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丽蓉:“‘一带一路’赋予人文外交三大使命”,《国际先驱导报》
发布时间: 2014-01-20 浏览次数: 131

2014120日,中东研究所副所长马丽蓉教授在《国际先驱导报》上发表评论文章《“一带一路”赋予人文外交三大使命》(2014120《国际先驱导报》14),解读了“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所组成的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理念及其对未来中国人文外交发展方向和任务的启示。全文如下:

“一带一路”赋予人文外交三大使命

一是弘扬丝路互惠型的经济观;二是弘扬丝路合作型的安全观;三是弘扬丝路包容型的文明交往观

20139月,习近平主席出访中亚四国、参加上合峰会时提出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201310月,习主席访问印尼、出席亚太经合峰会时倡导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201310月,习主席在“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具体阐释了如何“把中国梦同周边各国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望、同地区发展前景对接起来,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的战略初衷,标志着由“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所组成的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正式形成。

其中,在阐释“丝绸之路经济带”时,习主席从“丝绸之路启示”切入,通过加强“五通”(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来维护“上合组织成员国命运共同体利益”;在阐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时,习主席由郑和七下西洋的故事引申出坚持“讲信修睦”、“合作共赢”、“守望相助”、“心心相印”、“开放包容”等来维护“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利益”。将丝路启示、郑和下西洋壮举等传统优势资源加入到现代的中国与亚非欧尤其是中西亚、东南亚经贸和人文交流合作当中,可见构建两条新的丝路通道,包涵着极为深刻的文化意味。

两条丝路,不仅成为中国实现东、西战略的主要抓手,也成为中国经营“周边外交”的重要战略支点。“一带一路”战略,不仅勾勒出中国周边外交“新起步”的路线图,还大大提升了中国人文外交的战略地位,并赋予其三大新使命:一是弘扬丝路互惠型的经济观;二是弘扬丝路合作型的安全观;三是弘扬丝路包容型的文明交往观。

“一带一路”战略更成为中国人文外交实践及其理论构建的行动指南与指导思想,为今后的中国人文外交发展指明了方向、明确了任务:

一、价值沟通是中国人文外交的基本任务

中国的发展已到由“给世界提供商品”向“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的瓶颈发展阶段,在“贡献中国智慧,提出中国方案,体现中国作用”的具体实践中构建多元、民主的国际话语体系、以贡献公共产品的方式深化文明交往中的价值沟通,如“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睦领友好”、“韬光养晦”、“劝和促谈”、“和平发展”、“和谐世界”、“中国梦”、“新型大国关系”、“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及“命运共同体意识”等公共产品的提供,使得“中国方案”已成为全球治理中不容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丝绸之路”战略的提出,令外界更加看好中国提供更多公共产品的能力,“未来我们将得知更多有关中国对大国和地区关系和关键国际问题的定义。”

二、增信释疑是中国人文外交的重要任务

十八大报告明确了“扎实推进公共外交和人文交流”的新目标,表明公共外交与人文外交的密切关联:公共外交要“说明中国”,以消除国际霸权语境中“中国威胁论”对中国国际声誉的销蚀力,旨在经营“民意”;人文外交要“增信释疑”,旨在赢得“民心”。因此,中国人文外交,应在总结我国亚非人文外交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探索增进人与人、民众与民众、民族与民族之间友好情谊的“喜闻乐见的形式”和深化国家与国家之间互信、合作的内涵,着力宣传、解读中国的政策尤其是民族宗教政策的优越性,从内外双向来构建国家政策形象以提高国家美誉度,进而提升我国的软实力。

三、培育反恐共识是中国人文外交的迫切任务

在陆上丝路沿线地区,“若干国家的政治动荡和跨国界的民族、宗教、教派冲突,将对未来全球秩序和大国关系造成严重冲击,也必将对中国在该地区迅速拓展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影响造成严重冲击”。其中,“三股势力”与“基地”组织、塔利班等伊斯兰极端组织所致暴恐事件由境外向境内蔓延;在海上丝路沿线地区,也存在由多民族、多宗教纷争派生出的武力冲突,“基地”组织分支机构在东南亚一带的活动日渐活跃。因此,中国人文外交在综合根治恐怖主义问题上应该并且能够“有所作为”,积极倡导共同、互信、协作的新安全理念,与丝路沿线国家的政界、学界与媒体开展交流,认清恐怖主义本质与危害,早日达成反恐共识,旨在“同有关国家共同塑造该地区的安全与发展环境,制定公平的游戏规则,将有利于中国的长远利益和塑造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总之,“一带一路”战略的实质是用经济互惠促进中外文明包容性交往,不仅为大周边区域合作指明了方向,也成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一个具体的、有可操作性的“中国方案”,更为今后我国的人文外交明确了目标、提出了任务,人文外交也因此成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履行“负责任大国”义务的新型战略工具之一。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