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中东2019——依然无法乐观”,上观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9-01-03 浏览次数: 13

20191月2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在上观新闻网发表评论文章《中东2019——依然无法乐观》,全文如下:

中东2019——依然无法乐观

中东在对抗、僵持、失衡中艰难地度过了2018年。对抗突出表现为美国及其盟友沙特、以色列与伊朗的严重对抗;僵持表现为叙利亚问题、巴以问题、也门问题等热点问题的僵持无解;失衡主要表现为中东国际关系的分化组合更趋复杂,地区格局持续失衡。毫无疑问,中东将在这些复杂矛盾的激荡中走进2019

回顾历史,人类一次又一次在岁末年初希冀中东能在新的一年里告别战争、动荡和对抗,迎来和平、稳定与和谐,但人们的希望又毫不例外地一次又一次落空。展望2019年的中东,尽管人们仍会满怀期待,但中东形势的冷酷现实又实在无法让人乐观。

美国中东政策的破坏性作用将持续增强

特朗普中东政策的本质是以较小投入获取最大收益、以“离岸平衡”取代直接干预、以单边主义取代多边主义,因而使美国在中东的作用更多呈现破多立少的消极影响。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挑拨沙特与伊朗对抗、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两次轰炸叙利亚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都是加剧地区形势动荡的主要根源之一。

未来特朗普政府仍将延续以遏制伊朗为主轴、以强化盟友关系为两翼、以有限军事干预为手段的中东政策,并极力挑拨和利用中东各方的复杂矛盾而从中渔利,奉行“美国优先”的机会主义和功利主义。其最直接的危害是进一步增强中东形势的不确定性,加剧中东国家之间的矛盾尤其是地区大国的恶性竞争乃至“代理人战争”。因此,尽管特朗普政府仍在中东进行战略收缩,其主导中东事务的能力也有所下降,但美国中东政策仍将是影响中东形势的最大外部变量。

中东热点问题或将在僵持中有进有退

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撤军后巴沙尔政权将继续增强控制能力,但矛盾的焦点是叙利亚战后政治安排和库尔德问题。在战后政治安排问题上,国家的政体形式、巴沙尔去留等问题将成为争夺的焦点,由于目前存在西方和俄罗斯主导的多个政治机制,形成关于叙利亚未来安排的共识将困难重重;而库尔德问题很可能将成为美国、俄罗斯、土耳其在叙利亚战后安排进行平衡的砝码。尽管如此,叙利亚局势有望在总体上向趋于缓和的方向发展。

在巴以问题上,美国一直在酝酿一揽子解决巴以问题的“世纪协议”,并声称在2019年加以实施,其内容可能包括在约旦河西岸边界、加沙地带与埃及边界、戈兰高地主权等方面偏袒以色列,为未来巴勒斯坦国首都选址,推进巴以经济一体化等内容。一旦世纪协议被抛出,必将引起巴勒斯坦尤其是哈马斯组织的强烈抵抗,并诱发新一轮巴以冲突。因此,特朗普所谓的世纪协议有可能成为巴以局势再陷动荡的导火索。

此外,在2018年底,也门问题和利比亚问题的政治和解有所进展,其政治和解进程有望在2019年得到进一步推进,但恐难在短期内得到彻底解决。

地区力量的分化与博弈将更趋复杂

2018年沙特和以色列等美国盟友与伊朗的持续对抗、沙特与土耳其围绕卡舒吉事件的外交危机、沙特与卡塔尔断交危机继续僵持、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趋缓,都是中东地区力量不断分化,地区大国博弈持续加剧的重要表现。其内在根源之一是在美国对中东事务主导能力下降的背景下,沙特、伊朗、土耳其和以色列等地区强国为寻求自身安全,不断扩张地区影响力,进而导致地区国际关系的剧烈分化重组。

此外,土耳其、以色列等多次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伊朗及其领导的真主党力量加强在叙利亚的存在,土耳其在卡塔尔设立军事基地等复杂态势表明,中东地区大国在“新月地带”和海湾地区的军事和安全博弈在不断加剧。不仅如此,中东地区力量博弈还大有向周边地区蔓延之势。例如,当前沙特、阿联酋、卡塔尔、土耳其、以色列等国家纷纷向红海对岸的“东非之角”进行扩张,沙特和土耳其甚至都谋求在东非建立军事基地。

2019年中东地区力量仍将处于持续的分化组合之中,并持续展开复杂的博弈。沙特、伊朗、土耳其、以色列仍将是地区的主要玩家,沙伊矛盾、沙土矛盾、以伊矛盾构成地区大国博弈的主要矛盾,地中海东岸的新月地带、海湾地区、东非之角正日益成为地区大国博弈的地缘政治三角

从地区大国内部层面看,沙特、伊朗、土耳其等国家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政治与经济风险,沙特和土耳其都面临国家转型与权力重组的矛盾,伊朗则面临美国制裁的沉重压力,且它们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结构性经济困境。一旦任何一方陷入动荡或严重的危机,也必将加剧地区格局的动荡。

来源:上观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