收入依然高度依赖石油出口收入。美国新一轮制裁瞄准了伊朗的这一经济命脉,要全面切断伊朗的石油出口和金融交易渠道。

美国重启制裁,给伊朗经济发展、民众生活和社会稳定都带来了重大挑战。5月以来,美国重启制裁的压力使伊朗的发展环境急剧恶化,国内经济受到巨大冲击。

总体来看,伊朗国内经济秩序出现一定程度的混乱迹象,国内生产受到较大影响,货币里亚尔大幅贬值,从1美元兑4.2万里亚尔急速贬值为超过16万里亚尔,物价随之飞涨,民众实际收入和生活水平下降,失业率大幅攀升,甚至出现了街头抗议活动,社会稳定存在隐患。

在此背景下,伊朗经济今明两年可能会重现负增长。与此同时,外国公司因担心美国制裁纷纷撤出伊朗,伊朗缺乏必要的投资资金,不少国家也因此逐步减少甚至停止了从伊朗的石油进口,伊朗石油出口量近5个月来下降了三分之一,从每天超过250万桶减少至约每天170万桶,石油出口收入明显下降。

美国对伊朗的第二轮制裁更为严厉,覆盖面之广和态度之强硬均前所未有。美国财政部115日发布通告说,将从当天起对涉及伊朗金融、航运、航空、能源等领域的超过700个个人、实体、飞机和船只实施制裁。据悉,其中除了此前因伊核协议解禁的对象之外,加入了超过300个新的制裁对象。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对伊朗的制裁将使之遭受重创,严重打击伊朗的经济和对外扩张能力。美国决心以此迫使伊朗做出更大妥协,包括放弃核计划、限制弹道导弹开发以及放弃在中东地区的干涉行动等。虽然世界各国普遍反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和重启对伊制裁,但同时,各国对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做法缺乏有效的制衡能力。无疑,对伊朗经济而言,更为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

伊朗全力应对制裁

面对严峻形势,伊朗态度依然强硬,已经从多个层面采取措施加以应对,以期挺过这一难关。

首先,伊朗政府内部寻求团结,整合力量全力应对美国制裁。伊朗领导人反复宣称国际社会离不开伊朗的石油供应,完全切断伊朗石油出口是不可能的,并将制裁称为美国的“心理战、政治战”,申明伊朗不惧怕任何制裁威胁,呼吁国内民众不要惊慌,并承诺政府全力保障民众的正常生活,尽量在国内层面减缓美国制裁的冲击力。

同时,为维护稳定,伊朗国内各派开始摒弃分歧,团结起来一致对外。1027日,鲁哈尼改组了内阁,调整了四名政府部长人选,并获得了议会的支持。“我们的主要敌人美国,抽出剑指向我们,我们必须反抗、必须团结。不管属于哪一个派系……我们都是伊朗的一部分。”鲁哈尼在议会演讲中说。

其次,伊朗正在做好重回“抵抗经济”的准备。伊朗拥有长期应对美国制裁的历史经验,经济抗压能力和发展韧性远强于大多数国家,伊朗民众对此也大多习以为常。美国长期对伊朗进行制裁,特别是伊朗核问题爆发以来的十余年中,对伊制裁更是不断升级,但伊朗最终挺了过来,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抵抗经济”。伊朗已通过限制部分产品进口、增加本币和易货贸易、拓展石油输出渠道等措施,提升了对外部制裁的抵御能力。

再次,伊朗采取多种新途径设法规避美国制裁。对伊朗来说,面对美国要将伊朗石油出口降至零的威胁,最为重要的是想方设法将石油卖出去。为此,伊朗不断扩大其拥有的石油运输船队,以保障石油外运;伊朗石油运输船只关闭船载卫星定位系统,以躲避追踪和让美国无法估量石油出口规模;加强连接俄罗斯等国的陆上石油通道建设,与伊拉克、俄罗斯等国签订石油互换协议;与主要贸易伙伴使用欧元或本币进行石油交易等。

1028日,伊朗首次通过其设立的能源交易所向国内和国际私人买家直接销售石油。还有报道说,伊朗正在使用数字货币以避开美国的经济制裁。

最后,伊朗全力寻求国际社会的支持。此次美国的对伊制裁几乎遭到世界主要国家的一致反对,加之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作风,无法组建起共同制裁伊朗的国际联盟,这为伊朗寻求国际社会支持抵制美国制裁提供了更为有利的条件。

除极少数美国盟友外,大多数国家并没有结束与伊朗之间的石油贸易和经济关系。欧盟计划建立一个非美元化的全球支付系统“特殊目的机构(SPV)”,以绕开美元主导的环球金融电信协会(SWIFT)支付体系,这也得到了俄罗斯等国的支持。

此外,欧盟还宣称可能为伊朗直接提供金融援助。1027日,鲁哈尼在议会演讲中说:“美国作了决定,它的传统盟友却抛弃它,这种情况不常发生……一年前,没有人能想到欧洲会与伊朗站在一起,反对美国。”

美伊关系下一步走势

美国与伊朗长期处于相互敌对状态和一种不对称博弈关系之中,当前美伊关系恶化在所难免,但暂不会走向直接冲突。

在第二轮制裁启动前夕,美国在对伊制裁问题上的态度突然有所缓和,允许伊朗继续留在国际银行结算体系之中,并考虑给予个别进口伊朗石油的国家制裁豁免,前提是这些国家大幅降低从伊朗进口原油的规模。

但鉴于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战略和对伊敌视态度,预计其将坚持对伊制裁不松手,以“极限施压”迫使伊朗妥协或生变的政策思路难以改变,对伊态度的有限缓和也是为了提升制裁的国际接受度和实效性。

美国的全面制裁已让伊朗感受到了空前压力。有评论指出,美国搞单边主义、违背承诺,有利于鲁哈尼政府争取民众支持、共度时艰。但与此同时,伊核协议达成三年来,伊朗民众没有切身感受到更多经济实惠,可能增加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感。据此,有分析人士认为,伊朗可能会在一番抗衡后,选择与美国重新对话。

近日,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伊朗外交“灵活”,如果美方改变对伊核协议的方式,伊朗愿意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与美方谈判。

目前,美国尚未“痛下杀手”,暂时允许伊朗3个民用核设施继续运转,豁免8个伊朗原油进口方,基本涵盖伊朗石油主要买家。这些举措给两国寻求可能的妥协留下了空间和时间。

来源:环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