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副研究员就卡舒吉事件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
发布时间: 2018-11-22 浏览次数: 10

20181122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就卡舒吉事件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全文如下:

特朗普卡舒吉案声明“打脸”CIA,专家:实用至上,不意外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后,美国总统特朗普面临一道两难选题:是站在“道义”一方,还是与“利益”为伍?1120日,他似乎给出了答案。

当地时间1120日,特朗普在万众期待下就卡舒吉案发表声明,标题就叫“与沙特同在”。

就在两天前,特朗普还曾信誓旦旦地“预告”说,美国政府将会公布卡舒吉遇害案完整报告,并且声称报告内容将会包括“谁干的”。但20日发布的声明只是再一次重复了特朗普一直以来的话:“我们可能永远没法知道卡舒吉被谋杀的所有事实。”同时,特朗普强调,“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与沙特在一起”。

“这份声明体现出特朗普一贯的实用主义外交理念,并不令人意外。”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说,为了避免使事件升级而恶化美沙关系,特朗普的声明刻意淡化卡舒吉事件的影响及其与沙特王室的关联,采取模糊性言辞以避免不得不采取新的制裁措施。

“这对美国的道义影响力可能带来潜在影响。”邹志强说。

美媒:王储真不知情?特朗普曾对此“翻了一个白眼”

20日公布的这份由631个词语组成、7个感叹号点缀其间的简短声明中,特朗普以“美国第一”作为开头和结尾。

特朗普大段痛斥伊朗不仅对也门“针对沙特的血腥战争”负有责任,还支持黎巴嫩真主党、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提及沙特,特朗普话锋一转,强调了沙特对美国的大宗军火采购和投资,称其“一直以来就是我们对抗伊朗的非常重要的斗争中的伟大盟友”。特朗普说,美国打算继续保持与沙特的“坚定的伙伴关系”,以确保美国、以色列和其他地区伙伴国家的利益。

做完这些铺垫之后,声明才开始提到卡舒吉案本身。

特朗普在声明中说,对卡舒吉的罪行的确是“一个可怕的罪行”,但是“我们已经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他指的是,上个月美国吊销了几名沙特官员的护照,以及不久前美国财政部对17名沙特人的经济制裁。

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首度就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发表正式声明。

而就在4天前,美国中情局(CIA)根据极为可信的证据得出结论,下令杀害卡舒吉的就是沙特王储。当时,特朗普迅速评价这一结论“非常不成熟”,称谁是真正的元凶可能永远没有答案。

特朗普20日的最新声明再度“打脸”CIA,称“萨勒曼国王和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坚决否认知道谋杀卡舒吉先生的计划或执行情况。”

“我们的情报部门继续评估所有信息,但是很可能王储知道这一悲惨事件——也许他知道,也许他不知道。”特朗普在声明中补充说。此前他一直强调,沙特王储告诉他自己没有参与此事。

对此,《纽约时报》的报道透露了一个有意味的细节:与助手私下交流时,当被问及是否相信沙特王储真有可能不了解这个涉及多名亲信特工的复杂行动时,特朗普翻了一个白眼。

“下注”太大以至割舍不了

102日,沙特异见记者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后失踪,土耳其方面指称,来自沙特阿拉伯的15人“暗杀小组”当日潜入领馆将卡舒吉杀害后分尸带离。

此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案的表态受到了广泛关注。

从最开始的维护美沙军售及投资关系,到声称“若沙特涉案就将受到严厉惩罚”,再到对外界的“有罪推定”提出警告,特朗普的态度始终让人捉摸不透。

1023日,在土耳其调查结果公布的第二天,特朗普称沙特当局对卡舒吉案的回应是“有史以来最拙劣的一次掩盖”,这一表态让人看到了特朗普或将对沙特动真格的倾向。

然而,1120日的这份声明再度证实了沙特与王储无法被割舍。

《纽约时报》指出,由于沙特王储是美国中东政策的重要联系人,美国对其有大量投资,所以特朗普政府不会切实限制他的权力。

尽管上月23日美国国务院吊销了部分沙特官员的签证,本月15日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制裁17名沙特涉案人员,但到目前为止,美国对沙特的惩罚仅限于此,并没有涉及沙特王室。

据彭博社1119日报道,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表示,美国对沙特官员的制裁并未瞄准沙特王国或其经济。他还表示,王国、国王以及王储是不能逾越的红线,沙特不能允许任何威胁领导权的企图存在。

事实上,即使是在案件最沸沸扬扬的时候,特朗普政府仍然试图保持与沙特的良好合作关系。卡舒吉案曝光后,美国国会一些议员考虑阻止美国对沙特的军售项目,但特朗普立即否定了这一选项。

1013日,特朗普说,如果美国因此停止对沙特的军售,那就是“自我惩罚”。他说,此前利雅得答应从美国购买1100亿美元的军火,加上沙特承诺在美国大量投资,这对美国来说意味着几十万个工作机会。此后,特朗普又在多个场合强调这一军火交易的重要性。他在20日的这份声明中再度强调了这一点。

“美国……担心疏远沙特,会使得沙特这个军火采购大户进而引进俄罗斯的军事装备,削弱美国军火商的竞争力。”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晋对澎湃新闻表示。

特朗普政府对于惩罚沙特的顾虑还远不止于军火。《纽约时报》112日援引熟知白宫意图的人的话说,白宫“与该地区其他国家政府一道”权衡了卡舒吉被杀可能会如何影响王储统治的能力,以及他权力的削弱将带来什么后果。

《纽约时报》在1024日的另一篇文章中指出,让白宫针对这位王储似乎不太可能,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总统女婿、中东问题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沙特王储身上投入很大,沙特是特朗普政府遏制伊朗、保障以色列的策略的支柱。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1027日在巴林的一场年度安全会议的讲话,某种程度上透露了出美国对卡舒吉案可能打乱美国中东战略的担忧。这位曾经长期驻守中东的防长担心卡舒吉案会“破坏地区稳定”。他说,“卡舒吉在外交场所被杀一事必须警示我们所有人。”

“(特朗普政府)希望沙特继续成为美国在中东对抗伊朗的盟友,因此不希望沙特政治事件打击沙特在逊尼派国家的影响力。”王晋表示,“如果沙特领导层更迭,更可能带来诸多不确定性,影响美国围堵伊朗的战略安排。”

邹志强也指出,沙特对于当前美国的中东战略至关重要,遏制伊朗、反恐和维护以色列安全等都需要沙特的支持,特别是其推动建立的反伊朗联盟能否发挥作用直接取决于与沙特的盟友关系稳定,避免因此而导致沙美同盟关系破裂使美国中东政策受到严重冲击。

“美国与中东地区的盟友关系建立在相互需要和现实利益基础上,当前出于共同对付伊朗的紧迫需要,沙特和以色列等盟友更加紧靠美国,土耳其也希望改善对美关系,中东地区的阵营化分野与对抗很难改变。”邹志强分析说。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