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伊朗对美国—塔利班谈判怀有戒心”,国际网
发布时间: 2019-03-05 浏览次数: 10

20193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研究员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伊朗对美国-塔利班谈判怀有戒心》,全文如下:

伊朗对美国-塔利班谈判怀有戒心

美国政府谈判代表和阿富汗塔利班28日证实,双方就阿富汗和平进程谈判取得重大进展。试图结束长达17年阿富汗战争的美国和塔利班官员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结束了6天的会谈,就有关外国军队如何撤离,怎样保证阿富汗不再被外部势力用来攻击其他国家和反恐等问题举行了最高级别的谈判。

塔利班二号人物副首领毛拉·阿卜杜拉·加尼·巴拉达尔与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扎尔梅·哈利勒扎德各自率团参加谈判,这是双方举行的第五轮谈判。但是阿富汗和平进程中的重要一方——阿富汗政府方面没有迹象显示出席了会议。哈利勒扎德28日在社交网站上表示,双方本轮谈判可能成为重要瞬间积极行动由此开始。哈利勒扎德写道,(我们)没有达成什么,直到双方就所有议题达成共识,包括阿富汗内部对话和全面停火的所有议题都必须涵盖。他没有提及重大进展所指具体内容,说不久将继续谈判。一位塔利班高级指挥官说,双方可能将很快达成协议,如果达成协议驻阿外国军队将在签署协议后18个月内撤离。

伊朗的关切

塔利班频繁与美国进行接触并举行新一轮谈判,对谈判持乐观态度的情况下,德黑兰对此怀有戒心。德黑兰虽然一直主张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但认为如果美国与塔利班的谈判成功并签署有关协议,可能会影响伊朗在阿富汗的政治和安全利益,而且这个时间段正是伊朗遭受制裁压力和包括军事打击的可能性在增大的时刻。

据阿联酋《Future Center UAE》智库网站23日评论文章认为,德黑兰对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谈判结果表示关切,并将视对伊朗利益可能受到的影响程度作出反应。文章指出,对于美国与塔利班谈判涉及的以下5个方面受到德黑兰的严重关切:

1、担心可能达成的协议将对德黑兰参与阿富汗下阶段的政治和安全安排成为障碍。如果该协议影响到伊朗的利益,德黑兰不排除将在叙利亚作战的法帖梅民兵武装重新部署在阿富汗。据认为,华盛顿和塔利班对此也有所考虑,美国和塔利班双方都强调,所谓被禁止回流阿富汗的恐怖组织不仅仅局限于基地组织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也包括伊朗支持的一些武装分子。

2、德黑兰认为,可能达成的协议会使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上台执政的可能性上升。在美军撤出阿富汗之后,塔利班可能重返阿富汗政坛中心,甚至主导阿富汗政治进程。尽管德黑兰改变了对塔利班的政策,但不等于支持塔利班再次在阿富汗掌权。德黑兰不希望把塔利班看作为阿富汗的掌权者,而是可以与德黑兰合作对美国在阿富汗的存在施加压力的政治力量。

3、担心可能达成的协议弱化伊朗在阿富汗的存在感。德黑兰对阿富汗喀布尔政府在美国与塔利班进行谈判问题上明确表态支持的立场很不满。同时对喀布尔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批评德黑兰与塔利班运动一个代表团进行谈判的言论也不满,这显示出阿富汗政府在美国与塔利班的关系以及伊朗与塔利班的关系问题上与伊朗看法持不一致的立场。尤其在政治解决阿富汗危机,以及解决地区其它危机,如叙利亚危机和也门危机中美国所起的作用的看法也相悖,德黑兰担心这会损害伊朗的利益。

4、伊朗认为,美国与塔利班的谈判是美国要实施从阿富汗撤军前,为确保维护美国的利益不受撤军影响和摆脱伊朗压力而作出的未雨绸缪的盘算。伊朗认为,美国在其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对伊朗来说是个双刃剑,也就是说,美军的存在对伊朗的安全构成威胁,但同时给了伊朗亮剑和秀肌肉的机会,尤其当美国和伊朗爆发军事冲突时,使伊朗有能力把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作为打击目标的可能性。尽管美国和伊朗之间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大,但伊朗不排除美国在地区危机和导弹问题上矛盾激化,孤注一掷的可能性,美国正在加紧泡制经济制裁伊朗的新机制,如果达不到美国的目的,美国会考虑采取打击伊朗的其它选项,伊朗不能不防。

5、对伊朗而言,塔利班运动与美国的谈判来得不是时候。由于塔利班坚持在阿富汗从事威胁政治和安全稳定恐怖活动的立场,在地区和国际社会处于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这本来可以给伊朗与塔利班接近的过程中处于有利地位,对其提更多的条件,加强伊朗的影响力。但由于华盛顿同塔利班的谈判,使塔利班有了更多选择,增强了塔利班与伊朗谈判的实力。

是朋友,不是盟友

分析人士指出,塔利班是当年美国为了对抗阿富汗亲苏联政权,扶持起来的逊尼派极端组织。因为与伊朗分属不同教派,塔利班与伊朗的关系一直很恶劣,即使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美国已经将塔利班列为恐怖组织,全力打压之际,当时在阿富汗执政的塔利班与伊朗仍然经常发生冲突。1998年,9名伊朗外交官在阿富汗遇害,双方险些爆发军事冲突。

但是在“9·11”之后,塔利班在阿富汗的统治被推翻,被迫转入山区继续抗争,而美国也毫无例外的成为了塔利班的主要威胁。而一直饱受美国制裁和威胁的伊朗,因为共同的敌人,与塔利班的关系迅速缓和。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特别是2014年美国开始从阿富汗撤军之后,伊朗与阿富汗的接触日益频繁。但是因为当时伊朗同时还在与美国接触、谈判,伊朗和阿富汗的接触一直都在秘密进行。虽然塔利班与伊朗积极接触,将来阿富汗也有可能发展与伊朗的经济合作,但塔利班与伊朗关系长期不佳,可以说,伊朗和阿富汗塔利班的靠近,完全是应对美国压力的无奈之举,双方合作的基础并不稳固。塔利班与伊朗之间最多成为朋友,而无法成为盟友。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伊朗认为可能达成的美国-塔利班和平协议是美国进一步孤立伊朗的新阴谋,伊朗势必会采取行动加以应对。伊朗作为该地区重要的利益相关一方,将因可能达成的协议和产生的后果而受到影响,伊朗不会无动于衷。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