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伊朗部分中止履行伊核协议接受上观新闻采访
发布时间: 2019-05-09 浏览次数: 10

201958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就伊朗部分中止履行伊核协议接受上观新闻采访,全文如下:

宣布部分中止履行伊核协议,伊朗以“解禁”回敬美国“退约”

1年前的今天,伴随着一句根儿上就烂透的怨怼,美国总统特朗普愤然退出六国2015年与伊朗达成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1年后的今天,伊朗强硬反制,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西方媒体述评,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伊朗做出了迄今最重大的反应,将美伊关系带入新低点,中东地区紧张态势大幅加剧。

“这是一个令人担忧,形势微妙的时刻。如果华盛顿和德黑兰不谨慎处理,局势很容易失控。”美国Vox新闻网置评。

时机选择有象征意义

伊朗总统鲁哈尼8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不再对外出售重水和浓缩铀。

鲁哈尼在讲话中强调,这并不意味着伊朗退出伊核协议。伊朗希望在60天内与伊核协议其他签字方谈判伊朗在协议中的权益问题,若诉求得不到满足,伊朗将不再限制自身铀浓缩活动的产品丰度。

伊朗外长扎里夫当天早些时候发表谈话,强调根据伊核协议第26条和第36条,伊朗有权根据其他签字方履约情况,调整自身对协议的执行。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当天也发表声明,表示伊朗将不再完全履行伊核协议。声明同时要求伊核协议其他签字方在60天内履行各自义务,特别是保障伊朗在石油和金融领域的利益。

根据伊核协议正文第7条和第12条,伊朗在15年内最多保存300公斤经过浓缩的六氟化铀,丰度最高为3.67%,不再建造重水反应堆或积累重水,多余的铀和重水应出口到国际市场。另据伊核协议正文第26条和第36条,若依协议中止的制裁重启,伊朗将视为全部或部分停止履行协议承诺的理由。协议执行若有争议,将交由多边争端解决机制。

除了鲁哈尼公开宣布的举措之外,按照《纽约时报》6日的说法,伊朗还可能重启用于生产核燃料的高性能离心机的研究,并限制国际观察员对核设施进行检查。该报指出,德黑兰这些举动本身并没有真正让这个国家离获得核弹更近一步,但时机选择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

伊朗缺乏退路无奈“解绑”

Vox新闻网指出,伊朗决定采取这一行动可能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德黑兰认为一年来对协议的坚守没有获得真正的好处,尤其美国重新启动制裁,封杀伊朗原油出口。其次,伊朗通过解禁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做出强硬回应。

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后,作为对伊朗遵守协议的回报,20161月国际社会解除了对伊朗的所有核相关制裁,使该国停滞不前的经济重新与国际市场接轨。然而特朗普主政后,毁掉前任奥巴马的外交遗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伊核协议随即陷入波折。自那以后,伊朗货币的价值被推至创纪录的低点,其年通胀率翻了两番,外国投资也被纷纷吓退。

美国“退群”之举不仅令其他缔约方深感不齿,也在一年中使美伊对抗愈演愈烈。最近一个月,美国对伊朗的施压明显带起了节奏,从政治、外交、经济到军事全盘出击——48日,美国宣布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 52日,美国不再给予部分国家和地区进口伊朗石油的制裁豁免,称不想让伊朗一滴原油流入市场55日,美国向中东地区部署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战斗群和一个轰炸机特遣队,以回应所谓的伊朗威胁

面对美方决绝的态度,伊朗也毫不示弱——它多次表示,如果伊朗石油无法出口,将封锁事关全球大约三分之一海运石油贸易的霍尔木兹海峡。48日,伊朗宣布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及其驻西亚军队认定为恐怖组织。51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发表谈话,要求伊朗全国以战斗姿态应对美国在各个领域向伊朗发动的攻势。今天,在美国退群一周年的正日子,伊朗又扛起部分退约的大旗。

“这是因为伊朗到了这一刻忍无可忍,”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华黎明说。伊朗签核协议,初衷在于以限制核能力换取国际社会解除制裁,而既然美国重启了制裁,又不允许别国购买伊朗石油,那么这笔“交易”对伊朗来说也就失去了意义。应该看到,一年来伊朗不但没有“退约”,而且严格“遵约”,是因为它顾及其他缔约方,尤其是欧洲的支持。

然而,眼前形势急转直下,让鲁哈尼背负巨大国内政治压力,民众要求他拿出某种对策。十几天前,伊朗外长扎里夫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每天都承受着压力”,外界要求他像特朗普那样放弃伊核协议。伊朗经济民生也因制裁受到影响,据估算,该国经济去年萎缩3.9%,预计今年将连续第二年萎缩,通胀率可能达到40%。上个月,伊朗原油日出口量跌至年内最低水平,位于100万桶水平下方,低于3月份的预估水平。形势走到这一步,没有退路。伊朗政府不得不顾及百姓和舆论的关切,为施加在自己头上的限制松绑。华黎明说。

艰难的“走钢丝”

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伊朗此举也是被美国逼的——在美国撤销了允许伊朗出口过剩浓缩铀库存的豁免令后,这一做法变得极其困难。这实际上迫使伊朗停止铀浓缩活动,或无视目前正在实施的限制。

华黎明认为,伊朗不愿再对重水和浓缩铀“清库存”,是示强的信号,因为这些材料可以提升至制造核武器的水平。但另一方面,鲁哈尼又给外界60天时间,说明他留有余地,不愿开罪欧洲、俄罗斯等方面,而是把球踢到它们脚下,迫使其与美国周旋,为维护核协议出力。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认为,伊朗抓住“美国退约一周年”这个节点,除了对美国的步步紧逼发出警告,展现不屈意志团结民心之外,也是向俄罗斯、欧盟等国施压,希望他们担负起“协议捍卫者”的责任。

英国《卫报》指出,欧洲声称正努力建立一种新的可行的金融机制,允许欧洲企业继续与伊朗交易药品和人道主义物资等商品,规避美国的次级制裁。而俄罗斯方面则于去年表示,准备向伊朗的石油与天然气行业投资500亿美元,并在伊朗布什尔核电站项目上给予支持。但目前看来,各方努力收效甚微,且救人难救急,伊朗正在失去耐心。

BBC指出,伊朗正寻求达成一种艰难的平衡:一方面反对伊核协议的一些限制,另一方面又不打算完全退出。这是一个警告:伊朗正因为美国的重启制裁承受越来越大的痛苦。它希望欧洲采取紧急措施纾难,如果没有得到缓解,伊朗很可能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要完全背弃协议。这给欧洲人带来巨大困境。他们夹在伊朗人和特朗普政府之间。如果伊朗不完全遵守协议条款,他们还能继续支持协议吗?

对此,法国是第一个做出反应的欧盟国家。法国总统办公室消息人士周二表示,如果伊朗违背其在核协议中的承诺,国际社会可能会重新对其实施制裁。

蓬佩奥突访伊拉克引警觉

一些专家担心,在危急之际冷静的头脑不会占上风。布鲁金斯学会伊朗问题专家苏珊娜·马洛尼在推特上写道:“这种时刻,机构应当发挥作用:内阁级别的领导层、严肃的决策过程、情报标准、职业道德……但所有这些都被特朗普政府侵蚀了。”

“天没有塌下来,但紧张局势在加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从特朗普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的那刻起,特朗普就锁定了对伊朗无休止的敌意。8日一条新曝出的消息更引起外界警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日取消原定的赴德国行程,转而突访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要求伊拉克政府应对伊朗的威胁,确保美国在伊拉克的利益。

在谈到突访伊拉克的原因时,蓬佩奥说,伊朗武装部队“正在升级其活动”,发动进攻的威胁“十分明确”,且“正在迫近”。蓬佩奥说,为了伊拉克自身安全,美国敦促伊拉克政府对宗教上与伊朗关系密切的所有力量予以控制。

“据外媒透露,蓬佩奥此行是告诫伊拉克政府,如果发生战争,巴格达不要站在德黑兰这一边,并且要保障驻伊拉克美军的安全(战事一起驻伊美军会成为伊朗的活靶子),”华黎明说,“这让外界担忧地区陷入战争阴影的可能性,美国的拳头在四面出击,到处点火,大有越闹越凶之势。”

西方媒体认为,蓬佩奥突访伊拉克有几重考量,第一,上周末的新情报引发美国对伊朗革命卫队帮助训练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的担忧。第二,伊拉克是伊朗的石油进口国,每年要进口价值约60亿美元的伊朗商品。第三,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支持5200名驻伊美军士兵盯防伊朗。总的来说,蓬佩奥希望伊拉克在孤立伊朗方面更加给力,并借此向伊朗释放信号,表明其不会在与后者的对抗中做出妥协。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院长瓦利·纳斯尔指出,特朗普政府最近的一系列决策,让美伊关系更加恶化。哪怕伊朗方面没有什么风吹草动,美国仍旧会精心设计出它所谓的“威胁”,以所谓“伊朗威胁”部署航母就是一个例证。

闪击战VS持久战?

接下来形势会如何发展?一团乱麻的美伊关系还能否重新理顺?

从鲁哈尼的表态上判断,刘中民认为,伊朗的“解禁”应当暂时不会突破伊核协议允许的范围,它会采取渐进的“走钢丝”做法:一方面不越过协议红线,一方面随着美国对其施压的逐步升级,对等地采取反制。

“伊朗知道,快速脱离协议对它没好处,”刘中民说。只要俄罗斯、欧洲、中国仍愿维护这份协议,甚至在某种程度采取补救措施,使伊朗能够从协议中得到好处,并站在道义制高点上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行径,那么这份协议对伊朗仍具有利用价值。

有分析认为,在反制美国方面,伊朗下一步还可能采取以下措施:加强中短程弹道导弹部署,对美国在地区的军事力量形成反制,增加美国军事打击伊朗的成本;支持地区反美、反以力量的发展,在叙利亚、巴勒斯坦、也门等热点地区与美国及其盟友形成战略对冲。

从美国方面看,它能够制裁伊朗的手段基本都用上了,实质性制裁措施很难再有,不排除美国会说服欧盟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新的对伊制裁决议。

CNN认为,特朗普政府似乎奉行说一不二外交学,断绝了美伊通过和谈解决问题的出路。特朗普又刚刚加强了对伊制裁力度。如果足够幸运,美伊应该能避免严重的军事对抗升级,但同时也深陷外交上无路可走的尴尬境地。

在政治对抗中,伊朗和美国运用不同的战术。美国在外交政策上缺乏耐心,希望通过闪击战迫使伊朗举白旗,甚至催动其政权更迭。在美国大选即将到来之际,特朗普希望通过“树敌”来吸引国内反伊人士和亲以人士这两大群体的选票。

反观伊朗,正如扎里夫说的,伊朗不以美国的选举周期来看待历史,它着眼于千年的历史,事实证明,面对美国的欺凌和恫吓,伊朗政权是坚韧、机智和耐心的。德黑兰很可能打持久战,以静制动,以拖待变,抓住制裁效果打折扣、一些国家拒绝屈从美国、石油市场收紧等战机,向忙于大选的特朗普发难。在可预见的未来,美伊关系将是粗暴和冷淡的交易关系,充满危险和不确定性。

来源:上观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