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博士就中国能源安全等问题接受《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14-06-25 浏览次数: 61

2014625日,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博士就中国能源安全等问题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见《中国科学报》20146255),全文如下:

中国能源安全新战略悄然登场

当前世界能源格局面临着重新洗牌,能源版图也呈现出供应源和需求方同时“多极化”“多元化”的局面,中国能源安全战略也亟待制定新的应对策略。

继上月与俄罗斯敲定“长跑10年”的巨额天然气大单后,中国能源领域又一纸巨额协议迅速浮出水面。

日前,在李克强总理访问英国期间,中海油与英国石油公司(BP)签署了一份长期液化天然气(LNG)供应框架协议。据悉,合约价值约为200亿美元。

短时间内密集地签订一系列国际能源供应大单,显然出自中国能源安全新战略布局的考虑。

而在近日举行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要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革命”。

当前世界能源格局面临着重新洗牌,能源版图也呈现出供应源和需求方同时“多极化”“多元化”的局面,中国能源安全战略也亟待制定新的应对策略。

“一带”牵动能源供给

由于眼下新能源并未给世界能源格局带来根本性变化,如何保障石油供给稳定仍是中国乃至世界能源供给的重中之重。

虽然在中亚里海和非洲等地已发现一些储量较高的油气资源,但这并未动摇目前中东地区的重要地位。来自BP的数据显示,海湾地区石油的蕴藏量比世界各地平均水平高出40年以上。

“在今后一个世纪内,中东仍将是国际石油市场核心,在未来甚至会变得更加重要。”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潜旭明在近日举行的“全球能源安全智库论坛2014年会”上对记者表示。

2013年中国从中东进口原油量高达1.4645亿吨,占石油总进口量的52%;去年中国前十名原油进口国中,中东国家占据六席。

但不稳定因素也常年伴随着该地区。日前美国宣布将撤退驻伊拉克大使馆部分工作人员,伊拉克局势或将进一步恶化。

对此,全球安全研究所共同所长、美国能源安全理事会顾问Gal Luft对记者指出:“对中国而言这是一个坏消息,因为中国能源企业高达26%的对外投资都在伊拉克。”

与此同时,中国与中东的能源合作还面临着来自美、欧、日等国的激烈竞争与挑战。

那么,如何在纷繁复杂的形势下确保石油供应的稳定?

对此,习近平强调,今后要务实推进“一带一路”能源合作,加大与中亚、中东、美洲、非洲等油气的合作力度。

“一带”指丝绸之路经济带,从中国途经中亚、中东直达欧洲,沿线包括全球几大重要产油国。

客观上看,目前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收缩为我国拓展与中东国家的能源合作提供了空间。

“应当进一步推进与‘一带’沿线中东国家的市场换资源、基础设施换资源等政策,这是今后保障我国能源供给的重要手段。”潜旭明说。

在潜旭明看来,此举可推动中国对中东国家非石油领域的直接投资,帮助中国企业参与中东交通、能源、矿产等产业的建设和开发等。

同时,不应忽视“一带”中的中亚、里海等国家的地位,以实现中国能源来源的多元化。2011年全线贯通的西气东输二线工程,便是中亚与中国能源合作的重要典型。正在建设中的三线,更是集合了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与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资源。

分析人士指出,以经贸合作换取当地能源的方式,已经获得中亚等国认同和欢迎。

土库曼斯坦驻华特命全权大使池娜·鲁斯塔莫娃就对记者表示:“中国是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主要消费者,中国的支持为拓宽和加深双方关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一路”钳制能源运输

“一路”即为“海上丝绸之路”,又被称为陶瓷之路,途经越南、泰国等南海各国,通过马六甲海峡可到达印度、非洲、中东与欧洲等地。

与“一带”重点为开展经贸合作换能源不同的是,我国在“一路”上面临的局面则复杂得多。事实上,当前中国能源安全面对的几个最重要的问题,或多或少都与南海有关,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能源运输安全。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王礼茂对记者指出:“中国能源运输安全主要取决于马六甲和南海线路,但是南海争端会使中国运输安全难以得到保障。”

对于希望实施能源供给“革命”的中国而言,一定要突破当前运输方式主要依靠海运和马六甲海峡的局面。

经历十年长跑终于获得重大突破的中俄天然气谈判,已彰显出中国能源多元化战略思维的考量;20139月全线贯通通气的中缅天然气管线,也是中国为破解能源运输“马六甲”困局的重要举措。

王礼茂说:“虽然控制不了马六甲海峡,但我们可以绕过马六甲海峡。”

从全球范围观察,中国较为理想的能源供应和运输格局为从东北输入俄罗斯油气,经缅甸等管线满足西南地区需求,西北则依靠中哈、中土、中俄油气管线将里海与俄罗斯等地油气输送至新疆。

王礼茂也指出,一旦只有东南沿海需依靠马六甲进口油气,其他地区以陆上油气管道为主要保障供应时,中国能源安全便能得到有效保障。

抵御单一能源的脆弱性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编制的《世界能源蓝皮书:世界能源发展报告(2014)》指出,虽然美国页岩气的大规模商业化生产使其能源供应不再完全依赖中东地区的油气,但是中东石油和天然气仍是美国控制世界的“权杖”。

其中,作为世界单一能源的石油,更是导致了全球能源的脆弱性。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美国能源安全理事会共同创始人 Robert McFarlane对记者表示:“美国高达95%能够移动的东西——不管汽车、船、飞机,都是以石油为能源的,这就是石油的脆弱性。”

2013年,中国消耗石油高达4.98亿吨,对外依存度为58.1%,是全球第一石油进口大国。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石油需求将达到5.18亿吨——石油同样控制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命脉。

McFarlane表示,由于全球能源寡头控制了75%的石油储量,所以导致了能源价格的脆弱性。

因此,在确保能源供给与运输安全的同时,维持石油价格的稳定性将成为中国能源安全新战略的基础。

而决定石油价格的基础,是全球货币流动性尤其是美元的流动性,因此控制全球货币流动性的快速增长,是有效抑制国际石油价格剧烈波动、实现全球经济平稳运行的关键。《蓝皮书》也指出,控制流动性增长是能源消费大国如中国、美国、日本、欧盟等经济体的重要责任。

更为重要的是,各国必须重视替代能源的研发和推广工作。“替代能源在一些国家已被证明有巨大的潜力,比如巴西利用甘蔗制造乙醇、中国有煤制乙醇项目等。这些不仅能替代以石油为基础的燃料,而且更清洁、可靠且价格低廉。”McFarlane说。

(记者 贺春禄)

来源:中国科学报