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副研究员就土耳其军演接受《南方周末》采访
发布时间: 2019-03-06 浏览次数: 10

201935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就土耳其军演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全文如下:

土耳其军演剑指谁?欧洲三国为油气资源“暗潮涌动”

一个惊艳世界的重大发现,却再次让三个国家的恩怨情仇浮现在世人眼前。

2019225日,埃克森美孚勘探公司宣布,经过三个多月的勘探,发现塞浦路斯沿岸地区可能存在大规模油气储藏。当时,该国北部的邻国土耳其,尚未有任何表现。三天后,埃克森美孚发布报告,坐实了塞浦路斯沿海城市利马索尔以南的深水钻探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果”,而这位于土耳其控制的北塞浦路斯沿岸,土耳其的表现让外界猜测,其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不满

27日,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开始举行史上规模最大的海军演习,代号蓝色祖国2019”,为期四天。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三海海军演习,在黑海、爱琴海和东地中海同时举行。不少国际媒体认为,土耳其此时此地举行大规模演习,与地中海东部发现天然气等资源有极大关系。此外,土耳其宣布,将用两艘新的勘探船在塞浦路斯附近钻探石油和天然气。

军演和横插一腿的勘探,土耳其“秀肌肉”的行径,引发塞浦路斯和希腊的担忧,也让这三个国家多年来的恩怨,似乎又有重新被点燃的危险。除了目前在塞浦路斯的争端外,安卡拉和雅典还就爱琴海一系列岛屿的所有权以及有争议的16公里空域的归属问题存在争执。220日,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曾通过一项报告,呼吁欧盟委员会及欧盟成员国暂停与土耳其进行入盟谈判。报告给出的理由之一就是,土耳其与塞浦路斯等邻国存在领土争端。

这两个北约成员国的旧仇新怨,让在塞浦路斯有军事基地的英国自然难以置身事外,也给北约制造了棘手的局面,甚至可能造成北约内部分裂,也让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存在进一步恶化的可能。

专家认为,美国对此也不会袖手旁观。当前,美国和俄罗斯正处于对峙状态,经济制裁和外交孤立是美国对俄政策的核心。如今塞浦路斯发现如此巨量的天然气资源,恰可成为美国用来影响国际天然气市场,从而打击俄罗斯的工具。

土耳其“眼红了”?

2011年以来,埃克森美孚便与卡塔尔石油公司合作,对塞浦路斯海域进行勘探。随后,两家公司便首先发现塞浦路斯经济专属区10号区块,或是最有希望发现优质气田的位置。

而这次发现无疑是塞浦路斯迄今为止的最佳优质气田。埃克森美孚28日在官网发布的报告称,该天然气田的发现位置正是在10号区块名为“Glauus 1”的地方,钻探深度为4.2公里。根据对钻井的初步分析,该地的天然气储量约为1420亿至2270亿立方米。但埃克森美孚表示,未来几个月仍需进一步分析,以更好确定资源潜力。

从目前已勘探出来的吨位来看,该地的直接经济价值达8万亿美元。

“这是目前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的最大发现,根据官方数据,这次发现的天然气储量是过去两年全球最大的数据之一。”塞浦路斯能源部长乔治拉·科特里皮斯在发布会上如此说道。埃克森美孚总裁史蒂夫·格林利同样表示:“这是勘探领域令人鼓舞的成果。新发现将对区域和全球市场能源的潜力带来新的评估。”

但就在塞浦路斯沉浸在发现巨量天然气的喜悦情绪时,北方邻国土耳其动用了103艘各型军舰,在黑海、爱琴海和东地中海举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军演习,演习还得到了土耳其陆、空军的支持,动用了战斗机、直升机、国产无人机、海军陆战队等其他单位,大有威慑意味。

英国独立媒体《中东眼》援引一位退休的土耳其海军少将Deniz Kutluk的话称,蓝色祖国2019”的主要目的是展示土耳其军事实力没有受到国内经济的影响,而不是向任何邻国传达信息。而土耳其方面也表示,这次演习是根据北约的规定,半年前就开始筹划的。

但据《中东眼》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土耳其军方人士称,20189月份时,土耳其最初的军事计划并未打算达到现在规模。

“没有土耳其,地中海地区什么事情也办不成。”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这一番话显示了该国在东地中海地区的主导地位的同时,自然也引发了邻国的担忧。近期,土耳其和邻国塞浦路斯因海上油气开发关系紧张,而与两国都有瓜葛的希腊,也内心忐忑。

尽管希腊新任国防部长和前陆军总司令埃万杰洛斯•阿波斯托拉基斯试图淡化土耳其此番演习,只是将其描述为“土耳其常规军事训练活动”。但他也表示希腊仍然会对此进行监控。

“结合近两年东地中海地区天然气开发的重大进展,土耳其此次大规模军演与塞浦路斯外海的天然气开发应该有直接联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土耳其研究项目主任邹志强告诉南方周末,“土耳其希望通过强硬手段展示军事力量,表明自己在地中海地区不可或缺的角色和决不退让的决心。”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主任唐志超同样也向南方周末表示,这两件事有一定的关联。“土耳其特意在军演的同时,宣称要在塞浦路斯附近开采天然气,这显然是有意选择的。”而另据路透社221日的消息,土耳其外长表示将开始在塞浦路斯附近开采石油和天然气。

一条“绿线”分割的塞浦路斯

20年前的争端会否死灰复燃?土耳其、塞浦路斯和希腊因历史问题结下的梁子,正是外界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的真正原因。

塞浦路斯被一条分界线相隔成“两个国家”。尽管北塞浦路斯政权目前只得到土耳其的承认,但一条长约180公里,被称为绿线的分界线已经将这个岛屿分隔成两部分,而该分界线几乎是从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市中心穿过。

塞浦路斯岛屿面积仅九千二百平方公里,却因为历史问题,在二十世纪沦为了族群冲突与民族主义问题的实验场。

自古希腊起,希腊人一直是塞浦路斯的主体民族。而后来,各个王朝兴起覆灭,也让塞浦路斯从希腊人一方易手土耳其人。奥斯曼帝国统治塞浦路斯时期,土裔居民、土耳其文化及伊斯兰教被引入,这激化了塞浦路斯的种族矛盾。

从此以后,在塞浦路斯这个岛屿上,希腊人和土耳其人的矛盾从未真正消停过。1955年起,希腊裔及土耳其裔之间的流血冲突及暴力事件,在这个岛屿上接连不断地上演。

1974年,希腊右翼军人政权在塞浦路斯策动政变,打算推翻立场偏向温和的总统马卡里奥斯,继而扶植激进希腊民族主义分子古斯·桑普森担任总统,惹来土耳其政府的不满。

为了保护塞岛的土耳其人,1974720日凌晨,土耳其出兵塞浦路斯,在凯里尼亚以西8千米处的潘塔米利登陆,代号阿提拉行动。 持续约一周的冲突后,土耳其占领了塞岛37%的土地。

随后两方在瑞士日内瓦进行两轮和平会谈,但均未谈拢。814日,土耳其再次出兵塞岛,北方大量希腊族塞浦路斯人被土耳其军队驱逐,沦为难民。事情发展到最后,联合国不得已介入调停并且增派维和部队。与此同时,从土耳其的占领区由东向西横跨全岛,划出了一百八十公里长、二百公尺宽的绿线作为分界线。

从这一年开始,这个被称作“爱神之岛”的国家,却被这条宛如丘比特之箭的“绿线”,分隔为两国。时至今日,这条几乎横穿首都尼科西亚的分界线,仍有联合国维和部队驻守。从两旁用油桶堆砌成的阻隔墙、水泥墙上的弹孔以及岌岌可危的房屋,仍然可见当年战争的惨烈。原先繁荣的市镇,如今已是空无一人的鬼城,危房里长满了野草,唯一能够增加点生气的,只有日常巡逻的维和部队以及少数前往这里观光的游客。

东地中海地区的能源竞争

2011年该地区发现天然气以来,各方矛盾又开始浮出水面。

土耳其一直认为,塞浦路斯无权在北塞浦路斯也享有权利的区域单方面进行勘探。这让一些能源分析师也感到担忧,在一个分裂的国家及其分裂的海域工作,将是多么棘手的事情。

事实的确如此,受土耳其支持的北塞浦路斯一直想分一杯羹,坚持要分享任何沿岸海域油气开发带来的利润,结果遭到塞浦路斯共和国(即南塞浦路斯)拒绝。

此后,土耳其开始屡次对前往开采的外国石油公司发出警告,甚至出动武力威胁。201829日,土耳其海军在地中海演习时,五艘军舰制止了钻探船Saipem 12000船的航行。这一事件随后掀起轩然大波,引发了外交僵局。

实际上,自叙利亚危机缓和以来,东地中海地区的能源竞争便日益激烈。

邹志强指出,土耳其本国极度缺乏油气资源,能源需求量很大,每年需花费数百亿美元进口油气。同时土耳其希望利用自身的地理区位优势打造欧亚能源枢纽,以增加在国际能源问题上的话语权。“土耳其能源外交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管道外交,它把自己放在一个中枢的位置,在赚取过路费的同时,也提升了土耳其的国家地位。”唐志超如此说道。

但《卫报》指出,如今西方国家一直希望通过开采地中海地区的油气资源,来“改变欧盟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

塞浦路斯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塞浦路斯离岸天然气储量约为60万亿立方尺,一旦全面开发并出口,足以满足欧洲40%的天然气需求。在此背景下,塞浦路斯外海大规模天然气资源的发现,对于土耳其来说至关重要。邹志强讲道。在他看来,土耳其的诉求是在未来的塞浦路斯天然气开发中占得先机,并直接控制尽可能多的油气开发控制权,这对于缓解其国内能源短缺和建设欧亚能源枢纽都具有重大支撑作用。

唐志超指出,原先的天然气管道设想是从以色列,经由黎巴嫩、土耳其最后输往欧洲。但如今土耳其却与以色列和埃及闹得关系紧张。

CNBC报道,欧盟正考虑在地中海建立一个天然气中心,以实现能源多样化。201811月,以色列、塞浦路斯、希腊和意大利共同宣布将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的建设提上日程,预期2025年建成。

邹志强指出,如今周边发现大规模天然气资源,欧盟肯定希望直接掌握更多的油气资源和开发主导权,这对土耳其自然不利。“土耳其阻挠欧洲能源公司开发塞浦路斯天然气,有可能就是要阻止这种可能性发生。”他说道。

“在土耳其看来,这几个国家绕开它达成协议,已经不仅仅是天然气的问题,而是一个将土耳其边缘化的政治联盟。”唐志超说,“土耳其显然十分着急。”而这次军演,恰好可以在此时起到表态的作用。

寄托着土耳其民族主义情绪和历史情结的北塞,已经成为了土耳其能够在东地中海地区显示能力的一个跳板。显然,周围环绕着以色列、土耳其、希腊及埃及等国,并且发现巨量天然气的塞浦路斯,成为了东地中海区能源竞争的主场。

但这场竞争,带来的或许不会是合作与和平。

“理想的情况是东地中海天然气的发现,将带来该地区的合作与和平。但现实情况可能是它将引发更多争议。”希腊国防部前顾问兼土耳其事务专家Euthymius Petrou曾这样告诉媒体。

邹志强表示,从历史和现实来看,油气资源开发很可能会加剧塞浦路斯内部冲突和各方矛盾,并且因为外部势力的介入,使得矛盾国际化,导致问题更为复杂难解。“如果落实天然气开发,那么对于塞浦路斯而言是经济政治利益双收。北塞也可能会希望再次统一”唐志超说。

但是,邹志强认为,南北统一可能导致塞浦路斯土耳其族和土耳其权力地位和话语权的削弱,而这将在很大程度上使得土耳其丧失介入塞浦路斯问题和东地中海地区资源开发的“把手”。

可以预见的是,因为巨额利润带来的竞争,除了很难让塞浦路斯重新统一,也会让该地区的利益争夺更加白热化。

来源: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