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副研究员就美沙关系和能源价格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
发布时间: 2018-11-22 浏览次数: 10

20181122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副研究员就美沙关系和能源价格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见21世纪经济报道》20181122日第3),全文如下:

避险情绪席卷美油重挫超6% OPEC会议减产未卜

1121日隔夜美国WTI原油期货收低6.6%,报53.43美元,为2017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与此同时,美国各大股指悉数收跌。相关分析指出,股市大跌反映了市场对于经济放缓的预期,而这将进一步伤及对原油的需求。

另一个利空则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则声明,当地时间1120日,白宫发布了一则特朗普的声明称,美国仍与沙特站在一起,“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得知卡舒吉事件的全貌,但我们仍与沙特站在一起。”在声明中,他还是提到,“沙特是全球最大的产油国之一,针对我要求把油价维持在合理水平的要求,沙特一直紧密配合着。”该声明过后,油价跌幅扩大。

目前市场高度关注即将于126日举行的OPEC会议。“如果126日最终看到的是一个减产的决定,对油价将有一定的提升。”渣打银行(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截至发稿,国际油价跌幅收窄了1%左右,当地时间1120日晚间美国石油协会(API)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上周五(1116日)当周,美国远原油库存意外下跌150万桶,提振美油反弹1%

截至发稿,美国WTI原油期货报54.30美元/桶,上涨1.63%,布伦特原油期货报63.39美元/桶,上涨1.38%

油价受困于供大于求但有超跌可能

相关分析指出,特朗普声明并不是主要因素,关键仍在于供需基本面的问题。

“我认为政治并不是主要因素,美油下跌主要是因为美国页岩油供给增长,另外美国的加息预期下降,这意味着经济可能没有那么好了,进而影响对于原油的需求。”王昕杰分析。

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美国10月份的产量为1145万桶/日,同比增长高达175万桶/日。截至1116日当周,美国石油活跃钻井数增加2座至888座,过去六周内有五周录得增长,较上年同期增加150座,创出20153月以来新高。

“特朗普发布的声明只是一方面原因。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首先是沙特、科威特、阿联酋、俄罗斯、伊拉克等主要产油国增加了产量。其次,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忧虑加剧,股市下跌加剧原油市场压力。由于对全球经济增长势头放缓及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担忧,全球股市在过去两个月内大幅下挫,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施压油价。加上投机者认为美国产量的激增将进一步给油价带来下行风险。”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不到两个月时间,市场对于油价的看法已经从看多转为看空,彼时还有人把油价看多至到年底前达100美元每桶,但眼下布油和美油双双跌入了熊市,美国WTI原油期货和10月达到的4年来高位相比,大跌31%,布油已较近期高位下跌29%

但有观点认为目前油价或已处于超跌的状态。“从短线上来讲,只要有负面因素都会被扩大。此轮油价下跌超20%,但需求侧并没有出现如此大的降幅,油价现在已经超卖了。根据贝莱德最近的分析支持,WTI原油期货价格跌到60美元左右,应该对应的是美股能源板块15%左右的下跌,但我们看到能源板块下跌了4成,能源股票的跌幅又放大了原油的跌幅,整个市场情绪变得很悲观。”王昕杰说。

据路透社报道,国际能源署(IEA)署长FatihBirol当地时间1120日在挪威表示,原油市场受到地缘政治和脆弱的全球经济增长影响,正进入高度不确定性的阶段。他还表示美国让八国取得伊朗原油进口豁免的决定让市场惊讶,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供给充足,油价下跌了20美元(每桶)。”

沙特有意推动12月减产但面临双重阻力

目前市场注意力集中于126日将在维也纳举行的OPEC会议,高度关注沙特等国会否再次宣布减产。

当地时间1111日,沙特等OPEC产油国和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OPEC产油国(即OPEC+)在阿布扎比举行了市场监督委员会会议。会议过后,OPEC+官方发布的会议声明显示,审视原油供需基本面现状后,该委员会认为到2019年,市场将面临供给增长超越需求的局面。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前景将给2019年的需求带来压力,令供大于求局面进一步扩大。有鉴于此,委员会考虑2019年实施新的产量调整措施,以平衡市场。

尽管如此,面对接连下挫的油价,OPEC主要产油国尤其是沙特似乎有意再次打开减产大门,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1112日对外界表示,沙特将从12月起将产量下调50万桶/日,还表示OPEC成员国之间的共识是,将尽一切可能来平衡市场供需,不排除减产100万桶/日的可能性。

据外媒报道,126日的OPEC会议预计将决定减产100-140万桶/日。

但目前围绕是否再次减产,沙特面临着不少的阻力。一方面,在沙特放出考虑再次减产的信号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要求其放弃减产的念头,甚至有观点指出沙特记者卡舒吉事件成为了特朗普控制沙特的把柄。

“卡舒吉事件持续发酵,把王储的改革计划推向了风口浪尖。目前沙特王储处于敏感期,特朗普要求OPEC+不要减产,沙特可能会有所行动,向美国妥协。”潜旭明说。

另一方面,尽管近两年来,参与减产协议的非OPEC代表俄罗斯展示出支持减产的姿态,但对再次减产似乎有些迟疑,认为现在很难判断市场是否存在供大于求的情况。

尽管如此,市场中仍有预期OPEC+会在12月宣布减产,尤其是此轮油价大跌过后,有观点认为大跌会促成沙特和俄罗斯等产油国的态度松动、OPEC+再次达成减产协议。

另有观点指出,特朗普也不愿意看到油价的持续下跌。“价格如果持续下跌,大家都是不愿意见到的,还是希望能够维持在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这一轮下跌当中,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有一个期货指数,追踪原油和成品油价格之间的价差,如果这个价差明显缩小,能源中下游公司是亏钱的,今年整个10月份中,这个价差出现明显的缩小,而在此之前,能源是美股中涨幅领先的板块之一。但因为油价本轮的下跌,原油企业公司出现亏损,那么股价就下跌,我不认为特朗普去打压油价会对美国公司带来什么好处。”王昕杰说。

“渣打对于布伦特油价今年的预测是65-80美元每桶区间,布伦特油价合理的水平保持在65美元每桶左右,除非供需有持续的变化,不然我们不会调整预期。”王昕杰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